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唐代] 李白

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
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

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
白鸥闲不去,争拂酒筵飞。

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分类标签:记游宴饮组诗

翻译

译文

今日与我家贤侍郎共为竹林之宴饮,就像阮咸与叔父阮籍一样。酒过三杯,请容许我酒醉之后高迈不羁之态。

船上齐唱行船之歌,我们乘着月色自湖心泛舟而归。湖面上白鸥悠闲不远飞,倒是争相在我们酒筵的上方盘旋飞翔。

把君山削去该有多好,可让洞庭湖水平铺开去望而无边。巴陵的美酒饮不尽,共同醉倒于洞庭湖的秋天。

注释

竹林宴:用阮籍、阮咸叔侄同饮于竹林事,《晋书·阮籍传》“(阮)咸任达不拘,与叔父籍为竹林之游。”此以阮咸自喻,以阮籍比李晔。

小阮:即阮咸,与阮籍相对,故称小阮。

桡乐:谓舟子行船之歌。挠:舟揖也。

刬却:削去。君山:—名洞庭山、湘山。位于洞庭湖中。

湘水:洞庭湖主要由湘江潴成,此处即是指洞庭湖水。

巴陵:岳州唐时曾改为巴陵郡,治所即今湖南岳阳。

参考资料:

1、詹福瑞 等 .李白诗全译 .石家庄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747-749 .

赏析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是李白的一组纪游诗。它由三首五言绝句 组成。三首均可独立成章,其中第三首,更是具有独特构思的抒情绝唱。

  第一首:“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借用阮咸与叔父阮籍的典故,暗寓李白与族叔李晔共为竹林之宴饮,同为仕途不通的同怜人,以阮咸自喻,以阮籍比作李晔。“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讲述李白欲借酒消愁,排遣心中的愁绪。

  第二首:“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白鸥闲不去,争拂酒筵飞。”描绘出一幅酒船管弦齐奏、皓月浮光静影沉璧、白鸥盘旋飞翔的湖上美景图。四句诗句前后片浑然一体,自然流畅,毫无滞涩之感,音情顿挫之中透出豪放雄奇的气势,诗意意境开阔,动静虚实,相映成趣。

  第三首:“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铲去挡住湘水一泻千里直奔长江大海的君山,就好像李白想铲去人生道路上的坎坷障碍。“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既是自然景色的绝妙的写照,又是诗人思想感情的曲折的流露,流露出他也希望象洞庭湖的秋天一样,用洞庭湖水似的无穷尽的酒来尽情一醉,借以冲去积压在心头的愁闷。

  这首诗,前后两种奇想,表面上似乎各自独立,实际上却有着内在联系。联系它们的纽带就是诗人壮志未酬的千古愁、万古愤。酒和诗都是诗人借以抒愤懑、豁胸襟的手段。诗人运用独特的想像,不假安排,自然拈出“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的诗句。“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句设喻巧妙,令人回味。只有处在这种心情下的李白,才能产生这样奇特的想象;也只有这样奇特的想象,才能充分表达此时此际李白的心情。

参考资料:

1、《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324-325页

李白

[唐代]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 李白的诗文(1140篇)

随机看看

心远堂

[明代] 李东阳

晚向青油幕下归,宦游不与意相违。山林岂独容高枕,尘土何曾着衮衣。

近海秋帆风力健,溯空晴鹤羽毛稀。终南捷径翻能近,今昨谁堪校是非。

得乡书

[宋代] 吴芾
闻道交亲知我还,欢迎竞欲越乡关。

我于乡里初无补,又复劳人只汗颜。

送陈参政汝忠还任太原

[明代] 谢榛

邺城春酒共跻攀,芳草相违一怆颜。北极云开燕道路,中原天划晋河山。

宦情独感星霜下,国计长忧战伐间。后夜月明千里梦,随君西度马陵关。

孝宗皇帝灵驾发引诗 其二

[宋代] 蔡戡

舜禹相传日,元非倦万几。慈闱躬至养,别殿奉遗衣。

易月心何忍,通丧礼不违。煌煌新庙号,万古播音徽。

题雪霁望弁山图

[宋代] 钱选
眼前触物动成冰,冻笔频枯字不成。

独坐火炉煨酒吃,细听扑簌打窗声。

七夕赋咏成篇

[唐代] 陆敬
夙驾鸣鸾启阊阖,霓裳遥裔俨天津。五明霜纨开羽扇,

百和香车动画轮。婉娈夜分能几许,靓妆冶服为谁新。

片时欢娱自有极,已复长望隔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