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君家何处住

长干行·君家何处住

[唐代] 崔颢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

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分类标签:唐诗三百首女子孤独思乡

注释

译文

请问大哥你的家在何方。我家是住在建康的横塘。

停下船吧暂且借问一声,听口音恐怕咱们是同乡。

注释

长干行:乐府曲名。 是长干里一带的民歌,长干里在今江苏省南京市南面。

君:古代对男子的尊称。

妾:古代女子自称的谦词。

横塘:现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 

暂:暂且、姑且。

借问:请问一下。

或恐:也许。

赏析

  这首抒情诗抓住了人生片断中富有戏剧性的一刹那,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几笔,就使人物、场景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它不以任何色彩映衬,似墨笔画;它不用任何妆饰烘托,是幅素描;它不凭任何布景借力,犹如一曲男女声对唱;它截头去尾,突出主干,又很象独幕剧。题材平凡,而表现手法不凡。

  一个住在横塘的姑娘,在泛舟时听到邻船一个男子的话音,于是天真无邪地问一下:你是不是和我同乡?就是这样一点儿简单的情节,只用“妾住在横塘”五字,就借女主角之口点明了说话者的性别与居处。又用“停舟”二字,表明是水上的偶然遇合,用一个“君”字指出对方是男性。那些题前的叙事,用这种一石两卵的手法,就全部省略了。诗一开头就单刀直入,让女主角出口问人,现身纸上,而读者也闻其声如见其人,绝没有茫无头绪之感。从文学描写的技巧看,“声态并作”,达到了“应有尽有,应无尽无”,既凝炼集中而又玲珑剔透的艺术高度。

  在寥寥二十字中,诗人仅用口吻传神,就把女主角的音容笑貌,写得活灵活现。他不象杜牧那样写明“娉娉袅袅十三余”,也不象李商隐那样点出“十五泣春风,背面秋千下”。他只采用了问话之后,不待对方答复,就急于自报“妾住在横塘”这样的处理,自然地把女主角的年龄从娇憨天真的语气中反衬出来了。在男主角并未开口,而这位小姑娘之所以有“或恐是同乡”的想法,不正是因为听到了对方带有乡音的片言只语吗?这里诗人又省略了“因闻声而相问”的关节,这是文字之外的描写,所谓“不写之写”。

  这首诗还表现了女主角境遇与内心的孤寂。单从她闻乡音而急于“停舟”相问,就可见她离乡背井,水宿风行,孤零无伴,没有一个可与共语之人。因此,他乡听得故乡音,且将他乡当故乡,就这样的喜出望外。诗人不仅在纸上重现了女主角外露的声音笑貌,而且深深开掘了她的个性和内心。

  诗的语言朴素自然,有如民歌。却拥有无尽的艺术感染力。

崔颢

[唐代]

崔颢(hào)(704—754),汴州(今河南开封市)人,唐代诗人。唐玄宗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进士,官至太仆寺丞,天宝中为司勋员外郎。最为人称道的是他那首《黄鹤楼》,据说李白为之搁笔,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赞叹。《全唐诗》收录诗四十二首。他秉性耿直,才思敏捷,其作品激昂豪放,气势宏伟,著有《崔颢集》。
► 崔颢的诗文(50篇)

猜你喜欢

恭读理斋常太翁老先生殉节录 其二

[清朝] 曹殿魁

烈烈孤忠志不违,挥刀斩逆逐霞飞。一朝昔岭甘殉节,万古花溪沐圣辉。

崇庆恨无瞻德范,西充悲弗睹神威。英灵夜夜陪星斗,不让当年温序徽。

九月望夕散步日月湖观社火归而有作得四章 其一

[清朝] 姚燮

佽飞旌盖鲍郎宫,火树银花彻晓红。叠翠层楼天半蜃,流丹复道水西虹。

摩烟塔影灵坛外,绕郭江声画鼓中。媚献我神来醉止,愿为民气振衰穷。

游焦山

[明代] 唐寅
乱流寻梵剎,洒酒泻襟期。

西北分天堑,东南缺地维。

高台平落骛,清磬起潸螭。

千年基王业,来游有所思。

灵寿杖寿徐庶子乃尊

[明代] 丘浚

我闻仙山有奇木,似木还非又如竹。豢就天池走陆龙,削成玄圃辉山玉。

天生尺度齐人长,清如冰雪坚如钢。偶然爪甲相击触,铿金戛玉函宫商。

赤城九节殊怪诡,蜀江桃竹未为美。不知汉家何处得此枝,骨格不凡足文理。

经年阅代何灵奇,在处神物常护持。上端或炳太乙火,节间容刻丹书辞。

天子用优老,老臣恃扶危。夸父宁忍弃,长房不敢骑。

变化去来宁可测,既失千年今再得。当时北阙赐师臣,今日南州寿仙客。

南州仙客高士孙,白头钓隐荆溪滨。至人传与养生诀,步履如飞不动尘。

闻道今年年七十,拄杖趋朝此其日。玉堂令子阻称觞,望拜南云寄诗什。

缄题寄远祝长生,共愿年高身转轻。晓起拨云穿竹径,夜深挑月扣松扃。

岁岁年年持此杖,长伴神仙地上行。

鹤亭招同沧玉、香圃过其岩野草堂,即事赋赠三首 其三

[清朝] 林朝崧

与子结交兄弟行,今朝拜父一登堂。入门见我泥沾胫,倚杖呼孙速煖汤。

七娘子 明拓孤本七姬权厝志

[清朝] 吴湖帆

断烟衰草吴宫地。想当年、落日孤城闭。马上离愁,征袍溅泪。

琼楼劫火仓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