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门之杨

东门之杨

[先秦] 佚名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分类标签:诗经爱情

翻译

译文

我依偎着东城门外小白杨,浓密叶片辉映着金色夕阳。约好黄昏时相会在老地方,却让我苦等到明星闪闪亮。

我来到东城门外白杨林边,晚霞映红了白杨浓密叶片。明明和人家约好黄昏见面,却让我苦等到星星嵌满天。

注释

牂(zāng)牂:风吹树叶的响声。一说枝叶茂盛的样子。

昏:黄昏。期:约定的时间。

明星:明亮的星星。一说启明星,晨见东方。煌煌:明亮的样子。

肺(pèi)肺:枝叶茂盛的样子。

晢(zhé)晢:明亮的样子。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73-274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70-271

赏析

  这首诗中那在白杨树下踯躅的人儿,究竟是男、是女,很难判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或她)一定是早早吃罢晚饭,就喜孜孜来到城东门外赴约了。这约会在初恋者的心上,既隐秘又新奇,其间涌动着的,当然还有几分羞涩、几分兴奋。陈国都城的“东门”外,又正是男女青年的聚会之处,那里有“丘”、有“池”、有“枌”(白榆),“陈风”中的爱情之歌《东门之池》、《宛丘》、《月出》、《东门之枌》,大抵都产生于这块爱情圣地。

  此时主人公的伫足之处,正有一排挺拔高耸的白杨。诗中描述它们“其叶牂牂”、“其叶肺肺”,可见正当叶儿繁茂、清碧满树的夏令。当黄昏降临、星月在天的夜晚,乌蓝的天空撒下银白的光雾,白杨树下便该映漾出一片怎样摇曳多姿的树影。清风吹过,满树的叶儿便“牂牂”、“肺肺”作响。这情景在等候情人的主人公眼中,起初一定是异常美妙的。故诗之入笔,即从黄昏夏夜中的白杨写起,表现着一种如梦如幻的画境;再加上“牂牂”、“肺肺”的树声,听来简直就是心儿的浅唱低回。

  但当主人公久待情人而不见的时候,诗情便出现了巨大的逆转。“昏以为期,明星煌煌”、“昏以为期,明星晢晢”——字面的景象似乎依然很美,那“煌煌”、“晢晢”的启明星,高高升起于青碧如洗的夜空,静谧的世界便全被这灿烂的星辰照耀了。然而,约会的时间明明是在黄昏,此时却已是斗转星移的清寂凌晨,连启明星都已闪耀在东天,情人却不知在哪儿。诗讲究含蓄,故句面上始终未出现不见情人的字眼。但那久待的焦灼,失望的懊恼,分明已充溢于字里行间。于是“煌煌”闪烁的“明星”,似也感受了“昏以为期”的失约,而变得焦灼不安了;就是那曾经唱着歌儿似的白杨树声,也化成了一片嘘唏和叹息。

  此诗运用的并非“兴”语,而是情景如画的“赋”法描摹。在终夜难耐的等待之中,借白杨树声和“煌煌”明星之景的点染,来烘托不见伊人的焦灼和惆怅,无一句情语,而懊恼、哀伤之情自现。这正是此诗情感抒写上的妙处。由于开笔一无征兆,直至结句方才暗示期会有失,更使诗中的景物描摹,带有了伴随情感逆转而改观的不同色彩,造成了似乐还哀的氛围递换、变化的效果。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70-271

猜你喜欢

云若筑室颜曰寄斋索诗为赋此

[清朝] 张象津

风轮转大千,一尘缘飞坠。坱然升降中,生物息相吹。

遐睇尽寰宇,俯仰缅身世。稊粟落大瀛,狭钜两不异。

形骸寄须臾,况又寄所寄。彼哉愦愦者,瑶璇起平地。

所居仅容膝,胡为劳远致。深谋裕千载,展转无终既。

会见瓦砾场,离离长秋穗。始藏孟尝君,终下雍门泪。

爰有达生人,空洞无物累。一室羲皇前,嗒焉齐醒醉。

而以寄名斋,谓与斋相值。有寄即有归,若归于何庇。

君言归何有,神马意为辔。当其意尽时,万缘风云彗。

寄无归亦无,言寄乃非伪。人事渺无穷,纷营无愚智。

道术亦各出,深岩难拟议。孰为楚庄周,孰为鲁展季。

援笔为赋此,略见山枢意。后来者谁与,勿谓斯言戏。

留省早春奉怀诸兄弟三首 其二

[明代] 皇甫汸

君行知岁隔,已是别离深。独作留秦客,凄其动越吟。

云天连海峤,雪路暗山阴。日暮临湖望,谁传芳草心。

维摩赞

[宋代] 释崇岳
深入不二门,巧尽翻成拙。

一默定千差,常说炽然说说拙,

万古清风寒稳彻骨。

赵资政建三层楼中层藏书

[宋代] 楼钥
危楼杰立潭府雄,仰望惊瞿何穹窿。

擎以八柱真良工,恍如木天移海东。

扶栏三级横复纵,八窗交映光玲珑。

更上一层迥不同,历览万象俱空濛。

东南太白金峩峰,西山千叠青芙蓉。

环绕不断如屏风,平畴弥望禾芃芃。

城郭市井聚螘蜂,烟树高低知几丛。

澄湖一片磨青铜,潮来江涨银在鎔。

海匝三垂属提封,四山宽围城在中。

地平楼小望易穷,安得高卧陈元龙。

丽谯公府难从容,二阁均在道佛宫。

江山得助无遗踪,眼前突兀忽此逢。

主人干国成栋隆,鼎彜久书柱石功。

名遂身退兹明农,卜筑深静依高墉。

百间朗朗罗心胸,咄嗟不待鼛鼓冬。

最后奇观凌虚空,窗户未须湿青红。

似闻庐陵周益公,亦作此楼高於崧。

相望落落见两翁,心匠不谋如影从。

我欲效颦意方浓,一朝登眺若发矇,

不愿侍公饮千种,不愿舞女给予歌僮。

插架三万牙签重,此身愿为书蠹虫。

不然相陪夕阳舂,与公凭栏送冥鸿。

次韵平仲侍郎移居见简

[宋代] 李弥逊
不寄斜封岁已馀,那闻异县更移居。

羁怀易动野马也,归梦自成胡蝶与。

有宅一区如子少,受薪十束见予疏。

遥知富有千头橘,奉乞当年种树书。

画堂春

[明代] 杨荣

春空云尽月华明。雪消才放新晴。元宵游赏遍都城。

处处欢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