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宴咏石榴

侍宴咏石榴

[唐代] 孔绍安
可惜庭中树,移根逐汉臣。

只为来时晚,花开不及春。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咏物

注释

译文

可怜庭院中的石榴树,跟随着张骞,被从西域移植到了中原。

只是因为到中原的时间比较晚,所以无法在春天里绽放。

注释

移根:移植。

逐:跟随。

汉臣:汉朝的臣子,此处指张骞。

为:由于。

不及:赶不上。

赏析

  这首诗读起来,总有种酸溜溜的感觉。孔绍安和夏侯端都曾是隋朝的御史,后来李渊反隋称帝,夏侯端首先归顺了李渊,授秘书监,三品官,而孔绍安归唐晚了一些,只被授于内史舍人,五品官,远不及夏侯端。

  晋代·张华《博物志》记载:“汉张骞出使西域,得涂林安石国榴种以归,故名安石榴。”孔绍安作此诗时,夏侯端恰巧也在场,所以诗人以石榴自喻,发出了“只为时来晚,开花不及春”这样的感慨。“逐汉臣”,却“不及春”,人才得不到重用,这也从一个侧面表达了诗人对唐高祖李渊的不满。同时诗中又表现了诗人对自己才能的自信,只是“来时晚”而已。

  “只为来时晚,花开不及春”此句历来被人称颂,成为了感叹怀才不遇或大材小用的名句。

孔绍安

[唐代]

孔绍安(约577-622),字不详,越州山阴人,孔奂长子,孔子三十三代孙。生于陈宣帝太建九年,约卒于唐高祖武德中年,约四十六岁。少于兄绍新俱以文词知名。年十三,陈亡入隋,徙居京兆鄂县,闭门读书,诵古文集数十万言。外兄虞世南异之。与词人孙万寿为忘年之好,时人称为“孙、孔”。大业末,为监察御史。李渊讨贼河东,绍安为监军。李渊受禅,绍安自洛阳间行来奔,拜内史舍人,赐赍甚厚。尝因侍宴应诏咏石榴诗云:“只为时来晚,开花不及春”。为人称诵。寻诏撰梁史,未就而卒。绍安著有文集五十卷,(旧唐书志作三卷,本传作五卷。此从新唐书志)传于世。
► 孔绍安的诗文(8篇)

更多

咏鸡冠花

[明代] 何栋如

日下飞来孰可俦,云中养就气偏柔。懒施金距当雄敌,为戴霞冠慕远游。

独立莓苔閒伴鹤,卑栖蘋藻静群鸥。何如化作幽人梦,啼破三湘万古愁。

壮游篇赠庄君采捧郊诏入蜀

[明代] 王慎中

南风其徐大火流,飞鸿鸣鸟声相求。劝君置节且莫叹,听我抚觞歌壮游。

六辔如丝子所持,壮游万里自兹始。圣皇穆穆开虞聪,昭代济济崇周礼。

天明地察隆祀典,睦族展亲敦令岂。玉牒千年奉至尊,金章八道驰行使。

黄封朝下明光宫,輶轩夕度泸沟水。益州鸟道接秦川,陇坂缘云高插天。

辨方藩肇蚕丛域,经野星分井鬼躔。驷马桥连清渭曲,太白标绝峨眉颠。

汹淙岩石互荡潏,悬梯断栈相钩连。丞相庙深老柏裂,子云亭古苍苔芊。

此去先登泰华峰,巨灵屃赑与天通。沧波夜泻鱼龙静,薜荔秋封鸟鼠空。

百年关头长涛浪,九折盘西多雨风。始信猿声堕客泪,遥怜巴唱引行艟。

皇皇帝命遐荒欢,朱门香袅轻烟寒。捧诏日高紫气绕,上殿风引鸣珂珊。

蜀王秉礼拜手读,溪老喧呼扶杖看。过秦论拟观风著,剑阁铭应览胜刊。

回舟好过滟滪堆,巫峡秋涛日夜来。潇湘竹密湖光动,濯锦帆张江色开。

作赋还投汨罗畔,题诗许上望乡台。苍梧气远不可叫,白帝城孤空自哀。

君不见成都当时羡相如,谕蜀文高辉驷车。子长历览浮湘水,归来乃有石室居。

故知壮士之志在四方,睢睢盱盱,户庭不出非丈夫。

方塘子,自矜意气弥宇宙。天路云逵不足登,要使声华满人口。

秖今天子勤延伫,持归报答何所有。去住萍踪岂足知,我歌壮游君莫疑。

齐北郊乐歌六首 其三 地德凯容乐

[隋朝] 佚名

缮方丘,端国阴。掩圭晷,仰灵心。诏源委,遍丘林。礼献物,乐荐音。

议开水沙连番界杂作六首

[清朝] 石福作

台湾虽异域,唇齿却相依。沿海六七省,全赖作藩篱。

台安内地乐,台动天下疑。未雨不绸缪,终必悔噬脐。

谁云海外岛,不可令民滋。有人此有土,气运不可羁。

时哉弗可失,愿君聊慎思。民弱盗将据,盗起番亦悲。

荷兰与日本,眈眈共朵颐。王化大无外,何患此繁蚩。

诘旦思之世岂有不押之韵辄和北山十首

[宋代] 刘克庄
所谓善鸣者,泠然入耳清。

为谁弦雅奏,举世赏繁声。

露可充渠腹,泉堪濯我缨。

直令抱枝槁,终不肯蝇营。

秋意

[宋代] 张扩

凉飙吹树砧声急,窗户玲珑秋气入。井桐彫叶减清阴,漙露无声金荻泣。

壁间唧唧候虫鸣,庭下衰兰送客情。客怀无金酒胆薄,朗月入帘魂魄惊。

人生万事今犹昔,不独炎凉天地隔。平明把镜照衰颜,还有新霜助狼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