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思

凉思

[唐代] 李商隐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永怀当此节,倚立自移时。

北斗兼春远,南陵寓使迟。天涯占梦数,疑误有新知。
分类标签:唐诗三百首愁思

注释

译文

当初你离去时春潮漫平栏杆;如今秋蝉不鸣露水挂满树枝。

我永远怀念当时那美好时节;今日重倚槛前不觉时光流逝。

你北方的住处像春天般遥远;我在南陵嫌送信人来得太迟。

远隔天涯我屡次占卜着美梦;疑心你有新交而把老友忘记。

注释

凄凉的思绪。唐李贺《昌谷诗》:“鸿珑数铃响,羁臣发凉思。”

槛(jiàn):栏杆。

蝉休:蝉声停止,指夜深。

永怀:即长想,长久思念。《诗经·周南·卷耳》:“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此节:此刻。

倚立:意谓今日重立槛前,时节已由春而秋。移时:历时、经时。即时间流过,经历一段时间。《后汉书·吴祐传》:“祐越坛共小史雍丘、黄真欢语移时,与结友而别。”

北斗:即北斗星,因为它屹立天极,众星围绕转动,古人常用来比喻君主,这里指皇帝驻居的京城长安。

兼春:即兼年,两年。

南陵:今安徽南陵县,唐时属宣州。此指作者怀客之地。寓使:指传书的使者。寓:寄,托。

占梦:占卜梦境,卜度梦的吉凶。《诗经·小雅·正月》:“召彼故老,讯之占梦。”郑玄笺:“召之不问政事,但问占梦,不尚道德而信徵祥之甚。”数:屡次。

新知:新结交的知己。语本《楚辞·九歌·少司命》:“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赏析

  这是写诗人初秋夜晚的一段愁思。

  首联写愁思产生的环境。访客已经离去,池水涨平了栏槛,知了停止噪鸣,清露挂满树枝,好一幅水亭秋夜的清凉图景!但是,诗句的胜处不光在于写景真切,它还细致地传达出诗人心理感受的微妙变化。如“客去”与“波平槛”,本来是互不相关的两件事,为什么要连在一起叙述呢?细细推敲,大有道理。大凡人在热闹之中,是不会去注意夜晚池塘涨水这类细节的。只有当客人告退、孤身独坐时,才会突然发现:哟,怎么不知不觉间面前的水波已涨得这么高了!同样,鸣蝉与滴露也是生活里的常事,也只有在陡然清静下来心绪无聊时,才会觉察到现象的变化。所以,这联写景实际上反映了诗人由闹至静后的特殊心境,为引起愁思作了铺垫。

  第二联开始,诗人的笔触由“凉”转入“思”。永怀,即长想。此节,此刻。移时,历时、经时。诗人的身影久久倚立在水亭栏柱之间,他凝神长想,思潮起伏。读者虽还不知道他想的什么,但已经感染到那种愁思绵绵的悲凉情味。

  诗篇后半进入所思的内容。北斗星,因为它屹立天极,众星围绕转动,古人常用来比喻君主,这里指皇帝驻居的京城长安。兼春,即兼年,两年。南陵,今安徽繁昌县,唐时属宣州。寓,托。两句意思是:离开长安已有两个年头,滞留远方未归;而托去南陵传信的使者,又迟迟不带回期待的消息。处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无怪乎诗人要产生被弃置天涯、零丁无告的感觉,屡屡借梦境占卜吉凶,甚至猜疑所联系的对方有了新结识的朋友而不念旧交了。由于写作背景难以考定,诗中所叙情事不很了了。但我们知道李商隐一生不得志,在朝只做过短短两任小官,其余时间都漂泊异乡,寄人幕下。这首诗大约写在又一次飘零途中,缅怀长安而不得归,寻找新的出路又没有结果,素抱难展,托身无地,只有归结于悲愁抑郁的情思。“凉思”一题,语意双关:既指“思”由“凉”生,也意味着思绪悲凉。按照这样的理解,“凉”和“思”又是通篇融贯为一体的。

  此诗抒情采用直写胸臆的方式,不象作者一般诗作那样婉曲见意,但倾吐胸怀仍有宛转含蓄之处,并非一泻无余。语言风格疏郎清淡,不假雕饰,也有别于李商隐一贯的精工典丽的作风,正适合于表现那种凄冷萧瑟的情怀。大作家善于随物赋形,不受一种固定风格的拘限,于此可见一斑。

参考资料:

1、陈伯海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225-1226

李商隐

[唐代]

李商隐(约813年-约858年),字义山,号玉溪(谿)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作品收录为《李义山诗集》。
► 李商隐的诗文(532篇)

其他诗文

题李立父高远楼

[宋代] 真德秀
君家百尺楼,近在环堵室。

室处岂不佳,暑溽厌烦郁。

著脚蹑层梯,心眼便超轶。

好风天外来,佳月云端出。

清明湛空阔,洞视了孅悉。

岂徒快登临,抑可验学术。

大哉天地心,昭然本如日。

世人庳且隘,动以私见窒。

未能脱尘凡,底处识微密。

羡君有斯楼,发以静春笔。

知崇与礼卑,二义贯于一。

独理要高明,履道贵平实。

庶几足目俱,不但窥彷佛。

工夫妙方寸,岂假身外物。

此境未昭融,此屋空突兀。

君看希圣徒,陋巷暗蓬荜。

题严子陵

[元朝] 张昱

赤图神运复炎刘,白水真人忆旧游。一代位尊眠凤榻,千年名重著羊裘。

山林孰谓无伊尹,廊庙何曾弃许由?惟有富春山下月,清光常绕石滩流。

自种柳

[明代] 丽江木知府

双杨初种几经春,始见长条已拂尘。万缕绿阴堪作帐,一枝不许赠行人。

孔子世家赞

[两汉] 司马迁
太史公曰:《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生以时习礼其家,余祗回留之不能去云。天下君王至于贤人众矣,当时则荣,没则已焉。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矣!
分类标签:古文观止

满庭芳(西湖)

[宋代] 陈偕
岚影浮春,云容阁雨,澄泓碧展玻璃。高低楼观,窗户舞涟漪。别有轻盈水面,清呕起、舟叶如飞。沙堤上,垂鞭信马,柳重绿交枝。

渐残红倒影,金波潋滟,弦管催归。看飘香陈粉,满路扶携。不尽湖边风月,孤山下、猿鸟须知。东风里,年年此水,贮尽是和非。

送张师道杨寿祺二同年

[宋代] 苏辙
故国多贤俊,登科并弟兄。

重来旧游处,两见近题名。

冉冉须堪把,骎骎岁可惊。

孤辕已南向,疋马复西征。

入峡猿应苦,还荆雁已鸣。

喜従元帅幕,官职渐峥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