鹑之奔奔

鹑之奔奔

[先秦] 佚名
鹑之奔奔,鹊之彊彊。人之无良,我以为兄!

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
分类标签:诗经讽刺

注释

译文

鹌鹑尚且双双飞,喜鹊也是成双对。这人心地不善良,为何以他为兄长。

喜鹊尚且成双对,鹌鹑也是双双飞。这人丝毫没良心,为何把他当国君。

注释

鄘(yōng):中国周代诸侯国名,在今河南省汲县北。

鹑:鸟名,即鹌鹑。大如小鸡,头细而无尾,毛有斑点。奔奔:跳跃奔走。

鹊:喜鹊。彊(qiáng)彊:翩翩飞翔。奔奔、彊彊,都是形容鹑鹊居有常匹,飞则相随的样子。

无良:不善。

我:“何”之借字,古音我、何相通。一说为人称代词。

君:君主,一说君子。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97-98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95-96

赏析

  全诗两章,每章四句,均以“鹑之奔奔”与“鹊之强强”起兴,极言禽兽尚有固定的配偶,而诗中男主人公的行为可谓腐朽堕落、禽兽不如,枉为“兄”“君”。全诗两章只有“兄”“君”两字不重复,虽然诗人不敢不以之为“兄”、以之为“君”,貌似温柔敦厚,实则拈出“兄”“君”两字,无异于对男主人公进行口诛笔伐,畅快直切、鞭辟入里。

  此诗作者可能是一位女子,她唾弃那被她尊重,却品德败坏的男人“鹑鹊之不若”。意思是鹑鹊尚知居则常匹,飞则相随的道理。而这位被她尊敬的男人,却败坏纲常,乱伦无道,肆意妄为,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而她却一直把他当作兄长、君子,岂知他并非谦谦善良之人,长而不尊,令她感到非常痛心。于是,她一怒之下,做诗斥之,以舒其愤。此诗的主旨应该立足于“女斥男”的根本之上。

  全诗以比兴手法,告诫人们鹑鹊尚知居有常匹,飞有常偶,可诗中的“无良”之人,反不如禽兽,而作者还错把他当作君子一样的兄长。作者据此,将“无良”之人与禽兽对待爱情、婚姻的感情与态度,构成了一种强劲的反比之势,加强了诗歌的批判力量。

  全诗虽然只有两章八句,并没有直接对男主人公的形象进行任何客观的描写,却能使其形象非常鲜明而且突出。这根源于诗歌文本所构筑出的剧烈而又异常强大的情感落差,此种落差来源于人与禽兽对待异性配偶的不同态度,这种态度的不同造成了这种巨大而有悬殊的逆向对比关系。从而使男主人公的恶劣形象直接迎面袭来,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厌恶透顶。

  诗歌上下两章前两句完全一样,只是位置发生了改变,却能给人造成一种回环与交错的感觉。每章后两句,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避免了反复咏唱时容易引起的单调的感觉。这对这种重章叠句的诗歌来说,应该是《诗经·国风》中的一种重要的艺术策略。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97-98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95-96

其他诗文

由鲇鱼池出关咏瀑布水

[清朝] 玄烨

巉岩瀑布挂前川,树冷烟寒羃碧天。关外黎民风俗厚,涵濡威德已多年。

次李参政晚春湖上口占十绝

[宋代] 洪咨夔
藉地五花五色茵,东风来去寂无痕。

余香不肯污尘土,留得蜂房活计温。

西江月 秋葵凤仙

[清朝] 姚华

入道仙衣蘸酒,凝脂玉质偎琼。一般儿女两轻盈。

顾影初阳相并。

奉和圣制早登太行山率尔言志

[唐代] 张九龄
孟月摄提贞,乘时我后征。晨严九折度,暮戒六军行。

日御驰中道,风师卷太清。戈鋋林表出,组练雪间明。

动植希皇豫,高深奉睿情。陪游七圣列,望幸百神迎。

气色烟犹喜,恩光草尚荣。之罘称万岁,今此复同声。

效退之青青水中蒲 其四

[宋代] 王令

双双水中凫,常在水中居。还有笼中鹜,腾轩仰不如。

和韦庶子远坊赴宴未夜先归之作兼呈裴员外

[唐代] 白居易
促席留欢日未曛,远坊归思已纷纷。无妨按辔行乘月,

何必逃杯走似云。银烛忍抛杨柳曲,金鞍潜送石榴裙。

到时常晚归时早,笑乐三分校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