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雅·既醉

大雅·既醉

[先秦] 佚名

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昭明。

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令终有俶。公尸嘉告。

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其类维何?室家之壶。君子万年,永锡祚胤。

其胤维何?天被尔禄。君子万年,景命有仆。

其仆维何?釐尔女士。釐尔女士,从以孙子。

分类标签:诗经宴饮

翻译

译文

君王赐美酒喝得酩酊大醉,君王赐美食我们饱受恩惠。敬祝君王万岁万岁万万岁,世世代代永享福禄和祥瑞。

君王赐美酒喝得酩酊大醉,您又令人奉上佳肴和美味。敬祝君王万岁万岁万万岁,您的美名大德永远放光辉。

您的伟大光辉是那样长盛,高风亮节将使您必得善终。好的结局说明有好的开端,先王替身发出美好的祝愿:

他到底说出什么样的预言?祭祀用的笾豆净洁而美好;亲朋好友们都来维护辅助,同把隆重热烈氛围来营造。

隆重热烈氛围非常合时宜,敬祝伟大君王嫡传有孝子;孝子贤孙世世代世永相继,祝愿您的家族永受天赐予!

您的家族领域到底有多大?王家深宫内的道路细又长。敬祝伟大的君王万寿无疆,上天永赐您福禄远子孙旺!

您的子孙后代将来怎么样?上天让他们遍享福禄富贵。敬祝君王万岁万岁万万岁,上天授予您大命永远附随!

上天授予的大命如何附随?上天赐予您有德行的嫔妃。上天赐予您有德行的嫔妃,自有孝子贤孙世代永不亏!

注释

既:已经。

德:恩惠。

介:借为“丐”,施予。尔:指君子。景福:大福。

将:行也。亦奉持而进也。一说通“臧”。

昭明:光明。

有融:融融,盛长之貌。

令终:好的结果。

俶(chù):始。

公尸:古代祭祀时以人装扮成祖先接受祭祀,这人就称“尸”,祖先为君主诸侯,则称“公尸”。嘉告:好话,指祭祀时祝官代表尸为主祭者致嘏辞(赐福之辞)。

笾(biān)豆:两种古代食器、礼器,笾竹制,豆陶制或青铜制。静:善。

攸摄:所助,所辅。摄,辅助。

孔时:很好。

匮(kuì):亏,竭。

锡(cì):同“赐”。类:属类。

壸(kǔn):宫中之道,言深远而严肃也。引申为齐家。

祚(zuò):福。胤(yìn):后嗣。

被:加。

景命:大命,天命。仆:附。

釐(lí):赐。女士:女男,才女。又《郑笺》释为“女而有士行者,谓生淑媛,使为之妃也”。

从以:随之以。孙子:“子孙”的倒文。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634-637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562-564

赏析

  此诗通篇都是祝福词。全诗以“既”字领起,用的虽是赋法,但并不平直,相反,其突兀的笔致深堪咀嚼。而“既醉以酒”,表明神主已享受了祭品;“既饱以德”,表明神主已感受到主祭者周王的一片诚心,更为下文祝官代表神主致辞祝福作了充分的铺垫。享受了主祭者献上的丰盛的美酒佳肴,对他的拳拳之意不能无动于衷。因此,神主愿意赐给献祭人各种福分,自然是顺理成章之事。

  诗的前两章,讲的都是享受了酒食祭品的神主的心满意足之情,他深感主祭者礼数周到,便预祝他万年长寿,能永远获得神所赐的幸福光明。而第三章末二句“令终有俶,公尸嘉告”,直接点出公尸,说明下文均为神主具体的祝福之辞,诚如陈子展所云,“为一篇承上启下之关键”。如果把此诗比为一篇小说,则前两章用的是第一人称叙述法,而后五章用的是第三人称叙述法,第三章则是两者的过渡。“其告维何”“其类维何”“其胤维何”“其仆维何”云云,等于现代汉语“他的……是什么?他的……是……”这样的结构。这五章中,除第三章是答谢献祭人的隆重礼节外,其余四章都是祝福的具体内容。从尽孝、治家、多仆几个方面娓娓道来,显出神意之确凿。诗的中心词不外“德”“福”二字,主祭者周王有德行,他的献祭充分体现了他的德行,因此神就必然要降福于他。而神主所宣布的将赐之福,在诗中主要是属于家庭方面而不是属于军国方面的,颇显示出此诗颂祷的倾向性,对一般读者来说这似乎也更有亲切感。

  从诗的艺术手法看,善于运用半顶针修辞格是此篇的一个特色。《诗经》中运用顶针修辞手法屡见不鲜,但像此篇这样上文尾句与下文起句相互绾结,而重复只在上句的末一字与下句的第二字那样的修辞方法(姑称之为半顶针修辞),却是并不多见的。其实,接第三章“公尸嘉告”句的第四章“其告维何”句、接第五章“永锡尔类”句的第六章“其类维何”句、接第六章“永锡祚胤”句的第七章“其胤维何”句、接第七章“景命有仆”句的第八章“其仆维何”句,若改为“嘉告维何”“尔类维何”“祚胤维何”“有仆维何”,也完全可以,这样各章之间便以纯粹的顶针格相贯连。但此篇的作者却蹊径别出,不取上下章衔接文字完全重复的纯顶针格,而仍收“蝉联而下,次序分明”(方玉润《诗经原始》)之效,并别具曲折灵动之势,实在令人拍案叫绝。这章与章的半顶针衔接又与各章章内的纯顶针修辞(如“高朗令终”与“令终有俶”、“朋友攸摄”与“摄以威仪”、“君子有孝子”与“孝子不匮”)连成一片,产生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效。由此可见,颂诗的表现力也相当强。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562-564

其他诗文

梦中题尊经阁醒后述之博笑

[明代] 袁宏道

壮哉尊经阁,缥缈入烟雾。千山列鲁儒,拱揖不知数。

俗竞形家言,两塔遥相顾。累土作尖峰,上有参天树。

海阳多贾人,纤啬饶积聚。握算不十年,丰于大盈库。

富也而可求,执鞭所忻慕。金口亲传宣,语在述而处。

师与商孰贤,赐与回孰富。多少穷乌纱,皆被子曰误。

拟古次韵六首 其四

[元朝] 安熙

采柏空岩下,倚竹荒庭前。人生非金石,君心讵能坚。

君心或有渝,贱妾终不疏。天地一瞬息,今古一长途。

借问离别苦,君心竟焉如。不见园中树,日日争华敷。

秋风一夕至,已逐严霜枯。岁晚□得去,山空难久居。

满江红 甲寅冬至日雪

[清朝] 王贞仪

至日阳回,刚好趁、歌调白雪。侵寒起、玉堆阶下,无声骚屑。

斮桂未妨才女咏,披兰欲动先春色。较当年、靧面熏衣,风怀越。

三径外,琅玕折。一室里,珠帘揭。喜六出纷霏,梅开时节。

香馥金炉烟篆漾,茶烹石鼎诗情澈。只工闲、组绣线新添,轻寒绝。

过武昌赠梁节庵太守前辈 其一

[清朝] 曾广钧

雄略英姿应夙昔,南楼风景隔秋江。文昌日下苍龙集,武节飙驰白兽幢。

讲舍规谟今弟一,此邦人物旧无双。股肱方寄淮阳守,鹏背天池意未降。

酌开先寺泉

[明代] 王慎中

源出迷穷处,何年流至今。分来青竹细,汲去白云深。

香共昙花散,凉疑觉露侵。已知无内热,且复一瓢斟。

入关寄九华友人

[唐代] 杜荀鹤
坐床难稳露蝉新,便作东西马上身。醲酒却输耽睡客,

好山翻对不吟人。无多志气禁离别,强半年光属苦辛。

箧里篇章头上雪,未知谁恋杏园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