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诗三十首·十六

论诗三十首·十六

[金朝] 元好问
切切秋虫万古情,灯前山鬼泪纵横。

鉴湖春好无人赋,“岸夹桃花锦浪生。”
分类标签:评论组诗

赏析

  这首诗是评论幽僻清冷的诗歌风格。大凡万古言情之作,皆凄切如秋虫之悲鸣;抚写境象,也凄凉如山鬼的零泪。前二句泛叙古今悲情,构造出一片悲愁哀苦的境界。一般认为这两句是在说李贺,因李贺诗中常有“秋虫”、“山鬼”的意象;也有认为指李贺、孟郊二人,因孟郊常以“秋虫”自喻。这两句可解释为泛说全体这类相似风格的诗人。 孟郊、李贺都穷愁不遇,作诗都好苦吟,诗风都较幽冷。 穷愁本是人生不幸,无可厚非,问题在于如何处穷。元好问的态度非常明确,认为应该是“厄穷而不悯,遗佚而不怨”(《杨叔能小亨集引》)。孟郊、李贺显然没有如此泰然,寒乞之声不绝于耳,诗境幽冷凄婉。元好问反对幽僻凄冷的诗歌境界,即他所说,“要造微,不要鬼窟中觅活计”(卷五十四《诗文自警》)。孟郊诗歌可谓造微,但他所得不过是秋虫之类幽微之物。李贺也是如此,有些诗篇正是从“鬼窟中觅活计”。孟郊、李贺的这种诗风,与元好问尚壮美、崇自然之旨相背,故元好问讥评之。

  后两句“鉴湖春好无人赋,夹岸桃花锦浪生”,正如宗廷辅所说,是“就诗境言之”。“夹岸桃花锦浪生”是李白《鹦鹉洲》中的诗句,元好问借此来形容鉴湖(又名镜湖)春色,展现的是与孟郊、李贺迥然不同的开阔明朗、清新鲜活的境界。“无人赋”三字又表明,他的批评对象绝非孟郊、李贺个别诗人,而是以他们为代表的中晚唐贫士文人,特别是与孟郊近似的一些诗人。 由此可见,该诗是通过孟郊、李贺来批评中晚唐穷愁苦吟一派诗人,没有盛唐开阔明朗气象,而流于幽僻凄冷。

元好问

[金朝]

元好(hào)问(1190年8月10日—1257年10月12日),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至大蒙古国时期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元好问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文坛盟主,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他擅作诗、文、词、曲。其中以诗作成就最高,其“丧乱诗”尤为有名;其词为金代一朝之冠,可与两宋名家媲美;其散曲虽传世不多,但当时影响很大,有倡导之功。有《元遗山先生全集》、《中州集》。
► 元好问的诗文(541篇)

随机看看

官满趋朝留滞吴门即事书怀十首

[宋代] 仲并
小楼巀嶭乱山横,独倚朱栏度晚晴。

忽听如簧语音好,祗缘高处最宜莺。

九月二十七日夜大风雨顿凉偶作

[宋代] 孙应时
五更风雨洗骄阳,满耳秋声撼我休。

梦里忽知身化羽,觉来新免汗翻浆。

可怜团扇辞人去,便有寒虫事夜长。

老大寺暗时节惯,可参随世作炎凉。

刘与清尚书夫妇八十寿歌

[明代] 黄佐

吴门八月天宇凉,狐南婺北相辉光。洞庭琪花满遥碧,震泽万顷来银潢。

蓬瀛恍惚落人世,君家翁姥如刘纲。方瞳如月鬓如雪,意者紫府传丹方。

桃都瑶水入图画,苍精云旗开渺茫。满堂宾客正繁会,鹍弦龙管催行觞。

膝前骥子森起舞,绕阶玉树参差长。酣来历历话畴昔,忆从花县升岩廊。

端冕青春静鹓鹭,埋轮白日销豺狼。至今人诵大司寇,兰台棘寺多风霜。

碧油幢底足氛垢,挂冠归去鲈鱼乡。春秋久阅椿更老,冰雪侵淩萱自芳。

翁今八秩姥望九,耳闻尧舜新垂裳。万年至治付鼓腹,摩挲老眼窥沧桑。

维扬舟次遇乡人南归

[清朝] 陆宗潍

忽听乡音唤阿蒙,月明桥畔此浮踪。乘君下水归帆便,寄我平安第一封。

赠别梅子马督木北上

[明代] 袁中道
名士安卑官,居然有狂意。

入甲岂非龙,何必垂天翅。

祝融不受职,朝廷多灾异。

我上救时策,官不录一字。

书生徒苦心,报国恨无地。

今尔督木来,勾当公家事。

奔走莫云劳,小大皆朝吏。

十月茱萸湾,相牵同一醉。

官散束縳轻,何妨入酒肆。

一倾三百杯,陶然卧垆次。

万里从兹行,天风卷雪至。

水龙吟(九日次前韵)

[宋代] 袁去华
汉江流入苍烟,戍楼吊古临无地。清霜初肃,鹰扬隼击,青霄凌厉。新雁声中,夕阳影里,千崖秋气。念东篱采菊,龙山落帽,风流在、尚堪继。

引满松醪径醉。诵坡仙、临漳宵济。茱萸细看,明年谁健,空悲身世。儿辈何知,更休说似,登山临水。那纷纷毁誉,耳边风过,我何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