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颂·有客

周颂·有客

[先秦] 佚名

有客有客,亦白其马。有萋有且,敦琢其旅。有客宿宿,有客信信。

言授之絷,以絷其马。薄言追之,左右绥之。既有淫威,降福孔夷。

分类标签:诗经宴会乐歌

注释

译文

远方客人来造访,驾车白马真健壮。随从人员众且多,个个品德都贤良。客人已经住两天,多住几天增感情。给他拿条绊马索,斑竹马儿不让行。客人走时远远送,左右热情慰劳他。既用大德来待客,上天降福多又大。

注释

客:指宋微子。周既灭商,封微子于宋,以祀其先王,微子来朝祖庙,周以客礼待之,故称为客。

亦白其马:亦,语助词。白为纯洁之色,殷商尚白,以白马为美,故来朝作客也乘白马。一说白马是客人带来的礼物。

有萋有且(jū):即“萋萋且且”,形容随从众多的样子。

敦琢:意为雕琢,有选择美好之意。雕琢本为治玉之名,这里形容其随从众臣都是贤者。旅:通“侣”,指伴随微子的宋国大夫。

宿宿:住一夜谓之“宿”,宿而又宿,则是两夜。

信信:住两夜(再宿)谓之“信”。或谓宿宿为再宿,信信为再信,亦可通。

言:语助词。授之絷(zhí):给他绳索。絷,绳索。

絷:本义为绳索,用作动词。此处是说给他绳索,绊住马足,表示要留住客人。

薄言:发语词。追:意为饯行,也可以解为追送。

左右:指天子之左右群臣。绥之:安抚客人。

淫:盛,大。威:德。淫威,意谓大德,含厚待之义。

孔:甚,很。夷:大。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767-768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676-678

赏析

  此诗第一节首二句云:“有客有客,亦白其马。”写微子朝周时所乘的是白色之马。因宋为先代之后,于周为客,故不以臣礼待之,如古史所称舜受尧禅,待尧子丹朱以宾礼,称为“虞宾”,用意相同。殷人尚白,微子来朝乘白色之马,这也是不忘其先代的表现,这一细节,说明在周代受封之宋国,还能保持殷代制度,故微子来朝助祭于祖庙,谓之“周宾”可也。“有萋有且,敦琢其旅”,写微子来朝时,随从之众。这两句表明微子来朝时,其众多随从都是经过选择的品德无瑕的人。这一小节写得很庄重,写客人之来,从乘马、随从等具体情节来表现,以示客至之欢欣,可谓得体。

  第二小节四句,写客人的停留。“有客宿宿,有客信信。”一宿曰宿,再宿曰信,叠用“宿宿信信”,表示住了好几天。客人停留多日,可见主人待客甚厚,礼遇甚隆。“言授之絷,以絷其马”,表明主人多方殷殷留客。这两句写留客之意甚坚,甚至想用绳索拴住客人的马。这和后来汉代陈遵留客,把客人的车辖投入井中的用意,极为相似。把客人的马用绳索拴住,不让他走,用笔之妙也恰到好处。

  最后一小节四句写客人临去,主人为之饯行。其诗曰:“薄言追之,左右绥之。”在饯行的过程中,周王的左右群臣,也参加慰送,可见礼仪周到。下二句云:“既有淫威,降福孔夷”。言微子朝周,既已受到大德的厚待,上天所降给他的福祉,也必然更大,以此作颂歌的结语,既以表示周代对殷商后裔的宽宏,亦以勉慰微子,安于“虞宾”之位,将来必能得到更多的礼遇也。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676-678

更多

嘉禾百咏·景龙楼

[宋代] 张尧同
千秋传异彩,百尺护雕阑。

欲识金龙瑞,丹霄试仰看。

有方叔材用余和薛云屋歌见贻次韵奉酬

[宋代] 戴炳

江湖前辈尽,何敢易言诗。鼠璞元非玉,蛛罗不是丝。

池塘生草处,风雪跨驴时。此是真吟境,从来几个知。

题许仙师院

[唐代] 韦庄
地古多乔木,游人到且吟。院开金锁涩,门映绿篁深。

山色不离眼,鹤声长在琴。往来谁与熟,乳鹿住前林。

次韵梁权郡喜雪

[宋代] 方岳
晓听炉亭泻竹声,老仙呵墨已诗成。

春连宇宙开皇极,天与君王作太平。

草木有生皆润泽,山河无处不清明。

寒蓑莫袖垂纶手,万里长江一艇横。

晓出洪泽霜晴风顺

[宋代] 杨万里
又从洪泽泝清淮,积雨连宵晓顿开。

霜冻水涯如雪厚,波摇日影入船来。

辛勤送客了未了,珍重顺风催复催。

明早都梁各分手,顺风便借一帆回。

青猿

[宋代] 王禹偁
小仆如猿狖,贫家备指呼。

未堪随马足,已惯典鱼须。

时洗尘侵砚,闲收雨滴图。

归田如有计,留负酒胡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