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诗五首·其三

论诗五首·其三

[清朝] 赵翼
只眼须凭自主张,纷纷艺苑漫雌黄。

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
分类标签:议论组诗

注释

译文

纷纷的艺苑里各种说法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对错互见,深浅不一,对同一问题的看法有时也五花八门。这时需要的是独具慧眼,有自己的视角和观点。

如果自己见识低下,就像矮人看戏似的,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对戏的好坏心中没有定数,只是随声附和罢了。说明评论事物要有主见,不要人云亦云。

注释

只眼:独到的见解,眼力出众。

艺苑:艺坛,艺术领域。

雌黄:即鸡冠石,黄赤色,可作颜料。古人写字用黄纸,写错了用雌黄涂掉再写。后用信口雌黄喻随口乱说。

赏析

  这是一首作者表白自己的艺术主张的诗。指出文艺批评应提倡有独到的见解,不可鹦鹉学舌,人云亦云。

  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评论诗词的好坏优劣,应当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哪个,而不能像文坛艺苑中的某些人一样,心口雌黄。马克思哲学认为,要做到独具慧眼,深刻地认识、把握事物的本质,一是必须在实践中占有大量的感性材料;而是必须善于对感性材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加工,实现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飞跃和发展。

  前二句点出在纷纷的艺苑里各种说法鱼龙混杂,这时 需要的是独具慧眼,有自己的视角和观点。当然这是相当不容易的,需要自己有深厚的学养和阅历,成为“高人”。

  后二句作一形象的比喻,用矮人看戏作比,矮人看戏时被前边的人挡住目光,哪里能看到戏台上的场景?戏散大家一起谈起来时,只能是附和人家的说法。这就好比我们自己对“艺苑”的看法,如果自己学力浅薄,不能“独具只眼”,那就只能“随人说短长”了,这种鹦鹉学舌,拾人牙慧的行为作者是坚决反对的。

  这首诗继承以诗歌体裁论诗歌的传统,见解卓异,说理畅达。全诗看似佶手拈来、随手而出,但却具有极为精辟深刻的理论内涵。李白、杜甫被称为诗中仙圣,在唐代即受到推崇,如韩愈在仕由逝世时才3岁,后来他熟读李杜诗篇,作有《调张籍》一诗,其中有“李杜文章在,光芒万丈长”“伊我生其后,举颈遥相望”等语,可谓敬佩得五体投地。而后世特别是明清两代,对李杜的崇拜更是前所未有,并且普遍地认为诗自唐以来诗道不振,一代不如一代。甚至有人还提出从《诗经》以来每况愈下、自宋元以来无诗之论,这种看法在明清诗歌理论中占有主导地位。

  诗人开篇即总论概述了这一普遍现象,以李杜为代表指出了他们的诗作固然光耀千秋,流传万古,其崇高地位与普及程度已是脸炙人家传户诵。接下来却陡然转笔,尖锐地指出了这种情况带来的另外的弊端:熟极而流,不仅令人觉得从内容到形式都没有新意,而且还隐隐含有这一现象在某一程度上阻碍了后世诗人的创新之意,其见解之深刻,笔触之辛辣,思虑之周到,足以发人深省。前两句并非真足在贬低李杜,而是为下文略作铺垫而已,以下即转入主题的抒发。

赵翼

[清朝]

赵翼(1727年~1814年1月10日)清代文学家、史学家。字云崧,一字耘崧,号瓯北,又号裘萼,晚号三半老人,汉族,江苏阳湖(今江苏省常州市)人。乾隆二十六年进士。官至贵西兵备道。旋辞官,主讲安定书院。长于史学,考据精赅。论诗主“独创”,反摹拟。五、七言古诗中有些作品,嘲讽理学,隐寓对时政的不满之情,与袁枚、张问陶并称清代性灵派三大家。所著《廿二史札记》与王鸣盛《十七史商榷》、钱大昕《二十二史考异》合称清代三大史学名著。
► 赵翼的诗文(64篇)

随机看看

鼓吹铙歌十五首 其九 芳树篇

[南北朝] 何承天

芳树生北庭,丰隆正徘徊。翠颖陵冬秀,红葩迎春开。

佳人闲幽室,惠心婉以谐。兰房掩绮幌,绿草被长阶。

日夕游云际,归禽命同栖。皓月盈素景,凉风拂中闺。

哀弦理虚堂,要妙清且凄。啸歌流激楚,伤此硕人怀。

梁尘集丹帷,微飙扬罗袿。岂怨嘉时暮,徒惜良愿乖。

和皓文二绝

[宋代] 林逋
芳草谁能梦谢池,但将心地喻摩尼。

千岩万壑时相忆,明月清风两自知。

李廷臣通判蔡州

[宋代] 梅尧臣
来路青青草,随君去未休。

亦将离思远,还共翠心抽。

细藉车轮稳,薰牵野蔓柔。

王孙归不久,冉冉莫经秋。

题十二月宫词画幅二十四首 其十三

[清朝] 弘历

楼号开襟乞巧宜,宫梧金井落来时。都穿针孔将心卜,未许身旁小玉知。

穷边词二首 其一

[唐代] 姚合

将军作镇古汧洲,水腻山春节气柔。清夜满城丝管散,行人不信是边头。

水调歌头

[宋代] 管鉴
举俗爱重九,我辈更钟情。良辰好景,赏心乐事古难并。正是朝廷闲暇,四序均调玉烛,一路庆丰登。况值循良守,酒与政俱成。

倚危亭,持玉斝,泛金英。风高日淡,一天秋色共澄清。指点云间岳镇,寿与两宫齐久,天地永成平。岁岁同民乐,持此报君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