泂酌

泂酌

[先秦] 佚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餴饎。岂弟君子,民之父母。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罍。岂弟君子,民之攸归。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溉。岂弟君子,民之攸塈。

分类标签:诗经赞颂

翻译

译文

远舀路边积水潭,把这水缸都装满,可以蒸菜也蒸饭。君子品德真高尚,好比百姓父母般。

远舀路边积水坑,舀来倒进我水缸,可把酒壶洗清爽。君子品德真高尚,百姓归附心向往。

远舀路边积水洼,舀进水瓮抱回家,可以洗涤和抹擦。君子品德真高尚,百姓归附爱戴他。

注释

泂(jiǒng):远。酌(zhuó):古通“爵”,中国古代的一种酒器。行(háng)潦(lǎo):路边的积水。

挹(yì):舀出。注:灌入。

餴(fēn):蒸。饎(chì):旧训酒食,非。

岂弟(kǎi tì):即“恺悌”,本义为和乐平易,恺者,大也;悌者,长也。君子之德长且大者,则为民父母”数语,则在此特训为恩德深长广大。

罍(léi):古酒器,似壶而大。

攸:所。归:归附。

溉:洗。或谓通“概”,一种盛酒漆器。王引之《经义述闻》:“‘溉’当读为‘概’。概,漆尊也。”

塈(xì):毛传:“塈,息也。”

参考资料:

1、朱 熹.诗经集传.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134-13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574-575

赏析

  对这首诗主旨的解说,各家之见颇有差异。《毛诗序》云:“《泂酌》,召康公戒成王也。言皇天亲有德,飨有道也。”扬雄《博士箴》(《艺文类聚·职官部》引)云:“公刘挹行潦而浊乱斯清,官操其业,士执其经。”陈乔枞《鲁诗遗说考》以之为鲁诗之说。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云:“三家以诗为公刘作,盖以戎狄浊乱之区而公刘居之,譬如行潦可谓浊矣,公刘挹而注之,则浊者不浊,清者自清。由公刘居豳之后,别田而养,立学以教,法度简易,人民相安,故亲之如父母。……其详则不得而闻矣。”其详既不得闻,三家诗之说的正误也就难以稽考了。而《毛诗序》之说,似乎更觉缥缈,此诗的文本自然有劝勉之意,但却很难讲有什么告戒之意。至于陈子展《诗经直解》所说“当是奴隶被迫自远地汲水者所作,此非奴才诗人之歌颂,而似奴隶歌手之讽刺”,似更迂远。相比较而言,高亨《诗经今注》所说“这是一首为周王或诸侯颂德的诗,集中歌颂他能爱人民,得到人民的拥护”,还是比较圆通的。

  诗分三章,均从远处流潦之水起兴。流潦之水本来浑浊,且又处于远方,本来很容易被人弃之不用,但如能“挹彼注兹”,舀过来倒进自己的水缸,就可以用来蒸煮食物,洗濯酒器,成为有用之物。这正如远土之民,只要君王施以仁义,便自然可以使他们感恩戴德,心悦诚服地前来归附。这里的关键是君王要有高尚敦厚的品德,真正成为“民之父母”。对此,方玉润有如下发挥:“此等诗总是欲在上之人当以父母斯民为心,盖必在上者有慈祥岂弟之念,而后在下者有亲附来归之诚。曰‘攸归’者,为民所归往也;日‘攸塈’者,为民所安息也。使君子不以‘父母’自居,外视其赤子,则小民又岂如赤子相依,乐从夫‘父母’?故词若褒美而意实劝戒。”(《诗经原始》)他说的“劝”意是可以感受到的,但他说的“戒”意是否真的存在于诗的文本中,令人怀疑,但从接受美学角度说,他的这种创造性“误读”还是很有意思的。

  此诗借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起兴,且重章叠句,反覆歌咏。由此也可以看出《国风》对《大雅》艺术上的影响。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574-575

猜你喜欢

送剡县陈永秩满归越

[唐代] 方干
俸禄三年后,程途一月间。舟中非客路,镜里是家山。

密雪沾行袂,离杯变别颜。古人唯贺满,今挈解由还。

题家藏夏仲昭竹

[明代] 韩雍

我昔乘骢按江右,仲昭来作筠阳守。当时写竹独擅名,自昔非人不轻授。

一朝趋拜容台命,南浦楼前适相觏。赠我朝阳舞凤图,疑似箫韶九成奏。

家藏倏忽廿四载,素绢虽陈墨如旧。兹晨拂拭悬素壁,烂熳辉光动晴昼。

千仞翔来览德辉,九苞振起铺文绣。须臾飒飒起风雨,又似虞廷弄清味。

光价真追老可踪,声华岂在坡翁后。公又已为泉下客,白璧黄金亦难购。

老我题诗遗子孙,睹物思人泪沾袖。

登金陵冶城西北谢安墩

[唐代] 李白

晋室昔横溃,永嘉遂南奔。
沙尘何茫茫,龙虎斗朝昏。
胡马风汉草,天骄蹙中原。
哲匠感颓运,云鹏忽飞翻。
组练照楚国,旌旗连海门。
西秦百万众,戈甲如云屯。
投鞭可填江,一扫不足论。
皇运有返正,丑虏无遗魂。
谈笑遏横流,苍生望斯存。
冶城访古迹,犹有谢安墩。
凭览周地险,高标绝人喧。
想像东山姿,缅怀右军言。
梧桐识嘉树,蕙草留芳根。
白鹭映春洲,青龙见朝暾。
地古云物在,台倾禾黍繁。
我来酌清波,于此树名园。
功成拂衣去,归入武陵源。

分类标签:游记登高理想景点

折桂令

[元朝] 张可久

红尘不到山家。赢得清閒,当了繁华。画列青山,烟铺细草,鼓奏鸣蛙。

女冠子•咏美人坐禅

[清朝] 彭孙遹

香寮静也,片缕沉檀烟透。五云幢下,五丝褥上,小结跏趺,玉弓清瘦。

见展春衫袖。袖底分明红露,鞋尖一绺。颤巍巍缃钩双叠,几幅湘波压皱。

游洞霄宫 其二

[宋代] 张巽

新晴草木翠光流,麦陇清和四月秋。巽二风来山发冷,阿香雷过馨声幽。

杜鹃鬨枕催归去,丁鹤攀辕欲借留。半夜忽闻岩壑响,小诗调戏鬼神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