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村三首·其三

羌村三首·其三

[唐代] 杜甫
群鸡正乱叫,客至鸡斗争。

驱鸡上树木,始闻叩柴荆。

父老四五人,问我久远行。

手中各有携,倾榼浊复清。

莫辞酒味薄,黍地无人耕。

兵戈既未息,儿童尽东征。

请为父老歌:艰难愧深情!

歌罢仰天叹,四座泪纵横。
分类标签:初中古诗生活感激

注释

译文

成群的鸡正在乱叫,客人来的时候还在争斗。

把鸡赶到它们栖息的庭树上,这才听到有人在敲柴门。

四五位村中的年长者,来慰问我由远地归来。

每个人手里都带着礼物,从榼里往外倒酒,酒有的清,有的浊。

一再解释,酒味之所以淡薄,是由于田地没人去耕耘。

战争尚未平息,年轻人全都东征去了。

请让我为父老歌唱,在艰难的日子里, 感谢父老携酒慰问的深情。

歌唱完毕不禁仰天长叹,在座的客人也都热泪纵横不绝,悲伤之至。

注释

正,一作“忽”。斗争,争斗;搏斗。一作“正生”。

柴荆,犹柴门,也有用荆柴、荆扉的。最初的叩门声为鸡声所掩,这时才听见,所以说“始闻”。按养鸡之法,今古不同,南北亦异。《诗经》说“鸡栖于埘”,汉乐府却说“鸡鸣高树颠”,又似栖于树。石声汉《齐民要术今释》谓“黄河流域养鸡,到唐代还一直有让它们栖息在树上的,所以杜甫诗中还有‘驱鸡上树木’的句子”。按杜甫《湖城东遇孟云卿复归刘颢宅宿宴饮散因为醉歌》末云“庭树鸡鸣泪如线”。湖城在潼关附近,属黄河流域,诗作于将晓时,而云“庭树鸡鸣”,尤足为证。驱鸡上树,等于赶鸡回窝,自然就安静下来。

问,问遗,即带着礼物去慰问人,以物遥赠也叫做“问”。父老们带着酒来看杜甫,所以说“问我”。

榼(kē),酒器。浊清,指酒的颜色。

苦辞酒味薄,是说苦苦地以酒味劣薄为辞。苦辞,就是再三地说,觉得很抱歉似的,写出父老们的淳厚。下面并说出酒味薄的缘故。苦辞、苦忆、苦爱等也都是唐人习惯语,刘叉《答孟东野》诗:“酸寒孟夫子,苦爱老叉诗。”都不含痛苦或伤心的意思。苦,一作“莫”。黍(shǔ),黍子。

兵革,一作“兵戈”,指战争。童,一作“郎”。

请为父老歌,一来表示感谢,二来宽解父老。但因为是强为欢笑,所以“歌”也就变成了“哭”。“艰难”句就是歌词。“艰难”二字紧对父老所说的苦况。来处不易,故曰艰难。惟其出于艰难,故见得情深,不独令人感,而且令人愧。从这里可以看到人民的品质对诗人的感化力量。

杜甫是一个“自比稷与契”、“穷年忧黎元”的诗人,这时又正作左拾遗,面对着这灾难深重的“黎元”,而且自己还喝着他们的酒,不得不叹,不得不仰天而叹以至泪流满面。

参考资料:

1、萧涤非.杜甫诗选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79-82 2、于海娣 等.唐诗鉴赏大全集.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0:166-168

赏析

  这第三首,叙述邻里携酒深情慰问及诗人致谢的情景。通过父老们的话,反映出广大人民的生活。

  前四句先安排了一个有趣的序曲:“客至”的当儿,庭院里发生着一场鸡斗,群鸡乱叫,于是主人把鸡赶到它们栖息的庭树上。养鸡之法,今古不同,南北亦异。《诗经》说“鸡栖于埘”。汉乐府却说“鸡鸣高树颠”,又似栖于树。石声汉《齐民要术今释》谓“黄河流域养鸡,到唐代还一直有让它们栖息在树上的,所以杜甫诗中还有‘驱鸡上树木’的句子”。杜甫《湖城东遇孟云卿复归刘颢宅宿宴饮散因为醉歌》末云“庭树鸡鸣泪如线”,湖城在潼关附近,属黄河流域,诗作于将晓时,而云“庭树鸡鸣”,尤足为证。驱鸡上树,等于赶鸡回窝,自然就安静下来。待到院内安静下来时,这才听见客人叩柴门的声音。这开篇不但颇具村野生活情趣,同时也表现出意外值客的欣喜。

  “父老四五人,问我久远行”,“父老”说明了家里只有老人,没有稍微年轻的人,这位后文父老感伤的话张本,同时为下文的“兵戈既未息,儿童尽东征”作铺垫“问”有问候、慰问之义,同时在古代还有“馈赠”的进一步含义,于是又出现“手中各有携,倾榼浊复清”两句,乡亲们各自携酒为赠,前来庆贺杜甫的生还,尽管这些酒清浊不一,但体现了父老乡亲的深情厚意。由于拿不出好酒,乡亲们再三地表示歉意,并说明原因:苦辞“酒味薄,黍地无人耕。兵革既未息,儿童尽东征。”连年战祸,年轻人都被被征上了前线,由此体现出战乱的危害,短短四句,环环相扣,层层深入。由小小的“酒味薄”一事折射出“安史之乱”的全貌,这首诗也由此表现了高度的概括力。

  最后四句写诗人以歌作答,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请为父老歌,艰难愧深情”,父老乡邻的关怀慰问令诗人万分感动,为表示自己的谢意,诗人即兴作诗,以歌作答。“愧”字含义丰富,既有“惭愧”意,又有“感激”、“感谢”意,而“惭愧”和“愧疚”的成分更多一些。面对淳朴诚实的父老乡亲,诗人深感时局危难,生活艰困,可又未能为国家为乡亲造福出力,所以不但心存感激,而且感到惭愧。结局两句将诗情推向极至,“歌罢仰天叹,四座泪纵横”,诗人长歌当哭,义愤填膺,悲怆感慨之情骤然高涨。“百虑”化作长歌咏叹,这一声长叹意味深长,饱含无奈和痛楚,诗人对国事家事的沉痛忧虑让四座乡邻大受感染,产生共鸣,举座皆是涕泪纵横。听者与歌者所悲感者不尽相同,但究其根源皆由是安史之乱引发。诗人的情感思绪已不仅仅是个人的,它能代表千千万万黎民苍生、爱国志士的心声。杜甫的诗人形象在作品中已经由“小我”升华为“大我”,“纵横”之泪是感时局伤乱世之泪,是悲国破悼家亡之泪,组诗潜藏着的情感暗流在结尾处如破堤之水奔涌而出,悲怆之情推倒了最高点,表现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杜甫的《羌村》三首与“三吏”、“三别”等代表作一样,具有高度的典型意义。虽然作品讲述的只是诗人乱后回乡的个人经历,但诗中所写的“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等亲人相逢的情景,以及“邻人满墙头,感叹亦唏嘘”的场面,绝不只是诗人一家特有的生活经历,它具有普遍意义。这组诗真实地再现了唐代“安史之乱”后的部分社会现实:世乱飘荡,兵革未息,儿童东征,妻离子散,具有浓烈的“诗史”意味。

  在艺术上,诗人熔叙事、抒情、写景于一炉,结构严谨,语言质朴,运用今昔对比,高度概括等手法,表达了诗人崇高的爱国情怀,集中体现了杜甫沉郁顿挫的诗风。三章诗不仅在形式上连绵一体,而且很好地引导读者进行联想和想象,使得这组诗的意蕴超越了其文字本身而显得丰富深厚。杜甫的《羌村》三首用诗人的亲身经历和体验反映出安史之乱的严重危害,具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体现了作者深厚的诗文功底。

参考资料:

1、周啸天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463-465 2、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463-465

杜甫

[唐代]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 杜甫的诗文(1247篇)

随机看看

天香(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

[唐代] 王易简
烟峤收痕,云沙拥沫,孤槎万里春聚。蜡杵冰尘,水研花片,带得海山风露。纤痕透晓,银镂小、初浮一缕。重剪纱窗暗烛,深垂绣帘微雨。

余馨恼人最苦。染罗衣、少年情绪。谩省佩珠曾解,蕙羞兰妒。好是芳钿翠妩。恨素被浓熏梦无据。待剪秋云,殷勤寄与。

积雨连旬秋意萧然握管书此

[清朝] 吴茝

官柳河桥烟雨深,刁骚愁绪几消沈。《怀沙》空堕灵均泪,失路重悲广武吟。

遥夜魂归风铎语,虚廊人去石苔侵。残山枨触馀生恨,落叶疏林黯暮阴。

福船行为俞总戎

[明代] 庞嵩

去年六月终风恶,贼舟驶向河南泊。凶渠逆竖戈纷横,飞腥溅血严城角。

今年六月风气好,闽帅直向潮阳岛。鸣钲伐鼓总天声,凶残魂魄戈前倒。

一战玄钟再柘林,艨艟应击皆成沉。三战长驱向莲澳,如山楼橹失高深。

虐焰消磨十八九,长奔潜望马耳走。广兵犄角随火攻,渠魁竟缚俞君手。

俞君故是方叔俦,骐骥岂与骀驽侔。浙闽伊昔么么起,斩蛟窜鳄功名遒。

东隅莫问昨朝事,桑榆人识鲁阳辔。向誓此贼不俱生,三捷居然副初志。

老将料敌真吁谟,太平永巩帝皇图。先张之矢后脱弧,福兵福船云岂徒,福兵福船云岂徒。

潇湘八景图为镏养愚赋 其七 山市晴岚

[元朝] 凌云翰

山气不成雨,晓晴人趁虚。相逢尽相识,大半是樵渔。

热河三十六景诗 其六 万壑松风

[清朝] 玄烨

偃盖龙鳞万壑青,逶迤芳甸杂云汀。白华朱萼勉人事,爱敬南陔乐正经。

临川女

[明代] 周是修

临川女,日日临川望何处。临川路,前月征人从此去。

征人此去九千里,持戈远赴交河戍。交河沙塞窅茫茫,尽是古来争战场。

白骨连山中夜月,铁衣倚马五更霜。此时王事好辛苦,将军号令严如虎。

一声敌骑寇边州,生死向前无转头。丈夫重义轻生死,动肯捐躯报天子。

妾在深闺君在边,何当破敌遂生还。但令百岁能相见,离别寻常安足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