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巧言

小雅·巧言

[先秦] 佚名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无罪无辜,乱如此幠。昊天已威,予慎无罪。昊天大幠,予慎无辜。

乱之初生,僭始既涵。乱之又生,君子信谗。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君子屡盟,乱是用长。君子信盗,乱是用暴。盗言孔甘,乱是用餤。匪其止共,维王之邛。

奕奕寝庙,君子作之。秩秩大猷,圣人莫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跃跃毚兔,遇犬获之。

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行言,心焉数之。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无拳无勇,职为乱阶。既微且尰,尔勇伊何?为犹将多,尔居徒几何?

分类标签:诗经伤怀

翻译

译文

高高远远那苍天,如同人之父与母。没有罪也没有过,竟遇大祸难免除。苍天已经大发威,但我确实没错处。苍天不察太疏忽,但我确实是无辜。

祸乱当初刚生时,谗言已经受宽容。祸乱再次发生时,君子居然也听从。君子闻谗如怒责,祸乱速止不严重;君子如能任贤明,祸乱难成早已终。

君子屡次立新盟,祸乱因此便增长。君子相信那盗贼,祸乱因此势暴狂。盗贼谗人话甜蜜,祸乱因此得滋养。谗人哪能尽职守,只能为王酿灾殃。

巍然宫室与宗庙,君子将它来建起。典章制度有条理,圣人将它来订立。他人有心想谗毁,我能揣测能料及。蹦跳窜行那狡兔,遇上猎狗被击毙。

娇柔袅娜好树木,君子自己所栽培。往来流传那谣言,心中辨别识真伪。夸夸其谈说大话,口中吐出力不费。巧言动听如鼓簧,厚颜无耻行为卑。

究竟那是何等人?居住河岸水草边。没有武力与勇气,只为祸乱造机缘。腿上生疮脚浮肿,你的勇气哪里见?诡计总有那么多,你的同伙剩几员?

注释

昊天:老天,苍天。

且(jū):语尾助词。

幠(hū):大。

威:暴虐、威怒。

慎:确实。

泰幠(hū):太糊涂。泰,通太;幠,怠慢,疏忽。

僭(jiàn):通”谮”,谗言。涵:容纳。

怒:怒责谗人。

庶:几乎。遄沮:迅速终止。

祉(zhǐ):福,此指任用贤人以致福。

盟:与谗人结盟。

盗:盗贼,借指谗人。

暴:厉害,严重。

孔甘:很好听,很甜。

餤(tán):原意为进食,引伸为增多。

止共:尽职尽责。止,做到。共,通“恭”,忠于职责。

邛(qióng):病。

奕奕:高大貌。寝:宫室。庙:宗庙。

秩秩大猷(yóu):多而有条理的典章制度。

莫:制定。

他人有心:谗人有心破坏。

跃(tì)跃:跳跃的样子。毚(chán):狡猾。

荏(rěn)染:柔弱貌。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谓“柔即善也,非泛言柔弱之木”。

行言:流言,谣言。

蛇(yí)蛇硕言:夸夸其谈的大话。蛇蛇,“訑訑”之假借;訑,欺。

巧言如簧:说话像奏乐一样好听。簧,笙类乐器的簧片。

麋(méi):通“湄”,水边。

拳:勇。

职:主要。乱阶:逐渐引出祸乱的一连串事件。阶,阶梯,此为比喻义。

微:通“癓”,小腿生疮。尰(zhǒng):借为“瘇”,脚肿。

犹:通“猷”,指诡计。

居:语助词。徒:党徒。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457-462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417-420

赏析

  此诗主题在于忧谗忧谤,同时揭露了谗言惑国的卑鄙行径。作者应是饱受谗言之苦,全诗写得情感异常激愤,通篇直抒胸臆,毫无遮拦。起调便是令人痛彻心肺的呼喊:“悠悠昊天,曰父母且。无罪无辜,乱如此幠。”随即又是苍白而带有绝望的申辩:“昊天已威,予慎无罪!昊天泰幠,予慎无辜!”情急愤急之下,作者竟无法用实情加以洗刷,只是面对苍天,反覆地空喊,这正是蒙受奇冤而又无处伸雪者的典型表现。

  二、三两章,情感稍缓,作者痛定思痛后对谗言所起,乱之所生进行了深刻的反省与揭露。在作者看来,进谗者固然可怕、可恶,但谗言乱政的根源不在进谗者而在信谗者,因为谗言总要通过信谗者起作用。谗言如同鸦片,人人皆知其毒性,但它又总能给人带来眼前的虚幻的快感。因此,如果不防患于未然,一旦沾染,便渐渐使人产生依赖感,最终为其所害,到时悔之晚矣。作者在第四章中的描述实际上说明了一个道理:天子的独特处境、地位使其天生地缺乏这种免疫力。故与其说刺小人,毋宁说在刺君子。可谓深刻至极。此二章句句如刀,刀刀见血,将“君子信谗”的过程及结局解剖得丝丝入扣,筋骨毕现。“盗言孔甘,乱是用餤”是送给后世当政者的一付清醒剂。盖因听谗者比之进谗者责任更大,故先刺之。可见愤激的情感并未使作者丧失理智。

  四、五两章,形同漫画,又活画出进谗者阴险、虚伪的丑陋面目。他们总是为一己之利,而置社稷、民众于不顾,处心积虑,暗使阴谋,欲置贤良之士于死地而后快。但险恶的内心表现出来的却是花言巧语、卑琐温顺,在天子面前,或“蛇蛇硕言”,或“巧言如簧”。作者的描绘入木三分,揭下了进谗者那张赖以立身的画皮,令人有“颜之厚矣”终不敌笔锋之利矣的快感。

  末章具体指明进谗者为何人。因指刺对象的明晰而使诗人的情感再次走向剧烈,以至于按捺不住,直咒其“既微且尰”,可见作者对进谗者的恨之入骨。那“居河之麋”的交待,使读者极易联想起躲在水边“含沙射影”的鬼蜮。然而,无论小人如何猖獗,就如上章所言“跃跃毚兔”,最终会“遇犬获之”。因为小人的鼠目寸光,使他们在获得个人利益的同时,往往也将自己送上了绝路。从这个角度看,作者不仅深刻地揭露了进谗者的丑恶,也清醒地看到了进谗者的可耻下场。

  此诗虽是从个人遭谗人手,但并未落入狭窄的个人恩怨之争,而是上升到谗言误国、谗言惑政的高度加以批判,因此,不仅感情充沛,而且带有了普遍的历史意义与价值,这正是此诗能引起后人共鸣的关键之处。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417-420

更多

读公择箧中徐季益孙子进昆仲诗有怀其人因以

[宋代] 赵蕃
几年禅月閟灵栖,石磴崩摧仅可梯。

谁遣诗人来借住,自应无饭只羹藜。

和张功父桤木巴榄花韵

[宋代] 杨万里
南湖窠木已交加,种榄栽桤更北涯。

生眼错呼为夜合,新莺知不是桃花。

绿阴四合藏云屋,翠浪全机织素纱。

桂隐主人臞见骨,不餐酥酪却餐茶。

即事(一作天畔)

[唐代] 杜甫
天畔群山孤草亭,江中风浪雨冥冥。一双白鱼不受钓,

三寸黄甘犹自青。多病马卿无日起,穷途阮籍几时醒。

未闻细柳散金甲,肠断秦川流浊泾。

别于鳞子与子相明卿十绝 其七

[明代] 王世贞

徐卿抗疏拟烟霞,白笈青鞋兴未赊。我系渔舟问苕霅,玉箫吹破碧桃花。

秋怀三首

[宋代] 周麟之
江远莼鲈晚,迳荒松菊寒。

近知秋信好,更觉旅怀宽。

远杵风催急,横琴夜向阑。

飘零莫惆怅,吾道久艰难。

赠刘使君景文

[宋代] 秦观
落落衣冠八尺雄,鱼符新赐大河东。

穰苴兵法申司马,曹植诗原出国风。

拈笔古心生篆刻,引觞夹气上云空。

石渠病客君应笑,手校黄书两鬓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