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秦风·晨风

国风·秦风·晨风

[先秦] 佚名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驳。未见君子,忧心靡乐。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分类标签:诗经弃妇

翻译

译文

傍晚光景小鹰隼疾飞掠过,栖落在郁郁苍苍的北树林。至今我还没见过他的踪影,内心里忧心忡忡满怀担心。真想不到你怎么会这样呢?恐怕早忘了我吧我的夫君!

高高的山上有茂密的栎树,洼地里梓树榆树繁茂成荫。至今我还没见过他的踪影,内心里满怀悒郁忧心如焚。真想不到你怎么会这样呢?恐怕早忘了我吧我的夫君!

高高的山上有茂密的唐棣,洼地里生长着如云的山梨。至今我还没见过他的踪迹,内心里忧心忡忡如醉如痴。真想不到你怎么会这样呢?早忘了我啊没有丝毫记忆!

注释

晨风:鸟名,即鹯(zhān)鸟,属于鹞鹰一类的猛禽。

鴥(yù):鸟疾飞的样子。

郁:郁郁葱葱,形容茂密。

钦钦:忧思难忘的样子。朱熹《诗集传》:“忧而不忘之貌。”

如何:奈何,怎么办。

苞:丛生的样子。栎(lì):树名。

隰(xí):低洼湿地。六驳(bó):木名,梓榆之属,因其树皮青白如驳而得名。

棣:唐棣,也叫郁李,果实色红,如梨。

树:形容檖树直立的样子。檖(suí):山梨。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59-261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55-257

赏析

  一个女子痴心地渴望着,等待着重新见到那位朝思暮想的“君子”,她望穿秋水,等得心碎神伤。其实那位“君子”,恐怕压根儿已将她忘个罄尽。这首诗的内容实有揶揄嘲弄这位“君子”“二三其德”的况味。

  全诗三章,章六句。首章用鹯鸟归林起兴,也兼有赋的成分。鸟倦飞而知返,还会回到自己的窝里,而人却忘了家,不想回来。这位女子望得情深意切。起首两句,从眼前景切入心中情,又是暮色苍茫的黄昏,仍瞅不到意中的“君子”,心底不免忧伤苦涩。再细细思量,越想越怕。她想:怎么办呵怎么办?那人怕已忘了我!不假雕琢,明白如话的质朴语言,表达出真挚感情,使人如闻其声,如窥其心,这是《诗经》语言艺术的一大特色。从“忘我实多”可以揣测他们间有过许许多多花间月下、山盟海誓的情事,忘得多也就负得深,这位“君子”实在是无情无义的负心汉。不过诗意表达得相当蕴藉。

  “山有……隰有……”是《诗经》常出现的起兴成句,用以比况物各得其宜。上古时代先民物质生活尚不丰富,四望多见山峦坑谷正是历史的必然。那颙望着的女子瞥见晨风鸟箭样掠过飞入北林后,余下所见就是山坡上有茂密栎树和洼地里有树皮青白相间的梓榆。三章则换了两种树:棣和檖。之所以换,其主要作用怕是在于换韵脚。万物各得其所,独有自己无所适从,那份惆怅和凄凉可想而知,心里自然不痛快。三章诗在表达“忧心”上是层层递进的。“钦钦”形容忧而不忘;“靡乐”,不再有往事和现实的欢乐;“如醉”,如痴如醉精神恍惚。再发展下去,也许就要精神崩溃了。全诗各章感情的递进轨迹相当清晰和真实可信。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55-257

随机看看

宋复古度支晚川晴雪

[宋代] 文同
霁色变云林,寒光混烟水。

遥山定何处,渺漭才可指。

田居四时 其四

[宋代] 释道潜

汩汩防农雾,穷冬亦谩劳。茅檐催日午,篱落听鸡号。

腊近还移竹,宵闲更索绹。春风归早晚,行见事东皋。

春晴

[明代] 丰越人
新年恒霁色,芳草茂春晖。

小径通玄鸟,高窗拓翠微。

风轻扶蝶翅,洲暖曝鱼衣。

只是幽期惯,邻翁醉与归。

贫女词寄从叔先辈简

[唐代] 孟郊
蚕女非不勤,今年独无春。二月冰雪深,死尽万木身。

时令自逆行,造化岂不仁。仰企碧霞仙,高控沧海云。

永别劳苦场,飘飖游无垠。

春意二首 其一

[宋代] 周紫芝

客思知多少,衰年倍感伤。寒犹噤鸟语,雨不听花香。

去路如天远,春愁著斗量。拟抛彭泽印,挂席上归航。

风中柳(闺情)

[宋代] 孙夫人
锁减芳容,端的为郎烦恼。鬓慵梳、宫妆草草。别离情绪,等归来都告。怕伤郎、又还休道。

利锁名缰,几阻当年欢笑。更那堪、鳞鸿信杳。蟾枝高折,愿从今须早。莫辜负、凤帏人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