沔水

沔水

[先秦] 佚名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飞隼,载飞载止。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
沔彼流水,其流汤汤。鴥彼飞隼,载飞载扬。念彼不迹,载起载行。心之忧矣,不可弭忘。
鴥彼飞隼,率彼中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我友敬矣,谗言其兴。

分类标签:诗经忧国忧民

注释

译文

条条河流水弥漫,倾注大海去不休。空中游隼迅捷飞,时而飞翔时停留。可叹可悲我兄弟,还有乡亲与朋友。没人想到止丧乱,谁无父母任怀忧?

条条河流水弥漫,水势浩荡奔腾急。空中游隼迅捷飞,高高翱翔可任意。想到有人不循法,坐立不安独悲凄。心中愁苦无处诉,久久难忘积胸臆。

空中游隼迅捷飞,沿着山陵飞来回。流言蜚语四处传,无人制止和反对。告诫朋友应警惕,种种谣言正如沸。

注释

沔(miǎn):流水满溢貌。

朝宗:归往。本意是指诸侯朝见天子。《周礼·春官大宗伯》:“春见曰朝,夏见曰宗。”后来借指百川归海。

鴥(yù):鸟疾飞貌。隼(sǔn):一类猛禽,中国常见的有游隼等。

载:句首语助词。

嗟:嗟叹。“嗟”字贯下两句,意即嗟叹我的兄弟即国人、诸友。

邦人:国人。

念:“尼”之假借,止。

汤(shāng)汤:义同“荡荡”,水大流急貌。

不迹:不循法度。

弭(mǐ):止,消除。

率:沿。中陵:陵中。陵,丘陵。

讹(é)言:谣言。

惩:止。

敬:同“警”,警戒。

谗言其兴:谗言如此兴盛。其:如此。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393-39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370-372

赏析

  全诗共分三章,第一章写诗人对当权者不制止祸乱深为叹息,指出祸乱发生,有父母的人会更加忧伤。第二章写诗人看到那些不法之徒为非作歹,便坐立不安,忧伤不止。第三章写无人止谗息乱,诗人心中愤慨不平,劝告友人应自警自持,防止为谗言所伤。一方面由于环境险恶,另一方面这是一首抒情诗,所以诗中对祸乱没有加以具体叙述,而只是反映了一种不安和忧虑的心情。忽而写丧乱不止忧及父母,忽而写忧丧畏谗,忽而劝朋友警戒。透过诗句使读者看到了诗人的形象。他生当乱世,却不随波逐流,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关心国事,对丧乱忧心忡忡。动荡的社会让他不得安宁,与“不肯念乱”的当权者形成强烈的对比。他爱憎分明,既担心丧乱殃及父母,也担心兄弟朋友遭谗受害,对作乱之徒充满了憎恨。

  另外,比兴的表现手法在这首诗中也用得很有特点。每章开头四句(末章似脱两句)连用两组比兴句,这在《诗经》中很少见。首章以流水朝宗于海,飞鸟有所止息暗喻诗人的处境不如水和鸟。次章以流水浩荡、鸟飞不止写诗人忧心忡忡而坐立不安。末章以飞鸟沿丘陵高下飞翔写诗人不如飞鸟自由。诗中比兴的运用虽然大同小异,但决非简单的重复,而是各自有所侧重。不仅暗示了诗人所要表达的内容,有较明确的引发思路的作用,而且让人感到新鲜贴切,增加了诗的艺术表现力。

  从这首诗中可以感受到作者忧乱畏谗的感叹和沉痛的呼喊,而这正是对“分明乱世多谗,贤臣遭祸景象”(方玉润《诗经原始》)的高度艺术概括。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370-372

其他诗文

喜雪六首

[宋代] 陈造
玉龙睡起长风激,尽蜕玉鳞漂八极。

蓬仙帝女聚瑶台,剪水效祥谁所役。

或疑天公陋尘域,幻作冰壶供一剧。

是耶非耶竟莫知,杯酒聊容曲身直。

沿沅江官垸堤观稼遂乘风网船至赤沙湖观大网张鱼 其二

[清朝] 曾广钧

寥廓天风涌钜流,网师打鼓白涛头。乍欢乍骇舟中客,常有常无水上洲。

高鸟眼宽疑见岸,飞鱼翮短也横秋。褰裳但识蓬莱岛,不道家乡有壮游。

晋王宫漆碗歌和齐进士翀

[清朝] 朱圭

齐君示我古漆碗,百年遗器出晋宫。宝贤石断砌马枥,此物真赝谁能穷。

黄金中涂已攫去,呺然外壳康瓠同。雕几蜂蝶萼跗韡,华质殷駮宜飧饛。

当年赤龙起丰沛,镂金床碎江州东。欲以铏簋教俭德,更分宝玉班宗功。

髯王中道笞膳宰,诏书驰戒何匑匑。一传燕啄劫匕鬯,世守虎节完圭桐。

端王西河尤孝谨,芝生泉涌天鉴衷。横汾流觞珠履错,艳赵挟瑟酡颜红。

酎金高庙拜膰脤,宥坐欹器铭谦冲。岂知九鼎忽折足,閧然大盗来关潼。

孱王盬脑就桎梏,美人眢井愁芎藭。玉鱼金碗尚不保,驼山夜发亡羊童。

微乎微者此何幸,流传好事催诗筒。君豪槃敦已在手,我更何有争雕虫。

岁寒烛跋歌正放,浮白且润鸣肠空。

友人言石

[清朝] 屈大均

每恨珠帘捲太高,天风忽作快并刀。剪将半幅为秋雨,散入双湖起雪涛。

挽黄总干

[宋代] 陈宓
作邑古循吏,于今鲜与俦。

有生持正直,不变是宽柔。

食淡亲常喜,官贫俸莫酬。

尝寮吾有愧,执綍泪交流。

题义门胡氏华林书院

[宋代] 朱昂
数峰岚翠朝昏见,一径莓苔出入疏。

宗炳不离庐岳社,戴逵原在剡州居。

篱边旧种千竿竹,架上新添百帙书。

弟侄一科双折桂,不劳人问道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