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诗三十首·二十五

论诗三十首·二十五

[金朝] 元好问
乱后玄都失故基,看花诗在只堪悲。

刘郎也是人间客,枉向春风怨兔葵。
分类标签:评论组诗

赏析

  《戏赠看花诸君子》:刘禹锡此诗,通过人们在长安一所道观――玄都观看花这一生活琐事,讽刺了当时的朝廷新贵。这首诗表明上看诗描写人们去玄都观看桃花的情景,实质上却是讽刺当时权贵的。千树桃花,喻十年来由于投机而在政治上得意的新贵;看花人,喻趋炎附势、攀高结贵之徒。他们为了富贵利禄奔走权门,就如同在紫陌红尘中赶热闹看桃花一样。最后一句指出,这些权贵不过是我被排挤出外以后被提拔起来的罢了。这首诗中的轻蔑和讽刺是辛辣的,所以《旧唐书·刘禹锡传》说是“语涉讥刺”,《新唐书·刘禹锡传》说是“语讥忿”。

  《再游玄都观》这首诗是上一首的续篇。从表面上看,它只写玄都观中桃花盛衰存亡,实际上是旧事重提,象权贵挑战。桃花比新贵,种桃道士指打击革新运动的当权者。但是他们已经“树倒猢狲散”了,而被排挤的人,却又回来了,真是世事难料。诗人表现了不屈和乐观。所以,《旧唐书·刘禹锡传》说:“执政又闻诗序,滋不悦”,《新唐书·刘禹锡传》未引诗歌,却引出序中兔葵、燕麦等语尤为不满。

  这首诗是批评刘禹锡的《戏赠看花诸君子》和《再游玄都观》二诗及诗歌的怨刺问题。元好问论诗,主张温柔敦厚,明确反对直露刻薄的怨刺。在他众多的诗文禁忌中,就有“无狡讦”、“无为妾妇妒,无为仇敌谤伤”等形式戒条。他认为,即使有“不能自掩”的“伤谗疾恶不平之气”,也应该“责之愈深,其旨愈婉,怨之愈深,其辞愈缓”(《杨叔能小亨集引》)。

  在这首诗中,元好问实际上是继承前人的观点,批评《再游玄都观》及其诗序的怨刺失度。元好问认为,如果说刘禹锡的《戏赠看花诸君子》一诗是戏赠之作,尚无伤大雅,但《再游玄都观》一诗就怨刺失度了,尤其是诗序中所谓“重游玄都,荡然无复一树,唯有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耳”,将所有当权者斥为兔葵、燕麦,打击面太大,贬损太过,不免流于刻薄。前两句概括刘禹锡创作《再游玄都观》的背景,“乱后”指刘禹锡被贬十四年间皇权迭变、宦官专权、藩镇割据的动乱时局, “失故基”指刘禹锡诗前小序所说“荡然无复一树”的衰败景象,看花诗指《戏赠看花诸君子》一诗。这两句诗认为当时一切只值得悲伤,不应该再出怨刺之语。后两句是全诗的关键,“刘郎”一句,借用刘诗“前度刘郎今又来”之语,说刘禹锡也是凡人。“枉向”一句,拈出《再游玄都观》诗序为批评重点。“枉”是“错”的意思,与“枉著书生待鲁连”(《论诗三十首》)的“枉”字同意。两句连在一起,是说刘禹锡也是凡人,不能免俗,却错将所有人都指斥为东风中的兔葵、燕麦一类,加以嘲讽。可见,这首诗着重批评《再游玄都观》尤其是诗序的怨刺失当。

元好问

[金朝]

元好(hào)问(1190年8月10日—1257年10月12日),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至大蒙古国时期著名文学家、历史学家。元好问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文坛盟主,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他擅作诗、文、词、曲。其中以诗作成就最高,其“丧乱诗”尤为有名;其词为金代一朝之冠,可与两宋名家媲美;其散曲虽传世不多,但当时影响很大,有倡导之功。有《元遗山先生全集》、《中州集》。
► 元好问的诗文(541篇)

猜你喜欢

和江十浮光隐者

[宋代] 韩维
我本岩壑性,落身名利场。

譬如笼中鸟,飞举意不忘。

常恨此世人,与古不相方。

争名塞朝市,养志空岩房。

近闻二三子,卜筑淮山旁。

松柏手自种,夏阴郁苍苍。

晨钓淮上石,暮返林中堂。

琴樽自为乐,过是皆秕糠。

乃知天下士,未易一概量。

好事江夫子,慕之著辞章。

名落尘土间,清风何激扬。

安知后来者,不及董与黄。

默诵

[宋代] 宋庠
虚名三纪玷王朝,晚岁刚肠万虑销。

笃学自依袁伯业,醒狂谁比盖宽饶。

将旄烛日逢兵偃,隐谷连云负客招。

白首报恩虽竭节,拟留馀力事耕樵。

秋庭雨窗

[明代] 谢晋

纷纷黄叶下庭柯,夜永阴寒袭幔罗。灯影尚怜诗骨瘦,雨声偏向客窗多。

乡关有梦何时到,亲友无书半载过。坐久忽惊檐溜断,鸣蛩四壁助吟哦。

暑雨忆衢州一绝

[宋代] 苏籀
衣裳俎豆信华风,酒圣茶颠倚独松。

夏屋渠渠听聚雨,数寻竹外泻琤淙。

送范德煇赴缙云教谕兼简高则诚

[元朝] 陈基
不逐扁舟泛五湖,一官迢递缙云墟。

遗民世守轩辕鼎,博士家传魏国书。

夜月定闻邻县鹤,秋风莫忆故乡鱼。

到州为谢高书记,日日相思赋索居。

苏幕遮 赠张善道

[金朝] 马钰
耳门闻,心烦恼。日日忧愁,不觉容颜老。眼做看门招病早。口是祸门,德丧身亡了。鼻玄门,通大道。日用不勤,喘息绵绵好。传透九宫成至宝。久视长生,云步归蓬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