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石

枕石

[明代] 高攀龙

心同流水净,身与白云轻。
寂寂深山暮,微闻钟磬声。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

注释

我的心同流水一般纯净,我的身体如同云一般轻盈。

我陶醉在那迷人的晚景之中,只听到了断续的微弱的钟声。

高攀龙

[明代]

高攀龙(1562年 – 1626年),字存之,又字云从,江苏无锡人,世称“景逸先生”。明朝政治家、思想家,东林党领袖,“东林八君子”之一。著有《高子遗书》12卷等。万历十七年(1589年)中进士。后遇父丧归家守孝。天启六年(1626年)三月,高攀龙不堪屈辱,投水自尽,时年六十四岁。崇祯初年(1628年),朝廷为高攀龙平反,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谥“忠宪”。
► 高攀龙的诗文(111篇)

更多

画意四首 其四

[元朝] 马臻

缘溪路滑蹇驴迟,水色山光总入诗。还胜襄阳孟夫子,满身风雪灞桥时。

进即心即佛非心非佛颂

[宋代] 释德光
即心即佛无蹊径,非佛非心有变通。

直下两头俱透脱,新甸不在海门东。

过郑吏部墓 其一

[明代] 徐熥

荒坟不计年,过客泪潸然。朽骨藏于此,吟魂何处边。

野狐啼暮雨,石马卧秋烟。安得斯人起,重令大雅传。

北邙吊古

[明代] 邓云霄

洛阳城里歌钟起,北邙松风徒聒耳。当年生死异炎凉,此时人鬼随流水。

王侯陵墓尽皆空,一望童山夕照中。传语樵儿须爱惜,且留残树伫悲风。

由玉河复至玉泉 其二

[清朝] 弘历

卧波桥影亘银川,寒食风轻稳度船。赐火那须资蜡烛,绿榆无树不新烟。

浮天阁 其二

[宋代] 苏庠

玉蟾飞入水晶宫,万顷琉璃碎晚风。诗就云归不知处,断山零落有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