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亩之间

十亩之间

[先秦] 佚名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分类标签:诗经田园劳动

翻译

译文

在一片很大很大的桑园里,年轻的姑娘们采桑多悠闲,她们一道唱着歌儿回家转。

在相邻一片很大的桑园里,漂亮的姑娘们采桑多悠闲,她们一起说说笑笑往家转。

注释

十亩之间:指郊外所受场圃之地。

桑者:采桑的人。闲闲:宽闲、悠闲貌。

行:走。一说且,将要。

泄(yì)泄:和乐的样子;一说人多的样子。

逝:返回;一说往。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13-214 2、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15-216

赏析

  魏国地处北方,“其地陋隘而民贫俗俭”(朱熹语)。然而,华夏先民是勤劳而乐观的,《魏风·十亩之间)即勾画出一派清新恬淡的田园风光,抒写了采桑女轻松愉快的劳动心情。

  夕阳西下,暮色欲上,牛羊归栏,炊烟渐起。夕阳斜晖,透过碧绿的桑叶照进一片宽大的桑园。忙碌了一天的采桑女,准备回家了。顿时,桑园里响起一片呼伴唤友的声音。人渐渐走远了,她们的说笑声和歌声却仿佛仍袅袅不绝地在桑园里回旋。这就是《十亩之间》展现的一幅桑园晚归图。

  以轻松的旋律,表达愉悦的心情,这是《十亩之间》最鲜明的审美特点。首先,这与语气词的恰当运用有关。全诗六句,重章复唱。每句后面都用了语气词“兮”字,这就很自然地拖长了语调,表现出一种舒缓而轻松的心情。其次,更主要的是它与诗境表现的内容相关。诗章表现的是劳动结束后,姑娘们呼伴唤友相偕回家时的情景。因此,这“兮”字里,包含了紧张的劳动结束后轻松而舒缓的喘息;也包含了面对一天的劳动成果满意而愉快的感叹。诗句与诗境、语调与心情,达到了完美的统一。所谓动乎天机,不费雕刻。至此,读者自然联想起《周南·芣苢》,它也主要写劳动的场景和感受。但由于它刻画的劳动场景不同,诗歌的旋律节奏和审美情调也不同。《芣苢》写的是一群女子采摘车前子的劳动过程,它通过采摘动作的不断变化和收获成果的迅速增加,表现了姑娘们娴熟的采摘技能和欢快的劳动心情。在结构上,四字一句,隔句缀一“之”字,短促而有力,从而使全诗的节奏明快而紧凑。《十亩之间》与《芣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并成为《诗经》中在艺术风格上最具可比性的两首劳动歌谣。前人评《十亩之间》“雅淡似陶”(陈继揆《读风臆补》)。陶渊明《归园田居》确写道:“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但前者充满了姑娘的轻松欢乐,后者则蕴含着陶公的闲适超然;前者明快,后者沉郁,貌似而神异。

  对《十亩之间》诗旨的阐释,除《毛诗序》政治附会性的“刺时”说之外,尚有苏辙的“偕友归隐”说和与之相近的方玉润的“夫妇偕隐”说。其实,这是隐然有“归隐”意识的读者,有感于诗中描绘的田园风光,而生发的创造性想像,不是基于诗歌文本的客观阐释。此外,今人尚有主“情诗恋歌”说的,即把“行与子还”、“行与子逝”,解释为姑娘招呼自己的情侣一同走。这则是由于“子”字意义的含混而造成的阐释的歧解。细味全诗,诗章展示的是一幅采桑女呼伴同归的桑园晚归图。

赏析

  魏国地处北方,“其地陋隘而民贫俗俭”(朱熹语)。然而,华夏先民是勤劳而乐观的,《魏风·十亩之间)即勾画出一派清新恬淡的田园风光,抒写了采桑女轻松愉快的劳动心情。

  夕阳西下,暮色欲上,牛羊归栏,炊烟渐起。夕阳斜晖,透过碧绿的桑叶照进一片宽大的桑园。忙碌了一天的采桑女,准备回家了。顿时,桑园里响起一片呼伴唤友的声音。人渐渐走远了,她们的说笑声和歌声却仿佛仍袅袅不绝地在桑园里回旋。这就是《十亩之间》展现的一幅桑园晚归图。

  以轻松的旋律,表达愉悦的心情,这是《魏风·十亩之间》最鲜明的审美特点。首先,这与语气词的恰当运用有关。全诗六句,重章复唱。每句后面都用了语气词“兮”字,这就很自然地拖长了语调,表现出一种舒缓而轻松的心情。其次,更主要的是它与诗境表现的内容相关。诗章表现的是劳动结束后,姑娘们呼伴唤友相偕回家时的情景。因此,这“兮”字里,包含了紧张的劳动结束后轻松而舒缓的喘息;也包含了面对一天的劳动成果满意而愉快的感叹。诗句与诗境、语调与心情,达到了完美的统一。所谓动乎天机,不费雕刻。《诗经》的另一篇《周南·芣苢》,也主要写劳动的场景和感受。但由于它刻画的劳动场景不同,诗歌的旋律节奏和审美情调也不同。《周南·芣苢》写的是一群女子采摘车前子的劳动过程,它通过采摘动作的不断变化和收获成果的迅速增加,表现了姑娘们娴熟的采摘技能和欢快的劳动心情。在结构上,四字一句,隔句缀一“之”字,短促而有力,从而使全诗的节奏明快而紧凑。《魏风·十亩之间》与《周南·芣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并成为《诗经》中在艺术风格上最具可比性的两首劳动歌谣。前人评《魏风·十亩之间》“雅淡似陶”(陈继揆《读风臆补》)。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三)确写道:“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但前者充满了姑娘的轻松欢乐,后者则蕴含着陶公的闲适超然;前者明快,后者沉郁,貌似而神异。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13-214

其他诗文

鹧鸪天

[宋代] 徐俯
绿水名园不是村。淡妆浓笑两生春。笛中已自多愁怨,雨里因谁有泪痕。

香旖旎,酒氤氲。多情生怕落纷纷。旧来好事浑如梦,年少风流付与君。

送王传阳归金陵

[唐代] 杨鸾

雨霁江天数峰碧,金陵嘉客东归日。锦帆摇摇不可羁,玉树耿耿空留迹。

无计赠与凌风柯,有怀颙望冲霄翼。百年会晤岂无期,千里樽前幸相忆。

步虚词五首

[宋代] 徐铉
气为还元正,心由抱一灵。凝神归罔象,飞步入青冥。

整服乘三素,旋纲蹑九星。琼章开后学,稽首奉真经。

天帝黄金阙,真人紫锦书。霓裳纷蔽景,羽服迥凌虚。

白鹤能为使,班麟解驾车。灵符终愿借,转共世情疏。

圣主过幽谷,虚皇在蕊宫。五千宗物母,七字秘神童。

世上金壶远,人间玉龠空。唯馀养身法,修此与天通。

何处求玄解,人间有洞天。勤行皆是道,谪下尚为仙。

蔽景乘朱凤,排虚驾紫烟。不嫌园吏傲,愿在玉宸前。

三素霏霏远,盟威凛凛寒。火铃空灭没,星斗晓阑干。

佩响流虚殿,炉烟在醮坛。萧寥不可极,骖驾上云端。

春日湖上

[宋代] 武衍
拆桐花上雨初乾,寒食游人尽出关。

一片湖边春富贵,断桥船簇夕阳间。

次韵少激甘露降太守居桃叶上

[宋代] 黄庭坚
金茎甘露荐斋房,润及边城草木香。

蕡实叶间天与味,成蹊枝上月翻光。

群心爱戴葵倾日,万事驱除叶陨霜。

玉烛时和君会否,旧臣重叠起南荒。

登第诗五首

[元朝] 宋褧

三月吉日当十三,紫雾氤氲阊阖南。天子龙飞坐霄汉,儒生鹄立耀冠篸。

黄麾仗上清风细,丹凤楼头晓日酣。独爱玉阶阶下草,解将袍色染成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