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狐

有狐

[先秦] 佚名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分类标签:诗经

注释

译文

狐狸在那慢慢走,就在淇水石桥上。我的心里真忧愁,你的身上没衣裳。

狐狸在那慢慢走,就在淇水浅滩上。我的心里真忧愁,你没腰带不像样。

狐狸在那慢慢走,就在淇水河岸旁。我的心里真忧愁,你没衣服我心伤。

注释

狐:狐狸。一说狐喻男性。

绥(suí)绥:慢走貌。朱熹《诗集传》训为独行求匹貌。

淇:卫国水名。淇水在今河南浚县东北。梁:河梁。河中垒石而成,可以过人,可用于拦鱼。

之子:这个人,那个人。裳(cháng):下身的衣服。上曰衣,下曰裳。

厉:水深及腰,可以涉过之处。一说通“濑”,指水边沙滩。

带:束衣的带子。实指衣服。

侧:水边。

服:衣服。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28-129 2、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30-131

赏析

  这是一首情诗。有人把它理解为妻子担忧在外的丈夫没有御寒衣物的诗,则诗以主人公看见有狐开篇,以狐之绥绥,来比久役于外的丈夫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之貌。只见有一只身材单薄的狐狸,狐独地散漫地出没在淇河水落石出的地方。这应该是一幅冷清的秋天的景象,淇水河边,水落石出,狐狸身单影只地行走在石梁上。见此情景,女主人公心里对丈夫的担忧油然而生,他想到那久役于外的丈夫还没有御寒的下裳。

  全诗一唱三叹,每章只更换两个字,反复强化,深入地表达担忧之情。狐狸走在水浅的地方,湿了腿脚,由此想到自己男人还没有束紧衣裤的带子呢。狐狸走在河的岸边,完全没有弄湿身上,她就想到丈夫还没有成身的衣服呢。随着视线所及,看到狐狸从水落石出的地方,一步步走到岸上来,她就想到丈夫该穿什么衣物,真可谓知冷知热。从这个角度上说,此诗是贤妇人惦念远方丈夫冷暖的佳作。

  有人把此诗解为寡妇表白有心求偶之情,也可通。狐为妖媚之兽,诗人称此妇为“狐”,看来此妇也颇有风姿,诗人以诗揭露其心事,比之为狐、以物喻人,别饶风致。全诗三章,皆用比意。

  首章言“有狐绥绥,在彼淇梁”,梁为石不沾水之处,在梁则可以穿好下裳,所以这多情的寡妇,以有狐求偶,对其所怜惜的鳏夫,表白自我的爱心说:“我心里所忧愁的,是那人还无以为裳,若是他娶了我他就可以不愁没有衣裳了。”次章言“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厉”为深水可涉之处。《邶风·匏有苦叶》诗云:“深则厉,浅则揭”,涉过深水。需要有衣带束衣。此妇担心的,是心上所爱慕的那人还没有衣带。她想:“若是我嫁给他,我可以替他结成衣带他就不愁涉过深水时没有衣带了。”三章言此狐“在彼淇侧”,既然已在淇侧,可见已经渡过淇水,可以穿好衣服了。可是她担心那个人,还无以为服,她心想:“若是我和他结为婚姻,那么,那人就不愁没有衣服了。”

  这三章诗充分而细致地表露了这位年青寡妇的真挚爱心,即事抒怀,不作内心的掩蔽,大胆吐露真情,自是难得的佳作。在旧时代,遭逢丧乱,怨女旷夫,在各自失去配偶之后,想重建家庭,享受室家之爱,这是人生起码的要求,自然是无可非议的。这首诗,表白了寡妇有心求偶之情,在《国风》中是一首独特的爱情诗。至于此妇所爱慕的对方,是否已经觉察到她的爱心,以及如何作相应的表态,那是另外的事了。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28-129 2、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30-131

猜你喜欢

华山畿·夜相思

[南北朝] 佚名

夜相思,投壶不停箭,忆欢作娇时。

送张君玉赴宁江幕府七首

[宋代] 晁公溯
来守剑西三里城,胸中岂止俗尘生。

簿书堆案惟思睡,见此魁梧觉眼明。

杂咏一百首·颜鲁公

[宋代] 刘克庄
鬼质内持衡,胡雏外握兵。

一朝临白刃,乞米老儒生。

樊淑鲁以九日灯下作见示次答 其一

[明代] 孙传庭

冷署栖迟意不违,更逢佳节与诗宜。斗星错落惊新赋,风雨萧疏忆故篱。

吟罢襟怀还自放,狂来鬓发岂羞吹。登高有约成虚负,独傍孤灯却语谁。

郡中西园(一作许浑诗)

[唐代] 姚合
西园春欲尽,芳草径难分。静语唯幽鸟,闲眠独使君。

密林生雨气,古石带潮文。虽去清秋远,朝朝见白云。

钱塘钱思复匡庐于彦成幼同笔研重会于顾玉山许思复赋诗邀予次韵

[明代] 袁华

会稽外史玄都客,手校玉文坐瑶席。一别中岳三十年,谷愧林惭少颜色。

白水真人冰雪容,曾访卢鸿至宁极。翩然而来动遐兴,飞适丹崖千丈壁。

相逢忽在玉山中,不计人间岁年易。赤城霞外忆同游,石洞桃花几回碧。

桑田变海海扬尘,也知狡狯今非昔。玉山八月秋正好,银潢西泻星虚直。

紫箫吹月酒如淮,露华洗天天影湿。御风不作三山游,豢龙归应西池役。

傥过金马到玉堂,为我问讯众仙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