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诗三十首·十八

论诗三十首·十八

[金朝] 元好问
东野穷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诗囚。

江山万古潮阳笔,合在元龙百尺楼。
分类标签:评论组诗

赏析

  “诗囚”句,元好问《放言》“韩非死孤愤,虞卿著穷愁,长沙一湘累,郊岛两诗囚”。诗囚,“为诗所囚”,指孟郊、贾岛作诗苦吟,讲求炼字铸句,把诗看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好像成为诗的囚徒一般。孟郊以穷愁为诗,至死不休,处高天厚地之大,而自我局限于穷苦之吟,真似一个诗中的累囚。“诗囚”二字,与“高天厚地”形成藐小与巨大的强烈对比,亦可见好问之别具匠心,造句用语新颖别致。“死不休”的夸饰手法,亦比“死方休”、“死即休”来得巧妙,勾勒穷愁不断,极深刻独到。

  这首诗是评论孟郊的诗,元好问认为他根本不能与韩愈的诗相提并论。孟郊与韩愈同为中唐韩孟诗派的代表,但有不同。孟郊一生沉落下僚,贫寒凄苦,郁郁寡欢,受尽苦难生活的磨难,将毕生精力用于作诗,以苦吟而著称。孟郊的才力不及韩愈雄大,再加上沦落不遇的生活经历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的视野,使得他的怪奇诗风偏向个人贫病饥寒,充满幽僻、清冷、苦涩意象,被称为“郊寒”。而韩愈的诗歌虽有怪奇意象,但却气势见长,磅礴雄大,豪放激越,酣畅淋漓。司空图说他“驱架气势,若掀雷挟电,奋腾于天地之间。”

  韩愈的这种气势雄浑,天然化成的诗歌风格正是元好问所崇尚的,而孟郊的雕琢和险怪的风格正是元好问所批判的。因此,元好问认为孟郊和韩愈不能相提并论,韩愈的作品如江山万古长存,与孟郊比,一个如在百尺高楼,一个如在地下。不过,在诗中元好问对孟郊也有同情之意。

元好问

[金朝]

元好(hào)问(1190年8月10日—1257年10月12日),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至大蒙古国时期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元好问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文坛盟主,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他擅作诗、文、词、曲。其中以诗作成就最高,其“丧乱诗”尤为有名;其词为金代一朝之冠,可与两宋名家媲美;其散曲虽传世不多,但当时影响很大,有倡导之功。有《元遗山先生全集》、《中州集》。
► 元好问的诗文(541篇)

更多

岑彭

[宋代] 徐钧
雨骤风驰善用兵,公孙击地欢如神。

如何壁垒疏防夜,已悟彭亡竟殒身。

登济宁太白楼

[明代] 倪岳

一上孤城意已秋,谪仙狂客旧风流。雅宜庾亮三更月,不独元龙百尺楼。

天影渐看云影逼,山光长共水光浮。何如唤起文章伯,相与

贺新郎·吴江

[宋代] 蒋捷
浪涌孤亭起,是当年、蓬莱顶上,海风飘坠。帝遣江神长守护,八柱蛟龙缠尾。斗吐出、寒烟寒雨。昨夜鲸翻坤轴动,卷雕翚、掷向虚空里。但留得,绛虹住。

五湖有客扁舟舣,怕群仙、重游到此,翠旌难驻。手拍阑干呼白鹭,为我殷勤寄语;奈鹭也、惊飞沙渚。星月一天云万壑,览茫茫、宇宙之何处?鼓双楫,浩歌去。
分类标签:爱国抒情

劝农三首

[宋代] 留硕
何处园林今有花,十分春事只桑麻。

不须惆怅穷途目,一饱生涯无叹嗟。

观日台

[明代] 胡直

肃此葵藿志,候彼扶桑巅。元气辟混沌,大明升重渊。

浮云莫蔽亏,赫曦以中天。

前岁上元与赵任卿寓临安追逐甚今年同在建溪

[宋代] 家铉翁
山城灯火已萧然,扫巷游人更雪天。

厌听落梅翻永夜,喜看飞絮卜丰年。

狂随戏蝶装罗髻,巧逐纖腰上舞筵。

明日瑶阶对琼树,会须微月与争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