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邶风·旄丘

国风·邶风·旄丘

[先秦] 佚名
旄丘之葛兮,何诞之节兮。叔兮伯兮,何多日也?

何其处也?必有与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狐裘蒙戎,匪车不东。叔兮伯兮,靡所与同。

琐兮尾兮,流离之子。叔兮伯兮,褎如充耳。
分类标签:诗经

注释

译文

旄丘上的葛藤啊,为何蔓延那么长!卫国诸臣叔伯啊,为何许久不相帮?

为何安处在家中?必定等人一起行。为何等待这么久?其中必定又原因。

身穿狐裘毛茸茸,乘车出行不向东。卫国诸臣叔伯啊,你们不与我心同。

我们卑微又渺小,流离失所无依靠。卫国诸臣叔伯啊,充耳装作不知道。

注释

邶(bèi):中国周代诸侯国名,地在今河南省汤阴县东南。

旄(máo)丘:卫国地名,在澶州临河东(今河南濮阳西南)。一说指前高后低的土山。

诞(yán):通“延”,延长。节:指葛藤的枝节。

叔伯:本为兄弟间的排行。此处称高层统治者君臣。

多日:指拖延时日。

处:安居,留居,指安居不动。

与:盟国;一说同“以”,原因。

何其:为什么那样。

以:同“与”。一说作“原因”“缘故”解。

蒙戎:毛篷松貌。此处点出季节,已到冬季。

匪:非。东:此处作动词,指向东。

靡:没有。所与:与自己在一起同处的人。同:同心。

琐:细小。尾:通“微”,低微,卑下。

流离:转徙离散,飘散流亡。一说鸟名,即枭或黄鹂。

褎(yòu):聋;一说多笑貌。充耳:塞耳。古代挂在冠冕两旁的玉饰,用丝带下垂到耳门旁。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73-7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73-74

赏析

  此诗脉络清晰,递进有序,《诗经传说汇纂》引朱公迁所谓“一章怪之,二章疑之,三章微讽之,四章直责之”,将其篇章结构说得清清楚楚。

  诗一开头,借物起兴,既交代了地点和季节,也写了等待救援时间之长。黎臣迫切渴望救援,常常登上旄丘,翘首等待援兵,但时序变迁,援兵迟迟不至,不免暗自奇怪。不过由于要借卫国救援收复祖国,心存奢望故而尚未产生怨恨之意。

  第二章紧承上章“何多日兮”而来,用宽笔稍加顿挫,“何其处也,必有与也。何其久也,必有以也。”通过自问自答的方式,黎臣设身处地地去考虑卫国出兵缓慢的原因:或者是等待盟军一同前往,或者是有其他缘故,暂时不能发兵;用赋法代为解说,曲尽人情。

  第三章“狐裘蒙戎”一句紧扣上两章,说明自己客居已久而“匪车不东”。黎臣已经有所觉悟,“我有亡国之状,而彼无悯恤之意,我有恢复之念,而彼无拯救之心”(《诗经传说汇纂》引邹泉语),知道卫国无意救援,并非是在等盟军,或者有其他缘故。因幻想破灭,救援无望,故稍加讽谕。

  第四章用赋法着意对比,黎臣丧亡流离,衣衫破弊,寄居他国,凄凉萧索,而卫国群臣非但毫无同情心,而且袖手旁观,趾高气扬。诗人有些出离愤怒了,他批评卫国群臣装聋作哑,见死不救。诗人通过双方服饰、神情、心态的比较,黎臣彻底痛悟,不禁深感心寒,于是便直斥卫国君臣。

  此诗作者虽然寄人篱下,但诗意从委婉地询问的口气到直指卫国统治者不同心同德的嘴脸,写得很有骨气。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73-7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73-74

更多

再入翰林

[宋代] 宋祁

银台路入复门赊,四载重来鬓愈华。况自秋毫皆帝力,何言旧物是吾家。

宫盘浩气浮襟爽,省树珍阴叠殿斜。书枕梦残闻吏报,日痕还复度砖花。

清调吟

[唐代] 白居易
索索风戒寒,沈沈日藏耀。劝君饮浊醪,听我吟清调。

芳节变穷阴,朝光成夕照。与君生此世,不合长年少。

今晨从此过,明日安能料。若不结跏禅,即须开口笑。

中秋夜雨无月拟作

[清朝] 陈忠平

多事溟云故殢城,空劳痴守到深更。捲残蕉叶风何苦,湿透梧窗雨不情。

落影杯边秋味迥,销魂梦底月华明。可堪如豆灯摇曳,曙色未开寒又生。

家僮来持双井芽数饮之辄成诗以示同舍

[宋代] 黄庶
我疑醇醲千古味,寂寞散在山茶枝。

双井名入天下耳,建溪春色无光辉。

吾乡茶友若敌国,粪土尺璧珍刀圭。

嗟予奔走车马迹,尘埃荆棘生喉颐。

煮云为腴不可见,青泉绿树应相嗤。

长须前日千里至,百芽包裹林岩姿。

开缄春风若满手,喜气收拾人恐知。

江南阳和夜欲试,小斋独与清风期。

石鼎泉甘火齐得,混沌不死元气肥。

诗书坐对为客主,一啜已见沆瀣醨。

通宵安稳睡物外,家梦欲遣不肯归。

不信试来与君饮,洗出正性还肝脾。

白华美孝子也

[明代] 王绂

彼白者华,维色之洁。彼美君子,修德孔哲。修德伊何,欲亲之悦。

颂古九十八首 其八十五

[宋代] 释印肃

船子寥寥载不空,几回明月弄清风。呈桡舞棹无他事,只欲教人解六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