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车

大车

[先秦] 佚名
大车槛槛,毳衣如菼。岂不尔思?畏子不敢。

大车啍啍,毳衣如璊。岂不尔思?畏子不奔。

榖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皎日。
分类标签:诗经爱情故事

翻译

译文

大车行走声槛槛,青色毛衣像嫩菼。难道是我不想你?相爱就怕你不敢。

大车前行声啍啍,红色毛衣色如璊。难道是我不想你?怕你不跟我私奔。

活着不能在一室,死后同埋一个坑。我说的话你不信,就让太阳来作证。

注释

大车:古代用牛拉货的车,一说古代贵族乘坐的车子。

槛(kǎn)槛:车轮的响声。

毳(cuì)衣:毡子。本指兽类细毛,可织成布匹,制衣或缝制车上的帐篷。此处从闻一多说。菼(tǎn):初生的芦苇,也叫荻,茎较细而中间充实,颜色青绿。此处以之比喻毳衣的青白色。

尔:你。

子:;指其所爱的男子。

啍(tūn)啍:重滞徐缓的样子,犹“槛槛”。

璊(mén):红色美玉,此处喻红色车篷。一说赤苗的谷。

奔:私奔。

榖(gǔ):生,活着。异室:两地分居。

同穴:合葬同一个墓穴。

予:我。

有如皦(jiǎo)日:有此白日。如,此。皦,同“皎”,白,光明,明亮。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48-149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45-147

赏析

  此诗的意思简明直截。如果按照主人公是男子的说法,就是小伙子要求与姑娘私奔,并指天发誓,一定要和姑娘结合,生不能同床,死也要同穴。爱情的强烈、坚定、至死不渝,大概总可以感动姑娘了。

  这首诗把环境气氛与主人公心情结合起来,相互烘托促进,是一个特色。第一章写小伙子赶着盖有青色车篷的大车奔驰,在隆隆的车声里,小伙子心潮澎湃:“岂不尔思,畏子不敢。”意思是说:姑娘,你到底敢不敢与我相爱相恋呢?小伙子的冲动,与姑娘的犹疑,制造了恋爱中的痛苦。第二章以沉重的车轮声,衬托小伙子内心的苦恼。这时候,小伙子终于明白了:姑娘的犹疑是因为她家里不同意这段恋情。因此,摆在面前的是:姑娘敢不敢、能不能不经父母许可就和小伙子私奔,结成夫妻。这是姑娘的终身大事,不能不慎重考虑。因为一旦遇人不淑,又背叛了父母,那么自己的前途就十分悲惨了。第二章既回溯了第一章姑娘犹疑的原因,又提出私奔有无后顾之忧的考虑。诗歌是由小伙子口中唱出来的,表示小伙子已经明白姑娘的处境和心思了。于是,自然地引出第三章:小伙子指天发誓,永远忠于爱情,即使生不能同床,死后也要同穴。古人指天发誓是十分慎重的行为,这是自然崇拜与祖先崇拜时代极为庄严的仪式。因为他们相信,违反了诺言要受到天谴的。小伙子慎重的发誓,从意蕴而言,已是圆满地解释了姑娘的疑虑,使姑娘放心大胆地投向恋人的怀抱。从情节而言,诗歌却不再描述其最后结局了。人们可以从诗意延续中推想:这一对恋人,一定高高兴兴地驾着大车,奔向相爱相伴的幸福生活了。

  这首诗,将环境气氛与人物心情相结合相衬托,把故事按情节发展而安排诗章,以心理推想取代完整故事结局,都有特色。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45-147

更多

送韩侍御归山

[唐代] 张籍
闻君久卧在云间,为佐嫖姚未得还。新结茅庐招隐逸,

独骑骢马入深山。九灵洞口行应到,五粒松枝醉亦攀。

明日珂声出城去,家僮不复扫柴关。

题张栎里为曹景温画云山图

[明代] 林弼

十年踪迹在尘埃,每见云山笑口开。万壑晴阴连竹树,一天秋色入楼台。

画图此日勤持赠,茅屋何时隐去来。惆怅无因寻旧侣,桃花流水似天台。

吴江道上

[宋代] 刘学箕
夜半扁舟出桐庭,客帆初挂早潮平。

社风才起海膺至,岚露未收江鹄鸣。

吴岫乱云擎古塔,楚皋寒叶拥荒城。

垂虹桥外天连水,无限别离生杜蘅。

史文惠王挽词

[宋代] 楼钥

八行源流远,三师庆系遥。枢庭先附凤,相国荐簪貂。

感会逢千载,荣华冠四朝。甘盘称旧学,绮季簉储寮。

历数终归舜,羹墙欲见尧。圣图滋广大,孝治极光昭。

善类茅连茹,英才楚刈翘。经纶任钧轴,询访及刍荛。

未急宣攘狄,先求禹格苗。吁谟裨庙算,长策御天骄。

衮阙心勤补,羹和手自调。临机杜如晦,处事李文饶。

越俗怀恩纪,闽人服教条。群公推治行,所至起民谣。

晚岁车垂薛,皇慈第赐萧。精镠杯引寿,宝玉带横腰。

潭府辉宸翰,频年走使轺。中书输尚父,封户溢票姚。

教子躬师道,传家作世标。绅緌成继踵,铅椠到垂髫。

持论书还著,谈经烛屡烧。官虽居鼎鼐,乐不改箪瓢。

门外车长满,樽前客载招。人间等游戏,物表自消摇。

几见承三接,重来侍九韶。桑榆方借暖,蒲柳叹先凋。

洮颒俄凭几,衣冠忽葬桥。信能依日月,端合配宗祧。

贱子惭愚懵,平时荷。

月下碧桃花盛开

[明代] 欧大任

玉貌承恩春最浓,楼头不怨五更风。三千珠翠无颜色,谁似嫦娥戏月中。

贞妇

[宋代] 李吕
婉彼邹氏女,其父尝籍兵。

嫁作耕夫妻,妇道以勤称。

厥夫惰农业,居肆寄郊坰。

薪爨不时给,贮粟未满瓶。

行年三十余,脸白两鬓青。

谁家马上郎,一见愿目成。

留连不忍去,斜红挂日钲。

携篮夫偶出,次第陈私情。

示以箧中金,持赠固不轻。

正色叱走之,郎马不及乘。

未几老狂生,补被问宿程。

百计稍与语,酌酒欲同倾。

窗前理残麻,不顾空丁宁。

复出绮香囊,藉以五花缯。

擎来通郑重,虽受心不平。

收之置敝箧,生意正经营。

托言姑少待,反把柴门扃。

长声呼四邻,悲切不忍听。

逡巡夫亦归,系缚诉县庭。

县官颇嫉恶,慰遣壮其能。

无几三叹息,恨今无肉刑。

吾闻秋胡妻,死有不朽名。

又闻昔罗敷,语直理甚明。

人生各有偶,勿用行兼并,

奈何世混浊,强暴相侵陵。

邹本微贱人,姆傅初不经。

何况抱贫苦,宋身屹长城。

后世迹其事,足媲古烈贞。

谁秉董狐笔,大书播余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