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杂感

[清朝] 黄景仁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
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用是书生。
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分类标签:杂诗

翻译

译文

自己成仙成佛的道路渺茫,都无法成功,只能在深夜独自作诗,抒发心中的不平。

飘泊不定的落魄生活,把诗人诗歌中慷概激昂之气消磨而尽。万念俱寂、对女子已经没有轻狂之念的人,却得到负心汉的名声。

十个人中有九个人是可以用白眼相向的,最没有用处的就是书生。

不要忧愁自己写的愁苦之诗会成为吉凶的预言,春天的鸟儿和秋天的虫儿都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注释

风蓬:蓬草随风飘转,比喻人被命运拨弄,踪迹不定。

泥絮:被泥水沾湿的柳絮,比喻不会再轻狂。

薄幸:对女子负心。

谶:将来会应验的话。

赏析

  首联开门见山,点出本诗基调:无法参禅得道,心中的不平亦不能自抑。一个“只”字仿佛自嘲,实是发泄对这个世界的不平。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不平鸣,韩愈在《送孟东野序》中说:“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人之言也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自己成仙成佛的道路渺茫,都无法成功,只能在深夜独自作诗,抒发心中的不平。

  风中飞蓬飘尽悲歌之气,一片禅心却只换得薄幸之名。宋道潜诗有云:“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风上下狂。”如此清妙之音被作者如此化用,倒成了牢骚满腹的出气筒。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风蓬,蓬草随风飘转,比喻人被命运拨弄,踪迹不定。泥絮,被泥水沾湿的柳絮,比喻不会再轻狂。薄幸,对女子负心。飘泊不定的落魄生活,把诗人诗歌中慷概激昂之气消磨而尽。万念俱寂、对女子已经没有轻狂之念的人,却得到负心汉的名声。

  颈联更是狂放愤慨:世上的人十之八九只配让人用白眼去看,好似当年阮籍的做派;“百无一用是书生”更是道出了后来书生的酸涩心事,此句既是自嘲,亦是醒世。

  尾联说不要因为诗多说愁,成了谶语,春鸟与秋虫一样要作声。不是只能作春鸟欢愉,秋虫愁苦一样是一种自然。此句传承以上愤慨之气,再次将作者心中的不平推至高潮。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黄景仁短暂的一生,大都是在贫病愁苦中度过的。他所作诗歌,除了抒发穷愁不遇、寂寞凄苦的情怀,也常常发出不平的感慨。七言律诗《杂感》就是这样的一首诗。

黄景仁

[清朝]

黄景仁(1749~1783),清代诗人。字汉镛,一字仲则,号鹿菲子,阳湖(今江苏省常州市)人。四岁而孤,家境清贫,少年时即负诗名,为谋生计,曾四方奔波。一生怀才不遇,穷困潦倒,后授县丞,未及补官即在贫病交加中客死他乡,年仅35岁。诗负盛名,为“毗陵七子”之一。诗学李白,所作多抒发穷愁不遇、寂寞凄怆之情怀,也有愤世嫉俗的篇章。七言诗极有特色。亦能词。著有《两当轩全集》。
► 黄景仁的诗文(123篇)

随机看看

四明山诗。云北

[唐代] 陆龟蒙
云北是阳川,人家洞壑连。坛当星斗下,楼拶翠微边。

一半遥峰雨,三条古井烟。金庭如有路,应到左神天。

病中得周式时书

[明代] 陈履

尔去逢予病,无因送远行。据床怜一别,折简见多情。

日落城乌静,风高塞雁鸣。相思不可见,空对月华明。

夏日阁宴

[明代] 李梦阳

地旷楼雄夏日宜,碧梯芳树绕花迟。清歌不用邀明月,一笑山河入酒卮。

赠吴山人

[宋代] 释德洪

已得希夷旨趣深,平生踪迹任浮沉。壶中景待和烟卧,海上山须带鹤寻。

月里一枝慵举手,人间万事肯关心。出尘风骨凭谁识,且枕焦桐混世吟。

水调歌头 其五 次韵叔父寺丞林德祖和休官咏怀

[宋代] 叶梦得

今古几流转,身世两奔忙。那知一丘一壑,何处不堪藏。

须信超然物外,容易扁舟相踵,分占水云乡。雅志真无负,来日故应长。

瑞像阁同杨骥雪夜饮酒

[宋代] 郑侠
浓雪暴寒齐,寒齐岂怕哉。

书随更漏尽,春逐酒瓶开。

一酌留孔孟,再酌招赐回。

酌酌入诗句,同上玉楼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