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州阳山归路

连州阳山归路

[宋代] 吕本中
稍离烟瘴近湘潭,疾病衰颓已不堪。

儿女不知来避地,强言风物胜江南。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羁旅抒情

注释

译文

渐渐远离了岭南瘴气蒸郁的地方,前面不远就是湘潭;身体多病,衰弱疲惫,内心痛苦不堪。

小儿女不知道自己是在逃难,硬是坚持说:眼前的风光景物,胜过江南。

注释

连州:治所在桂阳(今广东连县);

阳山:县名,属连州,即今广东阳山县。

烟瘴:瘴气。此代指多瘴气的岭南地区。

湘潭,地名,治所在现在的湖南省。今湖南湘潭。

衰颓:指身体、精神等衰弱颓废。

避地:因逃避战争祸乱而移居他地。

强言:坚持说。

风物:风光景物。

赏析

  首句点题,说明自己行程。“烟瘴”二字,切岭南气候,暗示自己因为避乱到连州,过着很艰苦的生活。次句具体写流亡生活对自己身体的摧残,连用“疾病”、“衰颓”、“不堪”三词,突出环境的恶劣,也隐隐将自己对国事的忧愁略加表露,语意低沉深挚。历来诗人都喜欢把情感寄托在对风物的吟咏之中,这两句诗切定“烟瘴”,从而直述种种不堪,也是采用这一手法。

  三、四句笔锋忽转,不再写自己,转说小儿女不知道是逃难,坚持说眼前的景物比江南还好。这两句看似平常,实际上颇见构思之苦。诗以“避地”二字为主脑。眼前的风光,未必不如江南,关键是诗人此番是逃难而来,他又是江南人,见惯江南景色,如今颠沛流离,心情不佳,遥望故乡,战火不息,他怎会对眼前的景色赞赏呢?他又怎么会有心情欣赏眼前的秀丽景色呢?反过来,儿女年幼,没有大人那样的忧愁,自然感觉不同,说眼前的景色胜过江南。诗人这样写,正是通过小儿女的不解事,反衬自己的忧思,所以用“强言”二字为小儿女定位,道出心中无限凄楚。苏轼《纵笔》“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将心中的感慨借小儿的误会诉出,寓庄于谐,兴味无穷;杜甫《月夜》“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直接说小儿女无知,表示自己悲伤。吕本中这首诗也通过小儿女的不懂事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尽管取径不同,仍然很有可能是受了前人的启发。

  诗前两句从正面直说,写得很凝重压抑;后两句从侧面衬托,表面上作轻描淡写,实际上将原本的痛苦渲染得更加深沉。吕本中诗自附于江西诗派,讲究“悟入”、“活法”,这首诗写得沉浑老成,就是从杜甫诗入径,而加上了自己的变化。

参考资料:

1、缪钺等 .宋诗鉴赏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 1987.12(2012.7重印) : 第784-785页 .

吕本中

[宋代]

吕本中(1084- 1145),字居仁,世称东莱先生,寿州人,诗人,词人,道学家. 诗属江西派.著有<<春秋集解>>,<<紫微诗话>>,<<东莱先生诗集>> 等. 词不传,今人赵万里<<校辑宋金元人词>> 辑有<<紫微词>>,<<全宋词>> 据之录词二十七首.吕本中诗数量较大,约一千二百七十首。
► 吕本中的诗文(558篇)

随机看看

和作哲送令德

[宋代] 邓肃
我瓠非五石,安能枵不用。

但恃少年气,未肯就羁鞚。

越人已断发,章甫浪出宋。

何如子建文,脱口人争讽。

笑示善者机,绮语时一弄。

妙竟秘不传,尺管阁云梦。

固应羞芹藻,清明奴隶共。

明年郁梧桐,定作喈喈凤。

归来访原宪,慎毋学子贡。

故人犹未病,反己能求中。

蕊歌

[宋代] 程公许
五云郁勃天九重,俯视人境尘濛濛。

元和迁校品秩穹,以帝命镇北坎宫。

玄袍金铠丁甲从,洞阴战胜魔绝纵。

际江之涯钟氏童,宿运冥契晞玄风。

蹑屩千里心忡忡,戃恍忽与师匠逢。

桑梓归愒敢不共,精庐筑就铃冈乐。

州西一会狮子峰,烟霞万壑锁郁葱。

势与紫霄争长雄,楼观营筑拟翠蓬。

真游下驻鸣笙镛,可无法言牖群蒙。

帝何言哉层穹窿,溟涬未辨奚所宗。

五文开明日瞳胧,三洞流出金口中。

瑶函锦囊密缄封,飚轮八面轰灵霳。

骏奔百灵翔六龙,一念与诵万过同。

登揖金母朝木公,六天狞戾数有终。

申命校录帝所恫,保制劫运禳灾凶。

剪馘鬼怪囚北酆,边垂罢战年屡丰。

妖氛退扫正道卫,臣许职牧羞唐朝庸。

愿见皇图还时雍,蕊珠七言舂容。

为师劝相鸠僝工,咄嗟千桂凌碧空。

开度益广积累功,丹台列名仙籍通。

送理问王叔明

[元朝] 杨维桢
金汤回首是耶非,不用千年感令威。

富贵向人谈往梦,干戈当自息危机。

雄风豪雨将春去,剩水残山送客归。

闻说清溪黄鹤在,鹤边仍有钓鱼矶。

古剑

[宋代] 周端臣

籀文漫灭藓花残,胆怯旁人不敢看。飞去暗防风雨夜,握来光射斗牛寒。

曾成歃血诸侯约,肯受无鱼下客弹。宝匣秘藏英气在,提携终拟斩楼兰。

台掾萨天锡求识予面而之燕南八月十四夜风雨宿菌阁绝句七首明日追寄之 其二

[元朝] 张雨

鹤台道民掩柴扃,雁门才子宿寒厅。恰有金华一樽酒,且置茅家双玉瓶。

次韵咏慈山水月庵梅花二首 其二

[清朝] 张烈

绝世丰姿傲雪前,侬身虽瘦欲争妍。天寒地冷镕筋骨,历尽风霜不乞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