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童

狡童

[先秦] 佚名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分类标签:诗经女子

翻译

译文

那个滑头小伙子,为何不和我说话?都是因你的缘故,使我饭也吃不下。

那个滑头小伙子,为何不与我共餐?都是因你的缘故,使我觉也睡不安。

注释

狡童:美貌少年。狡,同“姣”,美好。一说为狡猾,如口语说“滑头”之类,是戏谑之语。

彼:那。

维:为,因为。

不能餐:饭吃不香,吃不下。

食:一起吃饭。

息:安稳入睡。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71-172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69-170

赏析

  法国女作家斯达尔夫人说:爱情对于男子只是生活中的一段插曲,而对于女人则是生命的全部。确实,一个姑娘生活中最艰巨的任务就是反复证实小伙子的爱情是执着专一,永恒不变的。因而,恋爱中的姑娘永远没有精神的安宁。对方一个异常的表情,会激起她心中的波澜;对方一个失爱的举动,更会使她痛苦无比,寝食难安。《郑风·狡童》中的这位女子就是如此,或许是一次口角,或许是一个误会,小伙子两个失爱的举动,她竟为之寝食不安,直言痛呼。

  首先,诗的两章通过循序渐进的结构方式,有层次地表现了这对恋人之间已经出现的疏离过程。第一章曰:“不与我言”,第二章承之曰:“不与我食”,这不是同时并举,而是逐步发展。所谓“不与我言”,并非道途相遇,掉头不顾,而当理解为共食之时,不瞅不睬;所谓“不与我食”,是指始而为共食之时,不瞅不睬,继而至分而居之,不与共食。爱情的小舟,遇到了急风狂浪,正面临倾覆的危险。与此相应,女子失恋的痛苦也随之步步加深。共食不睬,虽一日三餐不宁而长夜同寝尚安;而分居离食,就食不甘味更寝不安席了。因此这位女子要直言呼告,痛诉怨恨。

  其次,诗篇通过直言痛呼的人物语言,刻画了一个初遭失恋而情感缠绵,对恋人仍一往情深的女子形象。《诗经》中刻划了许多遭遇情变的形象,情变程度有别,痛苦感受不同。《郑风·狡童》中的女子面临失恋的情况,听她的呼告,能感觉在怨恨与焦虑中,仍对恋人充满了渴望与深情。“狡童”的“狡”,一说通“佼”,亦即强壮俊美之意;如此理解,“彼狡童兮”,亦即“那个强壮漂亮的小伙子啊”。这就是骂中有爱,恨中带恋了。所谓“若忿,若憾,若谑,若真,情之至也”(陈继揆《读风臆补》)。而两章的后两句“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则由前两句第三人称的“彼”,转变为第二人称的直面式的呼告了,从而把对“狡童”的恋慕期待之情表现得缠绵难割。

  古老的《诗经》,传达的是古今相通之情,只因语言简奥,才会艰深难解。《郑风·狡童》则不然,不仅女子的感情哀伤动人,女子的呼告也是明白如话,句句入耳。可是,一首直抒胸臆之诗,千百年来却久遭曲解。“诗必取足于己,空诸依傍而词意相宣,庶几斐然成章;……尽舍诗中所言而别求诗外之物,不屑眉睫之间而上穷碧落、下及黄泉,以冀弋获,此可以考史,可以说教,然而非谈艺之当务也”(《管锥编》第一册)。钱钟书对“《诗》作诗读”之旨作了淋漓透辟的发挥,读《郑风·狡童》然,读一切古诗均然。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69-170

更多

清明日赐百僚新火

[唐代] 韩浚

朱骑传红烛,天厨赐近臣。火随黄道见,烟绕白榆新。

荣耀分他日,恩光共此辰。更调金鼎膳,还暖玉堂人。

灼灼千门晓,辉辉万井春。应怜萤聚夜,瞻望及东邻。

春江花月夜二首 其二

[明代] 唐寅

夜雾沈花树,春江溢月轮。欢来意不持,乐极词难陈。

彦清打毬

[宋代] 洪皓

三伏击毬暴气和,汗马良劳戛玉珂。残形伤目未尝虑,裸颠垢面服皮靴。

列骑骎骎有中下,王孙上驷金盘陀。矫如跳丸升碧汉,坠若流星落素波。

分明较胜各驰逐,雷奔电掣肩相摩。天下固自有至乐,但知此乐无以过。

有时雌雄久不决,载渴载饥日忽蹉。或胜或败何所竞,屈膝进酒方骈罗。

击鼓横笛歌且舞,观者如堵环青娥。抑尊礼卑浑不顾,一时快意遑恤它。

景云贵戚尤好此,贞元方镇亦同科。柳泽韩愈犹进谏,况乃名高欲戢戈。

莫言得之自马上,连朝肄习恐伤多。韩柳二书戒驰骋,愿寘左右日吟哦。

留心经史修远业,黑头侍宴朱颜酡。

满路花/促拍满路花 仙吕思情

[宋代] 周邦彦

帘烘泪雨乾,酒压愁城破。冰壶防饮渴,培残火。朱消粉退,绝胜新梳裹。

不是寒宵短,日上三竿,殢人犹要同卧。

减字木兰花(九日)

[宋代] 陈师道
清尊白发。曾是登临年少客。不似当年。人与黄花两并妍。

来愁去恨。十载相看情不尽。莫更思量。梦破春回枉断肠。

十月二十六日有感

[宋代] 马廷鸾
宾空后甲再经壬,香断金炉已七春。

四十一年民父母,谁知今日帝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