灞上秋居

灞上秋居

[唐代] 马戴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分类标签:唐诗三百首秋天孤独怀才不遇

翻译

译文

灞原上的秋风细雨初定,傍晚看见雁群南去不停。

面对他乡树木落叶纷纷,寒夜的孤灯独照我一人。

空园里白露频频地下滴,单门独户只与野僧为邻。

寄卧荒凉郊居为时已久,何时才能为国致力献身?

注释

⑴灞(bà)上:又作“霸上”,古代地名,位于今陕西西安东,因地处灞陵高原而得名,为作者来京城后的寄居之所。

⑵郊扉:郊居。

⑶致此身:意即以此身为国君报效尽力。

参考资料:

1、于海娣 等.唐诗鉴赏大全集.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0:404

赏析

  此诗纯写闭门寥落之感。整首诗篇好似一幅形象鲜明、艺术精湛的画卷。读者把它慢慢地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灞原上空萧森的秋气:撩人愁思的秋风秋雨直到傍晚才停歇下来,在暮霭沉沉的天际,接连不断的雁群自北向南急急飞过。连番的风雨,雁儿们已经耽误了不少行程,好不容易风停雨歇,得赶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宿处。这里用一个“频”字,既表明了雁群之多,又使人联想起雁儿们急于投宿的惶急之状。古人每见雁回,易惹乡思。读者继续打开画卷,景象则由寥廓的天际渐渐地转到地面,转到诗中的主人。只见风雨中片片黄叶从树上飘落下来,而寄居在孤寺中的一个旅客正独对孤灯,默默地出神。“落叶他乡树”这句,很值得玩味。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树高千丈,叶落归根”,诗人在他乡看到落叶的情景,不能不有所感触。自己羁留异地,不知何时才能回到故乡东海(今江苏连云港市西南)。其心情之酸楚,完全渗透在这句诗的字里行间。“寒灯独夜人”,一个“寒”字,一个“独”字,写尽客中凄凉孤独的况味。不难想象:一灯如豆,伴着一个孤寂的身影。夜已深了,寒意重重,在寒气包围中,灯光更显得黯淡无力,而诗人孤独凄苦的心情也随之更进了一层。“寒”与“独”起着相互映衬的作用:由寒灯而显出夜长难捱,因孤独而更感到寒气逼人。

  五、六两句让画卷再向下推移,它不仅显示了更大的空间,更细的景物,而且出神入化,展现了诗人的心境。这时夜阑人静,连秋虫都已停止了歌唱,只有露珠滴落在枯叶上的响声,一滴接着一滴,虽很微弱,却很清晰。这句“空园白露滴”用的是以“动”烘托“静”的手法,比写无声的静更能表现环境的寂静,露滴的声音不但没有划破长夜的寂静,反而更使人感到静得可怕。连露滴的声音都可听到,就没有什么比这更寂静的了。下一句“孤壁野僧邻”同样是用烘托的手法。明明要说的是自己孑然一身,孤单无依,却偏说出还有一个邻居,而这个邻居竟是一个绝迹尘世、犹如闲云野鹤的僧人。与这样的野僧为邻,诗人的处境的孤独就显得更加突出了。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进一步写出了诗人的心境:秋夜孤房连露滴的声音都可听到,正说明他思潮起伏,长夜无眠;而所与为邻的只有一个野僧,表明他正想到自己已经被抛出世外,不知何日才能结束这种生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诗的最后两句也就与前面的描写自然衔接起来,不显得突兀。

  最后两句直接说出诗人的感慨:“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诗人为了求取官职来到长安,在灞上(又作“霸上”,长安东)已寄居多时,一直没有找到进身之阶,因而这里率直道出了怀才不遇的苦境和进身希望的渺茫。

  这首诗写景,都是眼前所见,不假浮词雕饰;写情,重在真情实感,不作无病呻吟。因此,尽管题材并不新鲜,却仍有相当强的艺术感染力。

参考资料:

1、王松 等 .唐诗鉴赏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3年12月版 :第1257-1258页 .

马戴

[唐代]

马戴(799—869),字虞臣,唐定州曲阳(今陕西省华县)人。晚唐时期著名诗人。
► 马戴的诗文(173篇)

其他诗文

经漂母祠及淮阴祠

[明代] 李云龙

文绣不被贱,梁肉不食贫。何况共艰难,谁肯哀王孙。

所以万乘主,不能释戛羹。何物老女子,乃识英雄人。

风云虽自致,奋激由一言。高鸟既已尽,牝鸡实司晨。

遂令齐假王,难容跨下身。一饭不忘报,肯负汉王恩。

至今相君面,握腕伤心魂。

观村中祷雨三首

[宋代] 戴表元
十里不同云,五里不同雨。

天台白茫茫,乃尔多肺腑。

人言蛟友神,象类可以取。

蛇虫当此时,行路谁敢侮。

飞腾信有术,忍待号者苦。

咄哉神禹功,浩荡流万古。

湖上联句

[元朝] 刘崧

次公不解饮,越石最能诗。短句从谁赋,空觞祗自持。

晴云低过雨,斜日上高枝。近寺钟声起,归鞍未可期。

蓝田溪杂咏二十二首。松下雪

[唐代] 钱起
虽因朔风至,不向瑶台侧。唯助苦寒松,偏明后凋色。

书郑伯固冷斋卷

[明代] 王恭

肉食厌藜藿,貂衣哂逢掖。朝醉邯郸春,莫宿平原宅。

香街白马动行轩,羡君读书长闭门。华堂绮席仍击钟,羡君一瓢常屡空。

石崇舍下金如土,田鼢门前客无数。君将富贵等浮云,却向人间独辛苦。

高斋卷幔对青山,曲几残尊野菜盘。帘前水鸟将心远,灯下松霜落梦寒。

几年在泮閒搔首,禄米何曾足沽酒。弟子频分出首符,故人已结朝天绶。

他时青紫系黄金,莫负悠悠冰雪心。

望山作

[宋代] 晁说之
望山山在背,不觉首屡回。

策马欲倒行,道路良艰哉。

白云尚相寄,为带山色来。

昨日登临处,今日谁徘徊。

安得玉女水,为我洗尘埃。

不解伴松老,宁忍被鸥猜。

日与物为遘,此眼向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