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门

墓门

[先秦] 佚名

墓门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国人知之。知而不已,谁昔然矣。
墓门有梅,有鸮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讯之。讯予不顾,颠倒思予。

分类标签:诗经怨刺

注释

译文

你家墓道门前长满酸枣枝,挥动起铁斧就可以铲除掉。你这坏了良心的昏庸君啊,全国上下谁不知哪个不晓!知道了你也不肯悬崖勒马,这些罪孽也不是一天所造!

你家墓道门前长满酸枣枝,有群夜猫子栖落在枝头叫。你这坏了良心的奸佞臣啊,听我们唱起民谣把你警告!唱归唱你根本不听这一套,被打倒了才想起咱的忠告!

注释

墓门:墓道的门。一说陈国城名。

棘:酸枣树。

斯:析,劈开,砍掉。

夫:这个人,指陈陀。

知而不已:尽管尽人皆知,他却依然如故。

谁昔:往昔,由来已久。然:这样。

梅:梅树。一说梅即棘,梅古文作“槑”,与棘形近,遂致误。

鸮(xiāo):猫头鹰,古人认为是恶鸟。萃:集,栖息。

讯:借作“谇”(suì),斥责,告诫。

顾:管,在意。

颠倒:跌倒。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74-27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71-273

赏析

  由于《毛诗序》中有“陈佗无良师傅,以至于不义,恶加于万民焉”数语,郑笺孔疏曲为之说,遂生出了歧义。诗中的“夫”,即彼,犹言那个人,就是指陈佗,但毛传却释为:“夫,傅相也。”郑笺则云:“陈佗之师傅不善,群臣皆知之,”“国人皆知其(按指师傅)有罪恶而不诛退,终致祸难。”孔疏进一步发挥道:“陈佗亡身不明,由希(稀)睹良师之教,故有此恶……故又戒之云:‘汝之师傅不善,国内之人皆知之矣,何以不退去之乎?’欲其退恶傅就良师也。”经过这样的曲解,这首诗的矛头所向就从陈佗转到了他的师傅身上。孔疏一方面称陈佗之恶“由其师傅不良,故至于此”,一方面又称“故作此诗以刺佗”,明显地不能自圆其说。郑笺云:“不义者谓弑君而自立。”孔疏谓:“不义之大,莫大于弑君也。……陈佗弑君自立之事也。……陈佗所杀大子免,而谓之弑君者,以免为大子,其父卒,免当代父为君,陈佗杀之而取国,故以弑君言之。”既肯定陈佗为窃国弑君之元凶,罪莫大焉,而又归咎于师傅之不良,期望陈佗诛退恶师,悬崖勒马。这种荒谬的伦理逻辑只能暴露出笺疏作者为统治者开脱罪责的意图,统治者即使有弑逆之行,也要让别人为之承担罪责,这或许是温柔敦厚的诗教使然。胡承珙《毛诗后笺》指出:“若在桓公卒后,则佗已身为大逆,而尚鳃鳃然追咎于其傅之不良,纵罪魁而诛党恶,无此断狱之法。”

  在宋代兴起的独立解经的疑古风气中,有些学者已经认识到传疏的曲解之处。苏辙在其《诗集传》中即已指出:“桓公之世,陈人知佗之不臣矣,而桓公不去,以及于乱。是以国人追咎桓公,以为智不及其后,故以《墓门》刺焉。夫,指陈佗也。佗之不良,国人莫不知之;知之而不去,昔者谁为此乎?”姚际恒称苏氏“可谓善说此诗矣”(《诗经通论》),吴闿生《诗意会通》也指出《毛诗序》“无良师傅云者”,“与诗‘夫也不良’句初不相蒙,而拘者遂以‘夫’为斥傅相,此陋儒之妄解”,“诗既刺佗,‘夫也不良’自指佗言,岂有以斥师傅之理?子由正之,是矣”。在说诗者中也有不泥定此诗为刺陈佗者,如朱熹《诗集传》即称:“所谓‘不良’之人,亦不知其何所指也。”崔述《读风偶识》也认为“以《墓门》为刺陈佗则绝不类”,“此必别有所刺之人,既失其传,而序遂强以佗当之耳”。

  作为一首政治讽刺诗,此诗仅两章十二句,短小精悍,四字齐言的诗句斩截顿挫,传达出指斥告戒的口吻。两章的开头以动植物起兴,其象征意义耐人寻味,表现出诗人对恶势力的鄙夷、痛斥,但国家依然坏人当道,多行不义,故每章的四、五两句以“顶针”手法将诗意推进一层,转为感叹,忧国之意可感。此诗可谓在率直指斥中不乏含蓄深沉。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71-273

随机看看

寄惠州弟

[宋代] 文天祥
五十年兄弟,一朝生别离。

雁行长已矣,马足远何之。

葬骨知无地,论心更有谁。

亲丧君自尽,犹子是吾儿。

甲戌除夕

[清朝] 陈曾寿

云净风微自悄寒,焚香无语对椒盘。乐非君实还成独,诗远梅翁却带酸。

早识殊途分壮罔,晚知有味说金兰。神伤帷幄枫香好,梦想扶摇万里抟。

徵招调中腔 冰雪兼旬试灯前一夕始有春意

[清朝] 陈维崧

是谁错料春光黠,费几许、东皇周折。昨始绣完半丝儿,觉暖红、上双颊。

雏暄嫩煦增妍悦,似乍嫁、新娘生怯。小糁树边一些春,已渐滑、小禽舌。

西湖竹枝歌(九首。一作“小临海曲”)

[元朝] 杨维桢
鹿头湖船唱郝郎,船头不宿野鸳鸯。

为郎歌舞为郎死,不怕真珠成斗量。

六祖传付偈颂 其十三 初祖

[宋代] 黄裳

万枝灯,千江月,一灯传,一月摄。莫知根种有虚空,祇见祥光无断绝。

三千世界掌中知,百亿化身天下说。秘密岂当容易谈,一臂尤轻冷欺雪。

策马出郭门

[元朝] 吴克恭

策马出郭门,杖剑歌载驰。河水北洋洋,太行东巍巍。

风吹白日暝,死者横路岐。传闻多杀伤,瑟怆神魂飞。

心御丈夫诺,手握千金资。直前且不顾,讵以祸福移。

人生贵同类,所独哀流离。迫此苦寒节,悠悠仆夫饥。

下马知马劳,上马忧马迟。虽不通马语,情事谅庶几。

落日古战场,往往令人悲。岂意霄壤间,我行今践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