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雅·假乐

大雅·假乐

[先秦] 佚名
假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干禄百福,子孙千亿。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旧章。

威仪抑抑,德音秩秩。无怨无恶,率由群匹。受福无疆,四方之纲。

之纲之纪,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分类标签:诗经赞颂写人

注释

译文

丰度翩翩而又快乐的周王,拥有万众钦仰的美好政德。您顺应老百姓也顺应贵族,万千福禄自会从上天获得。上天保护您恩佑您授命您,更多的福禄都由上天增设。

您追求到数以百计的福禄,您繁衍出千亿个子孙儿郎。您总是保持庄严优雅形象,称得上合格的诸侯或君王。您从来不违法不胆大妄为,凡事都认真遵循祖制规章。

您保持着严整的仪表形象,您拥有严谨的政声美名扬。您从来不结怨也没有交恶,凡事都是和群臣们共商量。您配享那上天授受的福禄,堪为天下四方诸侯的榜样。

贵为天子担得起天下纲纪,让身边大小臣工得享安逸。天下诸侯大小臣工和士子,也都热爱拥戴着周王天子。正因为您勤于政事不懈怠,使天下百姓得以休养生息。

注释

假:通“嘉”,美好。乐(yuè):音乐。

君子:指周王。

令德:美德。

宜:适合。民:庶民。人:指群臣。

保右:即保佑。命:天之令,即上天的旨意。

申:重复。

干:祈求。一说“干”字是“千”字之误。

千亿:虚数,极言其多。

穆穆:肃敬。皇皇:光明。

愆(qiān):过失。忘:糊涂。

率:循。由:从。

抑抑:通“懿懿”,庄美的样子。

秩秩:有条不紊的样子。

群匹:众臣。

纲:纲纪,准绳。

燕:安。

百辟(bì):众诸侯。

媚:爱。

解(xiè):通“懈”,怠慢。

攸:所。墍(xì):安宁。

参考资料:

1、朱 熹.诗经集传.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133 2、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640-643 3、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567-569

赏析

  通观《大雅·假乐》一诗,除了对周王无以复加的赞美之外,也深蕴着殷切的希望。

  全诗仅四章,表现了周朝宗室,特别是急切希望振兴周王朝的中兴大臣对一个年轻君主的深厚感情和殷切期望。“假(嘉)乐”点出诗的主题或用途。“显显令德”,开门见山地赞扬了受冠礼者的德行品格。以下称赞他能尊民意顺民心,皇天授命,赐以福禄。这一章看似平实,但在当时周王朝内忧外患摇摇欲坠的情况下,表达对宣王的无限期待和信赖,实言近而旨远,语浅而情深。第二章顺势而下,承上歌颂宣王德荫子孙,受禄千亿,落笔于他能“不愆不忘”,一丝不苟地遵循文、武、成、康的典章制度,能够听从大臣们的建议劝谏。这些话里包含着极其深刻的教训:夷王、厉王因为违背了这两点使宗周几乎灭亡,其代价不可谓不大。因为此诗是举行冠礼的仪礼用诗,有着它现实的要求,故而第三章便转锋回笔,热烈地歌颂年轻的宣王有着美好的仪容、高尚的品德,能“受福无疆”成为天下臣民、四方诸侯的“纲纪”。末章紧接前文之辞,以写实的手笔勾勒了行冠礼的活动场景。宣王礼待诸侯,宴饮群臣,其情融融,其意洽洽。“百辟卿士”没有一个不爱戴他、不亲近他的。“不解于位,民之攸墍”。使国民能安居乐业,不再流离失所,这就是对一个明君的最主要的要求。短短的一首诗,围绕着“德、章、纲、位”赞美了年轻有为,能为天下纲纪的宣王,于有限的词句内包容了无限的真情,美溢于辞,其味无穷。

  过去不少学者认为这首诗“无非奉上美诗”,“近谀”、“全篇捧场,毫无足观”,似未能弄清诗的主旨和特定的创作背景。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567-569

随机看看

促织

[宋代] 田锡
西风嫋嫋欲昏黄,草木萧萧绿翅凉。

暗傍远灯催络纬,独经遥夜伴啼螀。

露濡虫网丝潜断,月照澄江练有光。

几处疏砧红叶寺,谁怜弄杼不成章。

拟收京

[清朝] 潘柽章

天家旌旆下重关,朝会花冠震百蛮。两观已悬新铁钺,群官犹恋旧行班。

风云骤卷边沙静,日月重开社稷还。喜听讴歌同属启,鼎湖有泣不能攀。

章群下第东归

[宋代] 杨亿
卓荦修词有古风,计偕西上剧飘蓬。

梁园失意三春月,闽岭思归一亩宫。

且喜还家仪舌在,莫嗟为客赵囊空。

九天下诏崇儒术,好绝韦编待至公。

石菖蒲

[宋代] 释慧空

仙裔来何许,罗浮小洞天。老僧忘百念,相对相翛然。

水洁情惟洁,石坚心更坚。愿持青苦节,庶定永君年。

次韵徐正夫见赠

[宋代] 苏过

自信儒冠不误身,从教尘土满衣巾。安能学稼与学圃,已得异书逢异人。

只影自随空四海,岁寒相伴有孤筠。扬雄何日一区老,问字应当载酒频。

仲冬下浣会同僚游东岩

[宋代] 蒲寿宬
羽人脱屣去,古洞留嵌岩。

白云亦世态,随风蜕其缄。

石饴已何许,谁能味其甘。

土偶寂不语,樵牧同此龛。

坎坎击石鼓,归去夸彼谈。

遂使蜡屐人,于此移其贪。

猗桐植翠盖,翳翳当薰南。

琤然激石溜,燕坐心默参。

朝暮岂异理,莫诳狙四三。

暄凉得其适,所讶非瘴岚。

梅花对白发,风前雪鬖鬖。

挥觞属同僚,出语谐酸咸。

犹拘铁汉语,饮之不至酣。

托诗纪曾游,谁将铁为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