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门之墠

东门之墠

[先秦] 佚名

东门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则迩,其人甚远。
东门之栗,有践家室。岂不尔思?子不我即!

分类标签:诗经爱情

注释

译文

东门附近有广场,茜草沿着山坡长。他家离我近咫尺,而人却像在远方。

东门附近种板栗,房屋栋栋排得齐。哪会对你不想念,不肯亲近只是你。

注释

墠(shàn):经过整治的郊野平地。

茹藘(rú lǘ):草名。即茜草。

阪(bǎn):小山坡。

迩(ěr):近。

栗:木名。

有践:同”践践”,行列整齐的样子。

家室:房舍;住宅。

不尔思:即不思尔。不想念你。

不我即:即不即我。我不想亲近你;即:走进,接近。

参考资料:

1、杨伯峻等.白话四书五经:岳麓书社,1994年:46

赏析

  这是一首青年男女相唱和的民间恋歌。它的表现形式,不是恋人之间面对面地放声高歌,而是室近人遥无由相会,自为赠答,分别抒发内心焦急渴望的情怀。

  全诗分三章,每章四句。方玉润在《诗经原始》中指出:“就首章而观,日室迩人远者,男求女之词也。就次章而论曰:‘子不我即’者,女望男之心也。一诗中自为赠答而均未谋面。”一方在追求,一方在盼望,两种图景,一样心愿。本来是好端端的美满姻缘,却遭到某种社会原因的阻挠,使得这对恋人深深地陷入烦恼与忧郁之中。男女青年热恋中可望不可及的内容,在《诗经》中是屡见不鲜的,但这首诗却通过两个不同的典型场景,让男女主人公分别登场,在望而不见的特定环境中倾诉衷曲,有境有情,充分表现了双方“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真实情义。

  首章前二句,赋中有兴。点明了实地,展现了女家住所的特定环境。通过这幅明洁而富有生意的画面起兴,烘托出女主人公的端庄大度和丰盈美丽的风采。同时,也含蕴了小伙子凝神相望、思潮起伏的情态;广场空阔,毫无遮掩,一切景象,尽收眼底,从中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又生发出无限的惆怅。因之后二句由景人情,展示小伙子烦忧的心境。“其室则迩,其人甚远“,正是咫尺天涯,莫能相近,其中自有无限的难言之痛

  有践家室,犹今谚语所称“好好人家”。次章变换场地,由女主人公登场,另是一番景象。前二句写景,一排排屋舍俨然的美好人家就坐落在城东那片高大的栗树丛中。从姑娘心目中的这幅繁茂的、欣欣向荣的图景来看,自是景中有情,它暗示了恋人的英俊与善良,是个理想的对象。其中也蕴含着美好的憧憬热烈的期待。后二句转人言情,正是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姑娘在向意中人倾诉自己的爱慕之情忠贞之志也在埋怨小伙子近来为什么不来到自己身边表明心迹,因而姑娘感到孤独彷徨,她在哭泣,她在忧伤,她在饱尝着爱情遭受挫折时的无限悲苦。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74-175 2、金启华,朱一清,程自信主编.诗经鉴赏辞典:安徽文艺出版社,2006:214-215

随机看看

杂记十首

[宋代] 刘克庄
恍惚天书事,庄严土木功。

暮年王太尉,典领玉清宫。

正心吟

[宋代] 金朋说
明诚道不离,知格无邪伪。

中正着吾心,毋为私欲蔽。

偈二十首

[宋代] 释鼎需
行亦禅,坐亦禅。

语默动静体安然。江上晚来堪画处,

一叶扁舟破远烟。

过邯郸 其一

[明代] 黄廷用

处世卢生何太苦,也曾枕上见荣华。当年不与黄梁梦,白首青春空自嗟。

荆渚堤上

[宋代] 范成大
原田何莓莓,野水乱平楚。

大堤少人行,谁与艺稷黍?

独木且百岁,肮脏立水浒。

当年识兵烬,见赦几樵斧?

摩挲欲问讯,恨汝不能语。

薄暮有底忙?沙头听鸣橹。

如梦令 陈彦真居昆陵鹤溪之阴,中年以来,

[元朝] 谢应芳
,余闻而嘉之,故作此以赠满眼青山如画。说甚玉堂金马。头戴鹿皮冠,穿个布袍冬夏。都罢。都罢。心上了无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