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陵怀古

秣陵怀古

[清朝] 纳兰性德
山色江声共寂寥,十三陵树晚萧萧。

中原事业如江左,芳草何须怨六朝。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写景怀古

翻译

译文

山的景色同江水的声音都已寂寥,十三陵中树木在晚风中萧萧作响。

中原的事业与江左政权一样腐朽,芳草何必为六朝的旧事而感伤呢?

注释

秣(mò)陵:金陵,即南京。

山色:钟山的景色。江声:长江的水声。

十三陵:明代十三个皇帝(从明成祖至崇祯帝)陵墓的总称。萧萧:此处状风声。

中原事业:指迁都后的明王朝。江左:建都南京的几个政权。

六朝:指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

参考资料:

1、李安纲 杨桂森 杨蔷云.《万家诗萃》.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4年11月:第163页 2、李安纲 杨桂森 杨蔷云.《万家诗萃》.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4年11月:第163页

赏析

  秣陵怀古,光看题目,似乎还是传统诗词中对六朝兴亡的感慨吟咏。可纳兰性德不然, 他围绕明朝开国建都于金陵,后来统治全国,迁都北京,最终仍落得个覆灭的命运展开议论。

  诗的前两句是借景抒情。“山色江声共寂寥”,秦淮自古繁华地,这里江山险要,有虎踞龙盘之势。可是如今南京钟山的美景、长江的水声都归于寂静,呈现一片凄凉的景象。诗人眼前是秣陵,但思绪所及,却是对千里之外的北京郊外的“十三陵树晚萧萧”的联想,晚风吹过明皇陵,只有树叶微微作响,两者同样都是一片萧索的境况。 “中原事业如江左”,这句将全诗主旨直接揭开:曾经统治全国的明朝政权,即所谓的“中原事业”,与历史上偏安于长江下游以东的六朝、也包括南明小朝廷这些所谓的“江左”政权没有什么区别。它们都是那样腐朽黑暗,荒淫逸乐,民不聊生,都是一再地重蹈历史的覆辙。一个“如”字,将看似对立的“中原”与“江左”等同了起来。这就顺理成章地得出结论:“芳草何须怨六朝”。以“芳草”来咏叹六朝衰亡的诗词从来就有很多,如韦庄《台城》:“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王安石《桂枝香》“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等皆是。纳兰性德感叹人们何必总以芳草来感伤六朝的消亡,后来的朝代更替不也都是如此。可见,在他眼里,清朝取代明朝是顺应历史发展的。

  整首诗的描写在空间和时间上的跨度很大,纵横万里,上下千年,虚实相映,写景和议论相结合,寓兴亡于山色夕阳、江涛草树之中,以更广阔的历史视野来看待世事的沧桑变化,突破了前人金陵怀古之作的旧框架。

参考资料:

1、蔡义江.《绝句三百首》.浙江:浙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4月:第294页—第295页

纳兰性德

[清朝]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诗词“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彩夺目的一席。他生活于满汉融合时期,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虽侍从帝王,却向往经历平淡。特殊的生活环境背景,加之个人的超逸才华,使其诗词创作呈现出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流传至今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众多代表作之一。
► 纳兰性德的诗文(254篇)

随机看看

初入朝面恩恭纪 其二

[明代] 韩日缵

漏转莲花紫极深,西山春霭散鸡林。御沟冻解双流玉,宫柳晴舒半吐金。

一命自天明主泽,万年捧日侍臣心。拟将肤发酬恩遇,金马于今未陆沈。

三月晦日同匡云上人作送春诗四首 其一

[明代] 邓云霄

幽轩坐叹春归去,杜宇声声又暗催。红雨漫随今日歇,青皇应待隔年回。

绮罗触热新裁葛,帘幕迎薰好上台。静对高僧谈浩劫,不知节序几轮回。

送王宣子赴庐陵守

[宋代] 曾几
秋风送远庐陵守,车骑光华鬓未斑。

早岁名高天下士,同时身到海中山。

淹回二水分流处,邂逅千岩竞秀间。

行矣衰翁如未死,锦衣白昼候君还。

别诸弟三首庚子二月·其三

[近现代] 鲁迅

从来一别又经年,万里长风送客船。
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

分类标签:抒情赠别

古北口迤南一带群山秀峙松栝特盛

[清朝] 吴锡麒

我行趋而东,朝晖射我西。群峰侧面出,云气高不低。

其下覆松栝,寒重翠屡迷。残雪时一片,皎若孤鹤栖。

茅屋四五家,樵汲相提携。风吹斧声堕,林束炊烟齐。

不谓塞上山,有此物外蹊。冥冥若相系,迹往神为稽。

题张篁村万木奇峰图

[清朝] 姚鼐

一峰掘起天当中,撑拄元气开鸿濛。左右阖辟两巨壑,径路各绝风云通。

松风远自云中起,摇荡云光山色里。水交山断置人家,松响溪声动窗几。

岩高谷迥居无邻,松林有路无行人。岂非高士尝避秦,自此千载无问津。

又疑灵境与世隔,乃是天地神物之所珍。我家龙眠东,西望两谷口。

每至夕阳时,岚光纷照牖。日月逝矣身今衰,芒屦竟隔青崔嵬。

却寻图中幽谷到穷处,忽有数峰天际来。张君画山最得古人妙,俯视百年画史皆尘埃。

人家收得尺绢素,屈指不数王麓台。何况林卉与翎羽,扰扰俗工何足取。

韩干戴嵩堪障壁,徐熙周昉遗儿女。落落平生山水情,移将看画亦眼明。

于今安得张君死复生,与余结茅共对青山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