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近现代] 毛泽东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分类标签:和诗神话抒情

注释

译文

自从风雷震动了大地,白骨精便从白骨堆中衍生了出来。

唐僧虽是个受迷惑的糊涂人但是还能教育争取,妖精是鬼怪将必然带来灾难。

孙悟空奋勇挥起金箍棒,从此天地澄清,万里无尘。

今天我们要欢迎孙悟空这位齐天大圣,只因为妖魔重新又到来。

注释

一从:自从。

精生白骨堆:指的是白骨精。《西游记》中说白骨精是从白骨堆衍生出来的。

僧是愚氓犹可训:僧指的是唐三藏,或者称作唐僧。

愚氓(yú méng):是蠢人的意思,这里指受迷惑的糊涂人。

训:教育,争取。

鬼蜮(guǐ yù):鬼怪。蜮:传说是一种害人的妖虫,能含沙射人,射着人的影子都能使人生病,“含沙射影”成语便出于此,鬼即“为鬼为蜮”,出自《诗经》,指鬼怪的阴险善变,作恶多端。有时不作正面攻击而侧面伤人。

金猴:孙悟空。

千钧:钧:古代的重量单位,一钧相当于十五公斤,千钧:不是实指,言其极重。

玉宇:宇宙。

埃:尘埃。

参考资料:

1、人民网.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赏析

  本诗的艺术特点主要是采用借喻等手法,形象地揭示出写诗的目的,蕴意丰富,很有吸引力。诗词语言精练,比喻恰当,想象丰富,寓意深刻。

  首联这两句诗,借用神话小说的内容,写白骨精的生成。用这一生动而形象的比喻,科学地概括了一百多年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斗争规律。“一从”和“便有”两个词相呼应,强调出两个事物之间的必然联系:自从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引下兴起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风暴雷霆之后,就产生出了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和势力,这些就像从一堆腐朽的白骨中化生出妖精来兴风作浪一样。

  这两句诗是针对郭沫若诗中“千刀当剐唐僧肉”说的。“僧”,指剧中的唐僧。他错误地惩罚了斩妖除魔的孙大圣,三度放过了白骨精。但他只是属于辨不清敌友,误把变化成人样的白骨精当做朋友,受了欺骗和蒙蔽,而不是与白骨精同谋陷害孙大圣的。同时,唐僧自己也是受害者。诗人一个“愚”字,便简练地点出了这一点。僧与妖一作“犹可”,一作“必成”,十分准确地点明他们应持的本质,以及我们对他们的不同态度。

  戏中的白骨精尽管是那样诡计多端,但终究逃脱不了“齐天大圣”的“火眼金睛”,最后的下场只能是被“金箍棒”打得粉身碎骨,其所制造的千里妖雾尘埃被扫灭,而使太空得到了澄清。很显然,是借此比喻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一些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和势力也可能在一个时期内气焰嚣张,制造什么千里尘、万里埃,但到头来只能像白骨精那样落得一个可耻的下场。

  与开头相呼应,运用借喻的修辞方法。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之所以再一次受到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的热烈拥护,就是因为世界上又出现了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和势力,他们又兴妖作怪起来了,人民希望真正的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再一次把妖雾澄清,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推向前进。“今日”、“又重来”这些字眼的运用,巧妙地和首联相呼应,再一次深刻地揭示出当前这场斗争,实质子上是一百多年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和势力之间的斗争在新形势下的继续。

  这首诗同郭沫若的原诗都是通过比喻来说明道理的。即使不加注释,在了解当时形势的情况下人们也可以看出诗中说的道理。这同全诗形成了一个比喻系统有关。因为这个比喻系统中作为喻体的人物与相关情节为人们所熟知,诗人巧妙地利用了《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的人物、情节言事,所以显得既含蓄又明显。当然,这当中也有诗人在原故事情节基础上的想象拓展,如以“风雷”喻共产主义运动,以“玉宇”喻全世界等,但又与传统的比喻习惯相合,故显得自然贴切,不待解释,即可意会。

参考资料:

1、臧克家.《毛泽东诗词鉴赏》.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

毛泽东

[近现代]

毛泽东(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字润之(原作咏芝,后改润芝),笔名子任。湖南湘潭人。中国人民的领袖,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诗人,书法家。
► 毛泽东的诗文(93篇)

猜你喜欢

金陵即事

[宋代] 黄文雷
东庵遗像宿尘埃,追想鸡声午梦回。

只与钟山增九鼎,当时何似早归来。

赤枣子 夜宿涓江

[五代] 袁思古

灯黯黯,夜漫漫。独宿江村不耐寒。只有衾裯情自密,稳眠常过日三竿。

董端公墓

[宋代] 董煟

从来正气关天地,捍禦功成死不妨。守土忠贞唐许远,埋轮节概汉张纲。

麒麟高冢閒金盌,屃赑丰碑重玉堂。旷代衣冠谁解识,令人终古泣斜阳。

寄熙本明二首 其二

[元朝] 倪瓒

白首遥知得道馀,不闻诗思近何如。高斋夜雪同谁话?古木寒山独自居。

梦里只寻行去路,愁时聊读寄来书。夕阳溪上多飞鸟,若个能看影是虚。

游烂柯山

[宋代] 钱顗
春郊杂遝拥红旌,共访仙踪啸傲行。

云径直从深崦入,石梁宛在半空横。

岩边瑶圃新开出,洞里芝田旧种成。

羽客一枰无复见,青山留得烂柯名。

次韵魏伯元

[宋代] 王庭圭

公荣自可不与饮,子美何时得细论。正遇题舆陈仲举,岂容无礼灌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