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宫

隋宫

[唐代] 李商隐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

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分类标签:唐诗三百首咏史讽刺

注释

译文

韵译

长安的殿阁内弥漫着一片烟霞,杨广还想把芜城作为帝王之家。

如果不是李渊得到传国的玉玺,那么他的龙舟还会游遍到天涯。

如今隋朝的宫苑中已不见萤虫,只有低垂的杨柳和归巢的乌鸦。

如果杨广在地下和陈后主相遇,有心欣赏淫逸辱国的后庭花吗?

散译

长安的殿阁千门闲闭,空自笼罩着一片烟霞,又想在繁丽的江都,把宫苑修建得更加豪华。

若不是皇帝的玉印归到了李家;隋炀帝的锦帆或许会游遍天涯。

当年放萤的场所只剩下腐草,萤火早就断绝了根芽;多少年来隋堤寂寞凄冷,两边的垂杨栖息着归巢乌鸦。

他若是在地下与陈后主重逢,难道能再去赏一曲《后庭花》

注释

隋宫:指隋炀帝杨广在江都(今江苏扬州市)所建的行宫。

紫泉:即紫渊,长安河名,因唐高祖名李渊,为避讳而改。司马相如《上林赋》描写皇帝的上林苑“丹水亘其南,紫渊径其北”。此用紫泉宫殿代指隋朝京都长安的宫殿。锁烟霞:空有烟云缭绕。

芜城:即广陵(今扬州)。帝家,帝都。

玉玺(xǐ):皇帝的玉印。日角:额角突出,古人以为此乃帝王之相。此处指唐高祖李渊。

锦帆:隋炀帝所乘的龙舟,其帆用华丽的宫锦制成。

腐草无萤火:古人以为萤火虫是腐草变化出来的。

垂杨:隋炀帝自板诸引河达于淮,河畔筑御道,树以柳,名曰隋堤,一千三百里。

陈后主:南朝陈末代皇帝陈叔宝,荒淫亡国之君。后庭花:即《玉树后庭花》,陈后主所创,歌词绮艳。

参考资料:

1、沙灵娜.唐诗三百首全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90:358-360 2、陈永正 等.李商隐诗选译:巴蜀书社,1991:202-205 3、韩成武.唐诗三百首赏析:河北人民出版社,1995:435-437 4、黄世中.李商隐诗选:中华书局,2006:166-167 5、周振甫.李商隐选集: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317-3186、刘学锴.李商隐诗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163-166

赏析

  首联“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点题。诗人把长安的宫殿和“烟霞”联系起来,形容它巍峨壮丽,高耸入云。用“紫泉”代替长安,也是为了选取有色彩的字面与“烟霞”相映衬,从而烘托长安宫殿的雄伟壮丽,可是,如此巍峨的宫殿,空锁于烟霞之中,而皇帝更愿意住在芜城。上句着一“锁”字,也突出了长安宫殿的雄伟。经此一垫,下句顺势而来。不居长安,另取江都,隋炀帝贪图享乐、为所欲为的本性已隐隐揭出。一写景,一叙事,一暗写,一明说,写法虽异,但都是围绕批判亡国之君这一主皆而驱使笔墨的。

  三、四句“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诗人以虚拟的语气说:如果不是由于皇帝的玉印落到了李渊的手中,杨广不会以游幸江都为满足,他的锦帆,大概一直要飘到天边去吧。据史书记载:杨广不仅开凿了二千余里的通济渠,多次到江都去玩;还开凿了八百余里的江南河,“又拟通龙舟,置驿宫”,准备到杭州去玩,只是未成行罢了。诗人从隋炀帝贪图游乐的众多史实中,信笔拈取他耽于乘舟出游这一典型事例,予以讽刺。用笔亦实亦虚,虚实结合。说它“实”,是因为它是以历史故实和隋场帝贪图逸游的性格特征为依据的,所以尽管夸大其事,而终不失史实和人物性格之真;说它“虚”,是因为它揉入了诗人的艺术想象,是通过幻觉而产生出来的最高真实的假象。实际生活中,锦帆之游是绝不会远及天涯的。艺术创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玉玺”一联是深得此道的佳句。在修辞上,此联采用了上下蝉联、一气奔腾的流水对,使诗句呈现出圆熟流美的动态。

  颈联“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涉及有关杨广逸游的两个故事。一个是放萤:杨广曾在洛阳景华宫征求萤火虫数斛,“夜出游山放之,光遍岩谷”;在江都也放萤取乐,还修了个“放萤院”。另一个是栽柳:白居易在《隋堤柳》中写道:“大业年中炀天子,种柳成行夹流水;西至黄河东至淮,绿影一千三百里。大业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烟絮如雪;南幸江都恣佚游,应将此树映龙舟。”把“萤火”和“腐草”、“垂杨”和“暮鸦”联系起来,于一“有”一“无”的鲜明对比中感慨今昔,深寓荒淫亡国的历史教训。“于今腐草无萤火”,这不仅是说当年放萤的地方此时已成废墟,只有“腐草”而已;更深一层的含意是,杨广为了放萤夜游,穷搜极捕,弄得萤火虫绝种。“终古垂杨有暮鸦”,渲染了亡国后的凄凉景象。

  上句说“于今”“无”,自然暗示昔日“有”;下句说“终古”“有”,自然暗示当日“无”。从前杨广“乘兴南游”,千帆万马,水陆并进,鼓乐喧天,旌旗蔽空;隋堤垂杨,暮鸦自然不敢栖息。只有在杨广被杀,南游已成陈迹之后,日暮归鸦才敢飞到隋堤垂杨上过夜。这两句今昔对比,但在艺术表现上,却只表现对比的一个方面,既感慨淋漓,又含蓄蕴藉。

  尾联“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用杨广与陈叔宝梦中相遇的故实,以假设、反诘的语气,把批判荒淫亡国的主题深刻地揭示出来,陈叔宝因荒淫亡国,投降隋朝,和当时隋朝的太子杨广很相熟。杨广当了天子,乘龙舟游江都的时候,梦中与死去的陈叔宝及其宠妃张丽华等相遇,请张丽华舞了一曲《玉树后庭花》。这首舞曲是陈叔宝所作。被后人斥为“亡国之音”。诗人在这里特意提到它,意为杨广目睹了陈叔宝荒淫亡国之事,却不吸取教训,既纵情龙舟之游,又迷恋亡国之音,终于重蹈陈叔宝的覆辙,身死国灭,为天下笑。诗在最后发问:他如果在地下遇见陈叔宝的话,难道还好意思再请张丽华舞一曲《后庭花》吗?问而不答,余味无穷。

  此诗取材于前朝亡国故实,以诗的语言,批判亡国之君,晓喻晚唐皇上,立意高远。篇中以实词撑住全诗,以虚词斡旋其间,取得了既整饬工严又流动活泼的艺术效果。

参考资料:

1、霍松林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153-1155 2、韩成武.唐诗三百首赏析:河北人民出版社,1995:435-437 3、黄世中.李商隐诗选:中华书局,2006:166-167 4、刘学锴.李商隐诗选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163-166 5、赵昌平.唐诗三百首全解: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249-251

李商隐

[唐代]

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溪(谿)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作品收录为《李义山诗集》。
► 李商隐的诗文(532篇)

猜你喜欢

西庙招辞

[宋代] 陈傅良
君昔兮胡不去斯,君今兮胡不来斯。

文栋兮琱楣,岘山之麓兮江圻。

旨酒牲兮洁肥,皓遗老兮须眉。

坎击鼓兮吹箎,君勿来兮迟迟。

山蜿蜿兮榕阴萎蕤,江水清夷兮无蛟与螭。

君之来兮可以娱嬉,君不共安兮谁与共危。

鸣玉兮衮衣,彼亦君兮一时。

莽中州兮为夷,匪冢则庙兮牛羊累累。

尚我民兮有知,子子孙孙兮永依。

揆之兮以是非,君舍此兮安之。

田有畔兮泽有陂,桑稻兮诞弥,

怀不报兮忸怩。日早暮兮夜何其,

犹容与兮谁须。

网山二首 其一

[宋代] 林亦之

风涛生长处,土地属东隅。树树悬鱼网,村村吹鹧鸪。

酒旗孤屿见,书卷一山无。欲趁鸡豚社,深惭身业儒。

春日田园杂兴二首 其一

[宋代] 梁相

膏雨初晴布谷啼,村村景物正熙熙。谁知农圃无穷乐,自与莺花有旧期。

彭泽归来惟种柳,石湖老去最能诗。桃红李白新秧绿,问著东风总不知。

冬日天井西峰张炼师所居

[唐代] 皎然
采薪逢野泉,渐见栖闲所。坎坎山上声,幽幽林中语。

仙乡何代隐,乡服言亦楚。开水净药苗,扫雪候山侣。

零叶聚败篱,幽花积寒渚。冥冥孤鹤性,天外思轻举。

夜与胡庄溪毛世卿叙故有感

[明代] 罗洪先

壮年远道访相思,千里征鸿未可羁。偶与旧游谈往事,不知今夕别何时。

境如昨梦醒来失,诗向谁家醉后奇。蓬鬓萧萧吾已老,祇馀初服得心期。

邹德久挽词二首

[宋代] 张嵲
才具称要腹,奋然吞八荒。

相期终用世,谁料只为郎。

地下修文久,人间逝水长。

平湖游览处,山色旧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