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陈风·东门之池

国风·陈风·东门之池

[先秦] 佚名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

分类标签:诗经劳动

翻译

译文

东门外面护城池,可以用作沤麻塘。美丽善良三姑娘,可以和她相对唱。

东门外面护城池,可以用作沤纻塘。美丽善良三姑娘,可以聊天话家常。

东门外面护城池,可以用作浸纻塘。美丽善良三姑娘,可以和她诉衷肠。

注释

池:护城河。一说水池。

沤(òu):长时间用水浸泡。纺麻之前先用水将其泡软,才能剥下麻皮,用以织麻布。

淑:善,美。一作“叔”,指排行第三。姬:周之姓。一说是古代对妇女的美称。

晤(wù)歌:用歌声互相唱和,即对歌。

纻(zhù):同“苎”,苎麻。多年生草本植物,茎皮含纤维质,可做绳,可织布。

晤语:对话。

菅(jiān):菅草。芦荻一类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其茎浸渍剥取后可以编草鞋。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71-273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68-270

赏析

  这是一首欢快的劳动对歌。可以想像,这种场面,时至今日,还屡见不鲜。沤麻的水,是有相当强烈的臭味的。长久浸泡的麻,从水中捞出,洗去泡出的浆液,剥离麻皮,是一种相当艰苦的劳动。但是,在这艰苦的劳动中,小伙子能和自己钟爱的姑娘在一起,又说又唱,心情就大不同了。艰苦的劳动变成温馨的相聚,歌声充满欢乐之情。

  全诗三章十二句,其实只是一个意思,一章已经把全部意思包容了。二、三章只是复沓。而复沓,相同或相近意义的字语反复吟唱,正是中国民歌传统的语言形式。这种反复吟唱,既表现劳动青年感情的纯朴强烈,又以复沓的手段加强诗歌的主题。这种方式,一直沿用到现代。如果说变化,三章只换三个字,一个沤的对象不只是麻,还有苎麻菅草;一个是晤的形式变了,还有言来语去。这说明随着劳动过程的延续,爱情的温度也在渐渐提升。

  诗以浸泡麻起兴,不仅写明情感发生的地点,也暗示了情感在交流中的加深,麻可泡软,正意味情意的深厚,而根本的还在于两人可以相“晤”,有情感的相互对话的基础。

  大麻、纻麻经过揉洗梳理之后,得到比较长而耐磨的纤维,成为古时人们衣料的主要原料,织成麻布,裁制衣服。白色麻布制成的衣服,不加彩饰,叫深衣,是诸侯、大夫、士日常所穿;洗漂不白,保留麻色的粗麻布,就是劳动者的衣料。因此,每年种植、浸洗、梳理大麻、芝麻,是春秋前后很长历史时期农村主要劳动内容之一。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71-273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68-270

随机看看

望天台山二绝 其二

[宋代] 陈恬

气骤烟云速,风飞山岳摧。神游八极表,何必访天台。

再题惠山园八景 其二 墨妙轩

[清朝] 弘历

苕璆法宝萃千年,四壁风华总道诠。朝暮云烟相荟蔚,游丝灯影契天然。

复古诗首句云独步复静坐辄继二章·独步

[宋代] 司马光
踽踽出东轩,徐徐步小园。

何须从吏卒,亦不引儿孙。

蹑屐寻莎径,携筇拨水源。

愁闻俗客到,唯说市朝喧。

奉和滁州九咏九首并序 其二 游琅琊山

[宋代] 曾巩

飞光洗积雪,南山露崔嵬。长淮水未绿,深坞花已开。

远闻山中泉,隐若冰谷摧。初谁爱苍翠,排空结楼台?

䡾䡾架梁栋,辉辉刻琼瑰。先生鸾凤姿,未免燕雀猜。

飞鸣失其所,徘徊此山隈。万事于人身,九州一浮埃。

所要挟道德,不愧丘与回。先生逐二子,谁能计垠崖?

所怀虽未写,所适在欢咍。为语幕下士,殷勤羞瓮醅。

嘉禾八咏·苏小小墓

[宋代] 陆蒙老
瑶台归去鹤空还,一曲霓裳落世间。

秋雨几番黄叶落,朝云应欠到香山。

猛虎行

[元朝] 周巽

疾风撼林木,空谷来啸声。秋气何肃杀,于菟晚纵横。

眈眈掉尾相逐行,一兽咆哮百兽惊。玉爪拳钩蹴冰裂,金精夹镜流电明。

磨牙吮血食人肉,威势惨酷伤群生。荒野云深山月黑,猿啼老树寒萧瑟。

冯妇回头不下车,李广弯弓空裂石。郊原千里绝人行,近郭时时见其迹。

呜呼安得政化如刘琨,虎北渡河风俗淳。外户夜开无吠犬,耕桑共乐江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