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颂·昊天有成命

周颂·昊天有成命

[先秦] 佚名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缉熙!单厥心,肆其靖之。

分类标签:诗经祭祀

翻译

译文

昭昭上天有指令,文王武王受天命。成王不敢享安康,日夜安民细经营。多么光明多辉煌!竭虑殚精保天命,国家太平民安宁。

注释

昊天:苍天。成命:既定的天命。

二后:二王,指周文王与周武王。受之:指承受天命。

成王:即姬诵,武王子。康:安乐,安宁。

夙(sù)夜:日夜,朝夕。基:谋划。命:政令。宥(yòu)密:宽仁宁静。

於(wū):叹词,有赞美之意。缉熙:光明。

单:通“殚”,竭尽。厥(jué):其,指成王。

肆:巩固。靖:安定。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748-749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652-654

赏析

  此诗只用七句话,简洁地叙述了周初三王对周王朝作出的贡献,重点称赞了周成王为完成先王事业所作的努力。全诗七句中有五句赞美成王,只有开头一句涉及天,表现了周人敬天的同时,更重视人为的努力。

  此诗开头,祭成王不从祭主入手,却上溯到文、武二王,再追溯到昊天,似乎有些离题。其实这并不难解释,成王受命于文、武二王,文、武二王又受命于天,所以从天入手,以示成王与文、武二王一脉相承,得天之真命。首二句是全诗的引子,其作用犹如赋比兴中的兴,后五句才是全诗的主体。成王是西周第二代天子,声望仅次于文、武二王,与其子康王齐名,史称“成康之治”。《史记·周本纪》曰:“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措四十余年不用。”天下之所以安宁,是因为“成王不敢康”,此与《离骚》所说的“夏康娱以自纵”正相对照。“夙夜基命宥密”伸足“不敢康”之意,一正一反,相得益彰。按此句最难理解。《礼记·孔子闲居》有:“孔子曰:‘夙夜其命宥密,无声之乐也。”’郑玄注:“其,读为基。基,谋也。密,静也。言君夙夜谋为政教以安民,则民乐之。”陈子展《诗经直解》谓“此句旧解唯此郑注较为明确”;《尔雅·释诂》亦曰:“基,谋也。”正与郑注同义。第五句的“缉熙”是连绵词,不应分解,《大雅·文王》有“於缉熙敬止”,《周颂·维清》有“维清缉熙”,《周颂·载见》有“俾缉熙于纯嘏”,都作光明解,兹亦依之。最后一句的“其”等于“之”,“肆其靖之”等于“肆之靖之”,也就是“巩固它安定它”的意思。文王、武王开创的周朝在成王时得以巩固、安定、这就是祭主一生的功绩。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652-654

随机看看

千金寺

[宋代] 周弼
十载他乡别,春归逐浪层。

晚晴沙市鼓,夜雨石桥灯。

帆仄摧乾苇,衣寒脆薄缯。

旧时来往寺,惆怅不逢僧。

句 其五

[宋代] 李建中

睛山云罨画,孤屿水含棱。

金谷园

[唐代] 许浑
三惑沉身是此园,古藤荒草野禽喧。

二十四友一朝尽,爱妾坠楼何足言。

临江仙 甲寅中秋同吴瑶如园次香为痛饮

[明代] 曹溶

高柳忽催明月出,生公呼上湖船。世间难得有情圆。

相逢常此夜,忘却用兵年。

山中放歌

[宋代] 释文珦
春草离离,秋兰猗猗,

足纫吾衣。南山有芝,

西山有薇,足乐吾饥。

谁信谁疑,谁是谁非,

足亡吾朵。或瘗或焚,

或暴或沉,足为吾归。

生桴死休,已而已而,

出山何为。歌阕声消,

隐几而息,梦为飞云。

遨游八极,我为云邪,

云为我邪。无待无得,

窅然皆丧,自适夫道。

酬卫长林岁日见呈

[唐代] 司空曙
地暖雪花摧,天春斗柄回。朱泥一丸药,柏叶万年杯。

旅雁辞人去,繁霜满镜来。今朝彩盘上,神燕不须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