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许州

过许州

[清朝] 沈德潜
到处陂塘决决流,垂杨百里罨平畴。

行人便觉须眉绿,一路蝉声过许州。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旅途写景愉悦

翻译

译文

池塘里流着清水,垂柳罨覆着平野。到处一片翠绿,满眼都是生机。

使人觉得仿佛胡须眉毛都被染绿了,一路蝉声陪伴我走过许州。

注释

许州:今河南许昌。

决决:流水声。陂(bēi)塘:池塘。

罨(yǎn):覆盖。平畴:平整的田地。

行人:出行人。此处指自己。

赏析

  过许州时,诗人身处绵延百里的柳荫道中,碧青的池水,翠绿的垂杨,周围一片绿色,他甚至觉得连自己的胡须、眉毛也被这美好的景色染绿了,这使他感到十分赏心悦目。而一路知了的欢快叫声,更增添了他的愉悦之情,使他非常轻松地在不知不觉中过了许州。

  这首诗无论是写自然景物,还是写自己的真情实感,都是些类乎村夫野老之语从心底自然流出,没有丝毫雕琢痕迹。但只要静气按节,密咏恬吟,就会涵濡深悟其妙,真可谓是“语淡而味终不薄”。第一句“到处陂塘决决流”,是从听觉角度写池塘美妙的流水声。“决决”,流也,见《广雅释训》,王念孙疏证:“《说文》:‘决,行流也。’重言之则曰‘决决’;‘决决’,水貌也。”韦应物的《县斋诗》有“决决水泉动”之句,范成大的《喜雨诗》有“流渠决决绕幽居”之句。诗人用“决决”一词来攀写潺潺的流水声,不仅穷其声音,而且形神毕现,那种水流的状态,如一群孩童你追我逐,如几十只鸭子争相戏水,哗哗的水声和欢声笑语相互融合,那的确是一幅非常绚丽的图画。而后两句诗动静结合,情景交融,是诗,也是画,足以引人扬首展眉、心旷神怡。末尾一句,表达了诗人轻快的心情,听着蝉声好像忘掉了旅途的劳累。

沈德潜

[清朝]

沈德潜(1673~1769 )字确士,号归愚,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清代诗人。乾隆元年(1736)荐举博学鸿词科,乾隆四年(1739)成进士,曾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为叶燮门人,论诗主格调,提倡温柔敦厚之诗教。其诗多歌功颂德之作,但少数篇章对民间疾苦有所反映。所著有《沈归愚诗文全集》。又选有《古诗源》、《唐诗别裁》、《明诗别裁》、《清诗别裁》等,流传颇广。
► 沈德潜的诗文(53篇)

随机看看

重题郑氏东亭(在新安界)

[唐代] 杜甫
华亭入翠微,秋日乱清晖。崩石欹山树,清涟曳水衣。

紫鳞冲岸跃,苍隼护巢归。向晚寻征路,残云傍马飞。

述怀三十韵,送九弟任畦还里门

[清朝] 孙元衡

三年守海东,中土断音信。送子归故山,言也何能讱。

当其入门时,亲知来问讯。子为我具陈,履危非处顺。

遇事尽邅回,逢人寡豪俊。秋冬风则盲,春夏地屡震。

涤涤俯山川,嗷嗷叹饥馑。仳离新寡妻,踯躅老田畯。

告籴缓流亡,省刑佐蠲赈。蔀屋甫安堵,戎行启潜衅。

偶语沸平沙,兵声骚巨镇。杂乱犬羊群,奔腾鱼鸟阵。

稍已搴赤旗,幸未露白刃。事以臧获败,情由将帅吝。

桑林感成汤,干羽庆虞舜。甲冑逾丁年,霜根入愁鬓。

波浪阻层洋,荆榛莽千仞。游鱼因鳞鬣,飞骑失神骏。

问涂身在悬,内顾疾如疢。乡国如已无,慈闱安得觐。

梦沈先垄云,魂痛诸兄榇。异域颓朽株,饥颜萎夕蕣。

老奴迫壮役,一子生百慎。毫釐身自轻,升斗禄徒徇。

素不染而污,坚恒磨以磷。泾气郁为蒸,炎威毒不烬。

衣衾蛊鼠侵,膏血蚊蚁趁。深嗟白驹隙,久厄黄杨闰。

愿子默识之,艰虞此其仅。长梢维劲风,大海势方振。

壶乾一挥手,猎猎风帆迅。

暮春写怀四绝

[明代] 刘炳
扬州书记鬓苍苍,每向春归欲断肠。

剩欲典衣酤酒饮,风流无复少年狂。

偶题三首

[唐代] 司空图
浮世悠悠旋一空,多情偏解挫英雄。

风光只在歌声里,不必楼前万树红。

小池随事有风荷,烧酹倾壶一曲歌。

欲待秋塘擎露看,自怜生意已无多。

辽阳音信近来稀,纵有虚传逼节归。

永日无人新睡觉,小窗晴暖螖虫飞。

浪淘沙

[清朝] 许禧身

楼阁五云中。七宝玲珑。重归天上不相同。忽忆外家诸女伴,絮语东风。

贺新郎 席上呈芝麓先生仍用前韵

[清朝] 陈维崧

打鼓船将发。看水面、怒涛似屋,巨鱼如阙。一路推篷吹笛去,无数苇花摇雪。

忘不了、朱门皓月。万里沙昏闻雁叫,料孤眠、白尽离人发。

回首望,谢家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