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家临九江水

长干行·家临九江水

[唐代] 崔颢
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

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
分类标签:唐诗三百首女子热爱家乡

注释

译文

我的家临近九江边,来来往往都在九江附近。

你和我同是长干人,从小不相识真是很遗憾。

注释

长干行:乐府曲名。是长干里一带的民歌,长干里在今江苏省南京市南面。

临:靠近。

九江:原指长江浔阳一段,此泛指长江。

生小:自小,从小时候起。

赏析

  这首抒情诗抓住了人生片断中富有戏剧性的一刹那,用白描的手法,寥寥几笔,就使人物、场景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诗歌在语言上平白如话。从字面上看一览无余,是一个女子同一个男子江上偶遇的对话。流淌在字里行间的千百年来人类社会共同认同的美好的情感——深深的眷念家乡的感情让它获得了流传至今的生命力。

  在封建时代,男女授受不亲,一个舟行女子只因听到乡音,觉得可能是同乡,便全然不顾忌封建礼教的拘束而停舟相问,可见其心情的急切。而迫不及待地自报家门,十分生动地表现了她盼望见到同乡的喜出望外的心情。这是因为乡音让她感到亲切,乡音让她产生要见到家乡亲人的冲动。这一切都缘于对家乡的爱恋。

  男子的答话是“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话虽是出自男子之口,却是对俩人共同的飘泊生涯的叹息,是长年流落在外的无奈。这叹息也是缘于对家乡的爱恋。

  诗人捕捉住一个生活场景,用白描手法抒写人们热爱家乡的情感,既含蓄又生动,饶有生活趣味。

崔颢

[唐代]

崔颢(hào)(704—754),汴州(今河南开封市)人,唐代诗人。唐玄宗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进士,官至太仆寺丞,天宝中为司勋员外郎。最为人称道的是他那首《黄鹤楼》,据说李白为之搁笔,曾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赞叹。《全唐诗》收录诗四十二首。他秉性耿直,才思敏捷,其作品激昂豪放,气势宏伟,著有《崔颢集》。
► 崔颢的诗文(50篇)

其他诗文

邀田御宿李念腾饮映碧园次御宿韵 其二

[明代] 孙传庭

爱我城南近水台,招携此亦胜游哉。拈樽坐上飞元屑,纵屐花间破碧苔。

爽气忽来风乍入,烟光欲散雨初回。渐看溪月涵清影,既醉何妨更一杯。

送阆州驻泊荆供奉

[宋代] 梅尧臣
青天不可上,蜀道未尝行。

每说褒斜险,唯闻猿鸟声。

去为千里客,自握一方兵。

所重恩威立,无将远戍轻。

送庆颜禅者

[宋代] 释重顯
岩桂风清香露滴,定起高秋映虚碧。

断云不是归帝乡,飞落人间有谁识。

绣薄眉

[宋代] 佚名
化愚鲁。抛离火院夫儿女。凭慧剑、斩断三涂。人我山崩,是非海己枯。旧业消除,新殃不做。

同阎开府浮檀鹿职方乾岳沈职方彦威杜武库培

[明代] 孙承宗
真个家居好,纤儿自不关。

遍寻遗父老,一指旧江山。

野寺无僧住,空城有鸟还。

潮回应寂寞,胡骑下孱颜。

情久长·锁窗夜永

[宋代] 吕渭老
锁窗夜永,无聊尽作伤心句。甚近日、带红移眼,梨脸择雨。春心偿未足,怎忍听、啼血催归杜宇。暮帆挂、沈沈暝色,衮衮长江,流不尽、来无据。点检风光,岁月今如许。趁此际、浦花汀草,一棹东去。云窗雾阁,洞天晓、同作烟霞伴侣。算谁见、梅帘醉梦,柳陌晴游,应未许、春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