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颂·潜

周颂·潜

[先秦] 佚名

猗与漆沮,潜有多鱼。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分类标签:诗经祭祀写鱼

翻译

译文

美好漆水和沮水,多种鱼类在栖息。有那鳣鱼和鲔鱼,还有鲦鲿和鰋鲤。用来祭祀献祖先,求得福祉永绵延。

注释

猗(yī)与:赞美之词。漆沮(jù):两条河流名,均在今陕西省渭河以北。

潜:通“槮(sēn)”,放在水中供鱼栖止的柴堆。

鳣(zhān):鳇鱼,无鳞,肉黄,大者可达二、三丈长。鲔(wěi):鲟鱼,长一、二丈。

鲦(tiáo):白条鱼,长仅数寸,状如柳叶,鳞细而白。鲿(cháng):黄颊鱼,尾微黄。鰋(yǎn):鲇鱼,无鳞。

享:祭献。

介:助,一说祈求。景:大。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762-763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671-673

赏析

  《周颂·潜》是专用鱼类为供品的祭祀诗。从诗中所写的鱼的数量之多(“潜有多鱼”)、品种之繁(“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及人们对鱼类品种的熟知,可以看出当时渔业的卓有成效。潜置于水底,这种再简单不过的柴草堆作用却不可小觑,正是它们吸引了鱼类大军的聚集。这种原始而有效的养鱼方法也许就出自公刘时代,《史记·周本纪》中写及公刘“行地宜”,以潜养鱼可能正是因地制宜的创造性生产措施。祭祀诗离不开歌功颂德,《周颂·潜》明写了对漆、沮二水风景资源的歌颂,对公刘功德的歌颂则潜藏于字里行间,如同“潜”的设置,荡漾着透出波纹的韵味。

  “以(鱼)享以(鱼)祀,以介景福”是饮水思源、祈求福佑的祭祀行动。如果将鱼换成其他的祭品,祭祀的意蕴就会大受损害,而诗作一气呵成的效果也便丧失无遗。在这首诗中,鱼实在是必然贯穿到底的。最后一句虽然没有写出鱼,但鱼依然存在,因为“鱼”与“余”谐音。《周颂·潜》诗所写的祭祀季冬一次,隔年之春又一次,均用鱼,这便有理由推断:时至今日仍然广泛流传的“年年有鱼(余)”年画,民间除夕席上对鱼不动筷而让它完整地留进新年的习俗,和《周颂·潜》所描写的祭祀是一脉相承的。《周颂·潜》应当被视为民俗史上一条重要资料,它的末句所祈之福就是“余”。

  《周颂·潜》篇幅简短,却罗列了六种鱼名;漆、沮二水具体写出,却让祭祀对象公刘隐名;写王室的祭祀活动,却也与民间风俗息息相关。这些,都显示了作者调动艺术手法的匠心,使本来在《诗经》里相对枯燥的颂诗中的一首能够进入形象生动、意蕴丰富、趣味盎然的作品行列。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671-673

猜你喜欢

布袋和尚赞恭依圣上韵

[宋代] 释慧远
布袋挨开,猿啼晓月。

海岳逃形,佛魔路绝。

列列挈挈,翘翘杰杰。

大机兮棒打不回闲,大用兮利剑流鲜血。

别别,出海昆仑头戴雪。

台湾纪巡诗 其一

[清朝] 夏之芳

海天咨度报皇华,蚤卜升平遍水涯。载德行旌才出郭,暖烟晴竹已家家。

省中春晚忽忆江南旧居戏书所怀因寄两浙亲故杂言

[唐代] 权德舆
前年冠獬豸,戎府随宾介。去年簪进贤,赞导法宫前。

今兹戴武弁,谬列金门彦。问我何所能,头冠忽三变。

野性惯疏闲,晨趋兴暮还。花时限清禁,霁后爱南山。

晚景支颐对尊酒,旧游忆在江湖久。庾楼柳寺共开襟,

枫岸烟塘几携手。结庐常占练湖春,犹寄藜床与幅巾。

疲羸只欲思三径,戆直那堪备七人。更想东南多竹箭,

悬圃琅玕共葱蒨.裁书且附双鲤鱼,偏恨相思未相见。

南山莲社偕韩友直伯清昆季游龙井寺

[元朝] 张翥

长忆东林远法师,三生张野有前期。经书贝叶翻重译,漏刻莲花礼六时。

长老布金多满地,高僧卓锡自成池。不妨随喜诸天上,扶得风篁玉一枝。

答杨公朝

[宋代] 刘克庄
昔抱遗编事悦堂,蟆陵宰树想荒凉。

问君乡土生悲感,家住秦溪又姓杨。

盘居六章

[宋代] 项安世
行止盘盘,其乐孔多。

请以是居,子如之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