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佚名
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悔予不将兮。

衣锦褧衣,裳锦褧裳。叔兮伯兮,驾予与行。

裳锦褧裳,衣锦褧衣。叔兮伯兮,驾予与归。
分类标签:诗经

注释

译文

难忘你人物好丰采,你曾在巷中久等待,没跟你同走悔不该。

难忘你健美好身材,你曾在堂中久等待,没和你同去悔不该。

锦缎衣服身上穿,外面罩着锦绣衫。叔呀伯呀赶快来,驾车接我同回还。

外面罩着锦绣衫,锦缎衣服里面穿。叔呀伯呀赶快来,驾车接我同归还。

注释

丰:丰满,标致,容颜美好貌。

俟(sì):等候。巷:里中道,即胡同。

予:我,此处当是指“我家”。送:从行,送女出嫁。致女曰送,亲迎曰逆。

昌:体魄健壮,棒。

堂:客厅,厅堂。

将:同行,或曰出嫁时的迎送。

锦:锦衣,翟衣。褧(jiǒng):妇女出嫁时御风尘用的麻布罩衣,即披风。

裳(cháng):古代指遮蔽下体的衣裙。

叔、伯:此指男方来迎亲之人。

驾:驾车。古时结婚有亲迎礼,男子驾车至女家,亲自迎接女子上车,一起回夫家。行(háng):往。

归:回。一说指女子出嫁归于男子之家。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73-17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72-174

赏析

  《郑风·丰》诗中的抒情主人公是个屈从父母意志的弱女子,她没有对抗父母的干涉。她的遭遇是不幸的,也是值得人们深深同情的。虽然,她未能与心上人结合,但她对心上人的挚爱之情却丝毫没有被时间冲淡,反而更加深切了。在她的脑海里,爱人的容貌是那样的丰满美好,体魄是那样的健壮魁伟。想起这些,她的心中充满了无法消解的悔恨之情!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那时候爱人在巷口、在堂上等她去成亲,幸福生活仿佛在向她招手。但却因父母的变卦,最终她没有能跟他走。如今悔恨之余,她要作最后的努力,呼唤爱人重申旧盟。她幻想自己穿上了盛装,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迫不及待地呼唤男家快来人驾车迎接她过门去成亲。这种由满腹悔恨引起的对幸福生活无限向往的强烈感情,在诗中表现得可谓淋漓尽致。

  诗中抒情主人公对幸福生活的强烈向往,在现实中是一种无望的追求。她其实并没有找到越过急流险滩通向幸福彼岸的渡船。在诗中,读者充分了解她的怨恨之情是对着她父母的,但却无法知道她有什么办法能改变父母的态度。她只能幻想有朝一日她的心上人派人来把她迎娶过去。看来等待她的依然是无法改变的可悲命运。可以说,这首诗是对旧社会不合理婚姻制度的强烈控诉。

  抒情主人公对爱人的感情是深沉的,对自己屈从于父母的意志流露出极度的悔恨,希望爱人重申旧盟心情表达得极其迫切,一句话,直抒胸臆,酣畅淋漓为此诗抒情的一大艺术特色。一、二两章中抒发的未能与爱人结合的悔恨之情,读者仿佛能听到她的叹息声;三、四两章中抒发的迫切想与爱人结合的向往之情,读者仿佛能听到她的呼唤声。诗中对人物形象的描写和人物心理的刻画,都极其成功,给人以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抒情主人公由深深的悔恨而引起的向往幸福生活的幻觉,这种悲剧意味极浓的感情大跳跃,读者读后不能不为之动容。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72-174

随机看看

读孟子 其二

[宋代] 彭汝砺

洙泗三千弟子贤,行藏独许一颜渊。先生出处俱天意,无怪公孙尚间然。

峰顶

[宋代] 郭祥正

登山不辞险,探景须穷幽。行彻五千仞,回首视九州。

人寰莽何处,大野苍烟浮。更酌天池泉,古意空悠悠。

九日同区启图集李伯襄太史宅

[明代] 何吾驺

艺苑当年兴未孤,何来风物共茱萸。他乡白雁尊前度,故国黄花梦里纡。

望气迥悬欧冶剑,登门高并李膺驱。寒深索和阳春曲,九月关山雪满途。

医巫闾山

[清朝] 戴梓

瞻彼闾山,巍巍灵厚。长白荫东,祁连翠右。势望脉通,挺载干覆。

郁郁葱葱,发祥启佑。奠镇幽方,默相我后。神其赫思,飙旗电骤。

玉宇金镛,照振岩岫。昔肇虞封,今邀圣构。昭兮极兮,泉膏霭耨。

至哉圣皇,两间造就。川岳效灵,陈华吐秀。永永万年,祝无疆寿。

御柳 其一

[明代] 刘基

御柳青青阴绿池,迎春擢秀不违时。皇恩天地同生育,雨露无私尔最知。

割稻

[明代] 沈周

我家低田水没肚,五男割稻冻慄股。劳劳似共雨争夺,稻芽渐向镰头吐。

蓬蓬纂纂缀青针,稻既生芽禾应腐。腐馀割得尚欢喜,计利当存十之五。

小家伶仃止夫妇,稻烂水深无力取。口中之食眼中饱,忍见穗头沈着土。

波间粒粒付鱼雁,一年生计空辛苦。但忧两口不聊生,未暇徵租虑官府。

老翁坐对沈龟哭,婆亦号咷向空釜。云昏月墨忘关门,隔壁咆哮一声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