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邑道中

襄邑道中

[宋代] 陈与义

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堤半日风。
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纪行写云

翻译

译文

两岸原野落花缤纷,将船只都映红,沿着长满榆树的大堤,半日工夫就到了百里以外的地方。

躺卧在船上望着满天白云 ,它们好像都纹丝不动,却不知道云和我都在向东行前进。

注释

襄邑:今河南省睢(suī)县,在开封(北宋京城)东南150里,惠济河从境内通过。

榆堤:栽满榆树的河堤。

不知:不知道。

俱东: 俱: 一起 指一起向东。

参考资料:

1、傅德岷 .《唐宋诗鉴赏辞典》 :崇文书局 ,2005 .

赏析

  此诗通过对乘船东行,河两岸上原野落花缤纷,随风飞舞等景物的描述,表达了诗人这次远行,非常轻松畅快,心旷神怡。

  全诗写坐船行进于襄邑水路的情景。首句写两岸飞花,一望通红,把作者所坐的船都照红了。用“红”字形容“飞花”的颜色,这是“显色字”,诗中常用;但这里却用得很别致。花是“红”的,这是本色;船本不红,被花照“红”,这是染色。作者不说“飞花”红而说飞花“照船红”,于染色中见本色,则“两岸”与“船”,都被“红”光所笼罩。

  次句也写了颜色:“榆堤”,是长满榆树的堤岸;“飞花两岸”,表明是春末夏初季节,两岸榆树,自然是一派新绿。只说“榆堤”而绿色已暗寓其中,这叫“隐色字”。与首句配合,红绿映衬,色彩何等明丽!次句的重点还在写“风”。“百里”是说路长,“半日”是说时短,在明丽的景色中行进的小“船”只用“半日”时间就把“百里榆堤”抛在后面,表明那“风”是顺风。作者只用七个字既表现了绿榆夹岸的美景,又从路长与时短的对比中突出地赞美了一路顺风,而船中人的喜悦心情,也洋溢于字里行间。

  古人行船,最怕逆风。作者既遇顺风,便安心地“卧”在船上欣赏一路风光:看两岸,飞花、榆堤,不断后移;看天上的“云”,却并未随之而动。作者明知船行甚速,如果天上的“云”真的不动,那么在“卧看”之时就应像“榆堤”那样不断后移。于是,作者恍然大悟:原来天上的云和自己一样朝东方前进。

  作者坐小船赶路,最关心的是风向、风速。这首小诗,通篇都贯串一个“风”字。全诗以“飞花”领起,一开头便写“风”。如果没有“风”,“花”就不会“飞”。次句出“风”字,写既是顺风,风速又大。三、四两句,通过仰卧看云表现闲适心情,妙在通过看云的感受在第二句描写的基础上进一步验证了既遇顺风、风速又大,而作者的闲适之情,也得到了进一步的表现。应该看到,三、四两句也写“风”,如果不是既遇顺风、风速又大,那么天上的云便不会与船同步前进,移动得如此迅疾。以“卧看满天云不动”的错觉反衬“云与我俱东”的实际,获得了出人意外的艺术效果。

参考资料:

1、霍松林 .《唐音阁鉴赏集》 :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0 .

陈与义

[宋代]

陈与义(1090-1138),字去非,号简斋,汉族,其先祖居京兆,自曾祖陈希亮迁居洛阳,故为宋代河南洛阳人(现在属河南)。他生于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卒于南宋宋高宗绍兴八年(1138年)。北宋末,南宋初年的杰出诗人,同时也工于填词。其词存于今者虽仅十余首,却别具风格,尤近于苏东坡,语意超绝,笔力横空,疏朗明快,自然浑成,著有《简斋集》。
► 陈与义的诗文(597篇)

其他诗文

观弈图

[元朝] 贡性之

笑杀王郎底事痴,斧柯烂尽不曾知。却抛尘世无穷乐,只博山中一局棋。

和前韵

[宋代] 刘攽

雪寒常怯月边朝,乍起东风拂敝貂。银胜綵幡分节物,宿云晨雾凝璇霄。

君为特达千金璧,我是衰迟百尺条。叩缶乌乌聊快耳,宁知报响得咸韶。

东嘉风士

[宋代] 释文珦
山水知我旧永嘉,谢池千古湛清华。

四郊风土宜柑树,百里官河尽藕花。

鸦鹭共栖江面石,渔商分泊渡头沙。

他年若向中川住,管定清游少在家。

绿意/疏影·新绿

[清朝] 姚燮

阑干六六。有鹧鸪宛转,吟到愁曲。褪尽缃桃,春隔黄昏,苔花飐上屏烛。

芭蕉未听西窗雨,早满榻,凉阴如沐。问柳娘、晓理鸾梳,鬓底几丝烟续。

水调歌头(次韵高才卿恭叔见贻生日因以为寿)

[宋代] 魏了翁
桃李眩春昼,松柏傲霜时。春妍不必皆是,晚秀未为非。画斧河边瘴雾,叱驭关前险阻,马竭复人疲。胡不效侪等,趣取好官为。

居之安,于胥乐,咏而归。毡裘鴂舌成市,书史俨相围。月淡秋亭烽影,日静春斋铃索,未听杜鹃啼。美酒无深巷,莫道不吾知。

雪後寻梅偶得绝句十首

[宋代] 陆游
雪晴萧散曳筇枝,小坞寻梅正及时。

临水登山一年恨,十分说似要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