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山中

天平山中

[明代] 杨基
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

徐行不记山深浅,一路莺啼送到家。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纪行写景

注释

译文

细雨蒙蒙打湿了楝花,在南风的吹拂下,每棵枇杷树的果实都慢慢变熟了。

顺着山路慢慢地走着,竟不知路途远近。沿路的黄莺鸣叫着把我送到了家。

注释

天平山:在江苏省苏州市西,山顶正平,称望湖台,山上有白云泉、白云寺、万笏林等名胜,杨基家在赤山,离天平山很近。

茸茸(róng):小雨又细又密又柔和的感觉。

楝(liàn):江南一带常见的落叶乔木,春天开淡紫色花。

枇(pí)杷(pá):树的名称。果实黄色圆形,味甜,春夏之间成熟。

徐行:慢慢地走。

山深浅:山路的远近。

参考资料:

1、吴功正.山水诗注析:山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06月第1版:第338页 2、艾治平.历代绝句精华鉴赏:湖南文艺出版社,1987年10月第1版:第467页

赏析

  诗的前半段宛如一副工笔画,在绵绵春雨中,楝树开出了淡紫色的花朵,由于沾上了雨珠,显得格外娇艳和滋润。南风轻轻吹拂,在郁郁葱葱的草木丛里,不时露出一树树金黄色的枇杷。这两句对得很工,“细雨”对“南风”,“楝花”对“枇杷”,从气候与植物两方面刻画出了江南三月所特有的景观,而句中的修饰语“茸茸”和“树树”以及“湿”和“热”则进一步描摹了春色的旖旎。诗人的着眼点在景,但同时也衬出了情,从他蘸满色彩的笔触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洋溢在他心中的盎然春意。

  下半段由景及人,画面也渐渐活动起来,“徐行不记山深浅,一路莺啼送到家”,诗人沿着山路徐徐而行,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只听得满耳莺啼,不知不觉中却已回到了家门口。这里,诗人有意识地虚化了距离感和时间感,形成一种物我两忘的意境。于是,在前半段里所隐隐流露出来的那种悠然自得的闲适心情,在这一段里便跃然纸上了。这两句着眼于人的感觉,但并没有离开景色描写这一主线,“一路莺啼”与上文中的“茸茸”、“树树”相辉映,不仅有色,而且有声,把天平山的春天写得充满野趣,十分热闹。同时,诗人在漫游时忘了路程,忘了时间,这又从另一个侧面衬托出了景色之美。

  茸茸细雨,微微南风,舒远惬意,这是从触觉角度写;一支支楝花,一树树枇杷,明艳夺目,这是从视觉角度描写;一路上黄莺儿唱着婉转的歌,轻快悦耳,这是从听觉角度描写。多角度描写组成一幅美妙的山行图。

参考资料:

1、代汉林.律诗绝句精品鉴赏: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03:第417页

杨基

[明代]

杨基(1326~1378)元末明初诗人。字孟载,号眉庵。原籍嘉州(今四川乐山),大父仕江左,遂家吴中(今浙江湖州),“吴中四杰”之一。元末,曾入张士诚幕府,为丞相府记室,后辞去。明初为荥阳知县,累官至山西按察使,后被谗夺官,罚服劳役。死于工所。杨基诗风清俊纤巧,其中五言律诗《岳阳楼》境界开阔,时人称杨基为“五言射雕手”。少时曾著《论鉴》十万余言。又于杨维桢席上赋《铁笛》诗,当时维桢已成名流,对杨基倍加称赏:“吾意诗境荒矣,今当让子一头地。”杨基与高启、张羽、徐贲为诗友,时人称为“吴中四杰”。
► 杨基的诗文(322篇)

其他诗文

客怀

[宋代] 林景熙
道出箫台北,青鞋第几山。

看云生远思,临水觉衰颜。

石室猿空老,花时燕独还。

春光已愁寂,况复在兵间。

相和歌辞 公无渡河

[唐代] 李白

黄河西来决昆崙,咆吼万里触龙门。波滔天,尧咨嗟。

大禹理百川,儿啼不窥家。杀湍湮洪水,九州始蚕麻。

其害乃去,茫然风沙。被发之叟狂而痴,清晨径流欲奚为。

旁人不惜妻止之,公无渡河苦渡之。虎可搏,河难凭。

公果溺死流海湄,有长鲸白齿若雪山。公乎公乎,挂骨于其间,箜篌所悲竟不还。

西岩观瀑水简沈庄仲三首

[宋代] 刘学箕
暮云新月一钩镰,归路溪风动碧蒹。

美酒不妨车后载,夜深无处认青帘。

游东龛岩赋十景诗 其二 东龛寺

[明代] 唐文凤

东龛古刹寄岩麓,令公读书有遗躅。瑟瑟风语龙髯松,潇潇雨敲凤尾竹。

流传香火将千秋,晨钟暮鼓云悠悠。鸾笙鹤驾碧霄远,神归故国应来游。

和曹侍御除夜有怀

[唐代] 薛能
有病无媒客,多慵亦太疏。自怜成叔夜,谁与荐相如。

嗜退思年老,谙空笑岁除。迹闲过寺宿,头暖近阶梳。

春立穷冬后,阳生旧物初。叶多庭不扫,根在径新锄。

田事终归彼,心情倦老於。斫材须见像,藏剑岂为鱼。

效浅惭尹禄,恩多负辟书。酬知必拟共,勿使浪踌躇。

满庭芳 题吴小荷娟镜楼图

[清朝] 梁鼎芬

新泪如潮,芳情若缕,旧事说著销魂。婵娟千里,空复望闺门。

楼上纤尘不到,点点见、粉印脂痕。沈吟处、鸾鸣欲绝,暗月照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