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召南·草虫

国风·召南·草虫

[先秦] 佚名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分类标签:诗经抒情思念

翻译

译文

听那蝈蝈蠷蠷叫,看那蚱蜢蹦蹦跳。没有见到那君子,我心忧愁又焦躁。如果我已见着他,如果我已偎着他,我的心中愁全消。

登上高高南山头,采摘鲜嫩蕨菜叶。没有见到那君子,我心忧思真凄切。如果我已见着他,如果我已偎着他,我的心中多喜悦。

登上高高南山顶,采摘鲜嫩薇菜苗。没有见到那君子,我很悲伤真烦恼。如果我已见着他,如果我已偎着他,我的心中块垒消。

注释

草虫:一种能叫的蝗虫,蝈蝈儿。

喓(yāo)喓:虫鸣声。

趯(tì)趯:昆虫跳跃之状。阜(fù)螽(zhōng):即蚱蜢,一种蝗虫。

忡(chōng)忡:犹冲冲,形容心绪不安。

亦:如,若。既:已经。止:之、他,一说语助词。

觏(gòu):遇见。

降(xiáng):悦服,平静。

陟(zhì):升;登。登山盖托以望君子。

蕨:野菜名,初生无叶时可食。

惙(chuò)惙:忧,愁苦的样子。

说(yuè):通“悦”,高兴。

薇:草本植物,又名巢菜,或野豌豆,似蕨,而味苦,山间之人食之,谓之迷蕨。

夷:平,此指心情平静。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7-28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30-31

赏析

  这是一首妻子思念丈夫的诗歌,和《周南·卷耳》一样,也有想象的意境。全诗三章,每章七句。第一章写思妇秋天怀人的情景,第二、三章分别叙写来年春天、夏天怀人的情景。全诗表现了跨度很长的相思苦。

  首章将思妇置于秋天的背景下,头两句以草虫鸣叫、阜螽相随蹦跳起兴,这是她耳闻目睹的,说是赋亦无不可。画面之内如此,画面之外可以猜想,她此时也许还感受到秋风的凉意,见到衰败的秋草,枯黄的树叶,大自然所呈露的无不是秋天的氛围。“悲哉秋之为气也”,秋景最易勾起离情别绪,怎奈得还有那秋虫和鸣相随的撩拨,诗人埋在心底的相思之情一下子被触动了,激起了心中无限的愁思:“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此诗构思的巧妙,就在于以下并没有循着“忧心忡忡”写去,而是打破了常规,完全撇开离情别绪,诸如自己孤处的凄凉、强烈的思念,竟不着一字,而却改用拟想,假设所思者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将会是如何的情景。诗云,“亦既见之,亦既觏之,我心则降。”见,说的是会面;觏,《易》曰:“男女觏精,万物化生。”故郑笺谓“既觏”是已婚的意思,可见“觏”当指男女情事而言。降,下的意思,指精神得到安慰,一切愁苦不安皆已消失。古人质直,即使是女诗人也不作掩饰。这里以“既见”、“既觏”与“未见”相对照,情感变化鲜明,欢愉之情可掬。运用以虚衬实,较之直说如何如何痛苦,既新颖、具体,又情味更浓。方玉润说:“本说‘未见’,却想及既见情景,此透过一层法。”(《诗经原始》)所谓“透过一层法”,指的就是虚实相衬法。

  第二、三章虽是重叠,与第一章相比,不仅转换了时空,拓宽了内容,情感也有发展。登高才能望远,诗人“陟彼南山”,为的是赡望“君子”。然而从山颠望去,所见最显眼的就是蕨和薇的嫩苗,诗人无聊之极,随手无心采着。采蕨、采薇暗示经秋冬而今已是来年的春夏之交,换句话说,诗人“未见君子”不觉又多了一年,其相思之情自然也是与时俱增,“惙惙”表明心情凝重,几至气促;“伤悲”更是悲痛无语,无以复加。与此相应的,则是与君子“见”、“觏”的渴求也更为迫切,她的整个精神依托、全部生活欲望、唯一欢乐所在,几乎全系于此:“我心则说(悦)”、“我心则夷”,多么大胆而率真的感情,感人至深。

  此诗虽是重章结构,押韵却有变化,首章一、二、四、七句用韵;而二、三章则是二、四、七用韵。另外王力《诗经韵读》认为各章第三句“子”与第五、六句“止”亦是韵脚。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30-31

更多

岁晚泊姑苏用吕居仁舍人韵二首寄孟信安 其一

[宋代] 仲并

断岸留孤棹,层台耸近城。雁传他邑信,鸥背去年盟。

几片雪多思,一枝梅有情。何人在楼上,吹笛暮寒生。

辛卯元旦

[清朝] 钱澄之

失路逢元日,客心天外孤。明霞瞻帝座,野服拜香炉。

梧郡城空弃,浔江路罢趋。同时诸扈从,何处正嵩呼!

雨晓

[元朝] 方回
春空蒸小雨,漠漠复纷纷。

枯石皆生水,平田亦出云。

气温衾暗觉,声细枕微闻。

今日迎人马,西郊草欲薰。

竹轩出笋

[宋代] 曾几
问讯东轩竹,新萌颇不齐。

文章藏雾豹,头角触藩羝。

逸气先腾上,长鞭半落西。

后来堪底用,采摄付山妻。

[唐代] 刘虚白
知道醉乡无户税,任他荒却下丹田。

登嘉州万景楼

[宋代] 袁说友
危栏徙倚纳清观,蹁跹意已追鸿鹄。

仙官五千九百到,我亦悠然立于独。

雾收江际天接水,日动山尖光漾木。

倚楼拍手叫青天,一笑江横送飞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