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其二

行路难·其二

[唐代] 李白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

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雉赌梨栗。

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

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

君不见昔时燕家重郭隗,拥篲折节无嫌猜。

剧辛乐毅感恩分,输肝剖胆效英才。

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

行路难,归去来!
分类标签:唐诗三百首乐府失意叹息

翻译

译文

人生道路如此宽广,唯独我没有出路。

我不愿意追随长安城中的富家子弟,去搞斗鸡走狗一类的赌博游戏。

像冯谖那样弹剑作歌发牢骚,在权贵之门卑躬屈节是不合我心意的。

当年淮阴市人讥笑韩信怯懦无能,汉朝公卿大臣嫉妒贾谊才能超群。

你看,古时燕昭王重用郭隗,拥篲折节、谦恭下士,毫不嫌疑猜忌。

剧辛和乐毅感激知遇的恩情,竭忠尽智,以自己的才能来报效君主。

然而燕昭王早就死了,还有谁能像他那样重用贤士呢?

世路艰难,我只得归去啦!

注释

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雉赌梨栗:字面上是说自己耻于像长安的市井小人一般凭着斗鸡小技赌胜微不足道的彩头暗讽唐玄宗在宫内设置斗鸡坊,斗鸡小儿因此而谋得功名富贵。据陈鸿《东城父老传》记载,唐玄宗宠爱一个叫贾昌的斗鸡小孩,给了他极其珍贵的待遇,而且恩宠他达几十年之久。

弹剑作歌奏苦声:战国时代,冯谖投齐国贵族孟尝君门下为门客,但不受孟尝君的重视,便三番弹剑作歌,抱怨自己得到的待遇太低。曳裾王门:语出《汉书·邹阳传》中的“饰固陋。

赏析

  “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这个开头与《行路难》的第一首不同。第一首用赋的手法,从筵席上的美酒佳肴写起,起得比较平。这一首,一开头就陡起壁立,让久久郁积在内心里的感受,一下子喷发出来。亦赋亦比,使读者感到它的思想感情内容十分深广。后来孟郊写了“出门如有碍,谁谓天地宽”的诗句,可能受了此诗的启发,但气局比李白差多了。能够和它相比的,还是李白自己的诗,“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类诗句,大概只有李白那种胸襟才能写得出。不过,《蜀道难》用徒步上青天来比喻蜀道的艰难,使人直接想到那一带山川的艰险,却并不感到文意上有过多的埋伏。而这一首,用青天来形容大道的宽阔,照说这样的大道是易于行路的,但紧接着却是“我独不得出”,就让人感到这里面有许多潜台词。这样,这个警句的开头就引起了人们对下文的注意。

  “羞逐”以下六句,是两句一组。“羞逐”两句是写诗人的不愿意。唐代上层社会喜欢拿斗鸡进行游戏或赌博。唐玄宗曾在宫内造鸡坊,斗鸡的小儿因而得宠。当时有“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狗胜读书”的民谣。如果要去学斗鸡,是可以结交一些纨袴子弟,在仕途上打开一点后门的。但李白对此嗤之以鼻。所以他声明自己羞于去追随长安里社中的小儿。这两句和他在《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中所说的“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坐令鼻息干虹霓”是一个意思。都是说他不屑与“长安社中儿”为伍。至于去和那些达官贵人交往,“曳裾王门不称情,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即拉起衣服前襟,出入权贵之门。“弹剑作歌”,用的是冯谖的典故。冯谖在孟尝君门下作客,觉得孟尝君对他不够礼遇,开始时经常弹剑而歌,表示要回去。李白是希望“平交王侯”的,而现在在长安,权贵们并不把他当一回事,因而使他像冯谖一样感到不能忍受。这两句是写他的不称意。“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韩信未得志时,在淮阴曾受到一些市井无赖们的嘲笑和侮辱。贾谊年轻有才,汉文帝本打算重用,但由于受到大臣灌婴、冯敬等的忌妒、反对,后来竟遭贬逐。李白借用了韩信、贾谊的典故,写出在长安时一般社会上的人对他嘲笑、轻视,而当权者则加以忌妒和打击。这两句是写他的不得志。

  “君不见”以下六句,深情歌唱当初燕国君臣互相尊重和信任,流露他对建功立业的渴望,表现了他对理想的君臣关系的追求。战国时燕昭王为了使国家富强,尊郭隗为师,于易水边筑台置黄金其上,以招揽贤士。于是乐毅、邹衍、剧辛纷纷来归,为燕所用。燕昭王对于他们不仅言听计从,而且屈己下士,折节相待。当邹衍到燕时,昭王“拥篲先驱”,亲自扫除道路迎接,恐怕灰尘飞扬,用衣袖挡住扫帚,以示恭敬。李白始终希望君臣之间能够有一种比较推心置腹的关系。他常以伊尹、姜尚、张良、诸葛亮自比,原因之一,也正因为他们和君主之间的关系,比较符合他的理想。但这种关系在现实中却是不存在的。唐玄宗这时已经腐化而且昏庸,根本没有真正的求贤、重贤之心,下诏召李白进京,也只不过是装出一副爱才的姿态,并要他写一点歌功颂德的文字而已。“昭王白骨萦蔓草,谁人更扫黄金台?”慨叹昭王已死,没有人再洒扫黄金台,实际上是表明他对唐玄宗的失望。诗人的感慨是很深的,也是很沉痛的。

  以上十二句,都是承接“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对“行路难”作具体描写的。既然朝廷上下都不是看重他,而是排斥他,那就只有拂袖而去了。“行路难,归去来!”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只有此路可走。这两句既是沉重的叹息,也是愤怒的抗议。

  篇末的“行路难,归去来”,只是一种愤激之词,只是比较具体地指要离开长安,而不等于要消极避世,并且也不排斥在此同时他还抱有他日东山再起,“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幻想。之心,则何王之门不可曳长裾乎”,指游食于王侯之门。不称(chèn)情:不如意

李白

[唐代]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 李白的诗文(1140篇)

更多

石鼎联句

[唐代] 刘师服

巧匠斲山骨,刳中事煎烹。直柄未当权,塞口且吞声。

龙头缩菌蠢,豕腹涨彭亨。外苞乾藓文,中有暗浪惊。

在冷足自安,遭焚意弥贞。谬当鼎鼐间,妄使水火争。

大似烈士胆,圆如战马缨。上比香炉尖,下与镜面平。

秋瓜未落蒂,冻芋强抽萌。一块元气闭,细泉幽窦倾。

不值输写处,焉知怀抱清。方当洪炉然,益见小器盈。

睆睆无刃迹,团团类天成。遥疑龟负图,出曝晓正晴。

旁有双耳穿,上有孤髻撑。或讶短尾铫,又似无足铛。

可惜寒食毬,掷此傍路坑。何当出灰灺,无计离瓶罂。

陋质荷斟酌,狭中愧提擎。岂能煮仙药,但未污羊羹。

形模妇女笑,度量儿童轻。徒示坚重性,不过升合盛。

傍似废毂仰,侧见折轴横。时于蚯蚓窍,微作苍蝇鸣。

以兹翻溢愆,实负任使诚。常居顾盼地,敢有漏泄情。

宁依暖热弊,不与寒凉并。区区徒自效,琐琐不足呈。

回旋但兀兀,开阖惟铿铿。全胜瑚琏贵,空有口传名。

岂比俎豆古,不为手所撜。磨砻去圭角,浸润著光精。

愿君莫嘲诮,此物方施行。

相见欢(秋思)

[宋代] 毛滂
十年湖海扁舟。几多愁。白发青灯今夜、不宜秋。

中庭树。空阶雨。思悠悠。寂寞一生心事、五更头。

题柳塘双鹭图

[明代] 史谨

绿杨堤畔寒塘侧,双鹭窥鱼水边立。尔心在鱼鱼未知,尔网潜张尔焉识。

芦苇萧萧叶半枯,此身还若在江湖。如何只作凫鹥伴,不向三山觅凤雏。

题彭州阳平化

[宋代] 徐氏
云浮翠辇届阳平,真似骖鸾到上清。风起半厓闻虎啸,

雨来当面见龙行。晚寻水涧听松韵,夜上星坛看月明。

长恐前身居此境,玉皇教向锦城生。

古歌寄卢思邵 其二

[明代] 杨慎

我所思兮在笔溪,欲往从之无轻輗,夙昔梦见烟水迷。

美人赠我文锦带,何以报之砑光贝。路远莫致倚蕉萃,何为怀忧心惋愦。

参政大资毗陵张公挽诗十首

[宋代] 周麟之
自领一麾出,旋更五镇雄。

政追栖凤迹,民戢带牛风。

鉴水恩波外,西山爽气中。

棠阴随处是,绕屋自茏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