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颂·酌

周颂·酌

[先秦] 佚名
於铄王师,遵养时晦。

时纯熙矣,是用大介。

我龙受之,蹻蹻王之造。

载用有嗣,实维尔公允师。
分类标签:诗经乐舞

翻译

译文

英勇威武的王师,挥兵东征灭殷商。

周道光明形势好,故有死士佐周王。

有幸承受天之宠,勇武之士投武王。

武王用他去伐商,为国立功美名扬。

注释

於(wū):叹词。此处表赞美。铄(shuò):通“烁”,光明辉煌。王师:王朝的军队。

遵:率领。养:攻取。时:是。晦:晦冥,黑暗。

纯:大。熙:兴,光明。

是用:是以,因此。介:助。

龙:借为“宠”。荣,荣幸。

蹻(jué)蹻:勇武之貌。造:诣,到。一说借为“曹”,众,指兵将。

载(zài):乃。用:以。有嗣:有司,官之通称。

实:是。尔:指周武王。公:通“功”,事业。一说指周公、召公。允(tǒng):借为“统”,统领;一说信。师:武王之师。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下):雅颂.北京:中华书局,2015:782-783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694-695

赏析

  《酌》是《大武》五成的歌诗,《毛诗序》云:“《酌》,告成《大武》也。”(关于《大武》的详细介绍,可参看《周颂·我将》一篇的文字)《大武》五成的乐舞表现的是周公平定东南叛乱回镐京以后,成王命周公、召公分职而治天下的史实。当时天下虽然稳定,但仍不能令人放心,所以成王任命周公治左、召公治右,周公负责镇守东南、召公镇守西北,即所谓“戎狄是膺,荆舒是惩”(《诗经·鲁颂·閟宫》)。楚先祖熊绎此时受封于丹阳(今秭归附近),为子爵,盖亦有协助镇守江南的用意。就《酌》诗的内容而言,前五句是成王歌颂王师的战绩,并对统兵出征的统帅表示感激之情,也就是感激和歌颂周公。后三句是成王任命周公、召公分职而治天下。当然,这时仍是周公摄政,但任命之事则不能不以成王的名义,告庙仪式的主人公也不能不是成王。故该诗的主人公表面上是成王,而实际上还是周公。《酌》向来多被认为是周公的乐舞(如郑笺云:“周公居摄六年,制礼作乐,归政成王,乃后祭于庙而奏之。”),也可证实这一点。前人或以为此诗是颂武王伐殷的,但武王并无“周公左召公右”的任命,而且诗中的“晦”也是泛指,不一定特指殷纣王。故不从。诗名为“酌”,《毛序》以为是“斟酌”之意(即“斟酌文武之道”),云:“言能酌先祖之道以养天下也。”恐不妥。“酌”亦可作汋、彴、勺等,就是以勺舀酒灌祭祖先神灵,说明该诗是灌祭祖先时所唱的歌。以歌诗而言则曰《酌》,以乐舞而言则曰《勺》,《仪礼》、《礼记》皆言舞《勺》,《勺》即《酌》。郑觐文《中国音乐史》云:“(《礼记》)《内则》曰:‘十三舞《勺》。’又:‘成童舞《勺》舞《象》。’……《勺》为武舞,其诗为《酌》之章。按诗歌之节以为舞,列为学校普通教科,故曰成童则舞《勺》舞《象》。”可见《酌》作为乐舞,在当时是与《象》舞一样颇具代表性的。它可以作为《大武》的一成与其他五成合起来表演,就像现代舞剧中的一场,也可以单独表演。具体的舞蹈动作,参见《周颂·我将》一篇对《大武》的全面介绍。

  此诗文句古奥,今人读来多不解其妙。若拈出孙鑛“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陈子展《诗经直解》引,原为《孙子》中语)的评语以为启发,恐怕读者对其前半部分弦乐柔板般的从容与后半部分铜管乐进行曲般的激昂就会有一定的感悟。欣赏《颂》诗,所当留意之处,就在这如斑驳的古鼎彝纹饰的字句后所涵蕴的文化张力。

参考资料:

1、《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年12月版,第694页

猜你喜欢

望接笋峰

[清朝] 顾嗣立

朝游万年宫,暮宿天游观。群峰绕曲溪,一日千万变。

纵目神飞扬,有口那能赞。不须秉烛游,佳处已得半。

惟有接笋峰,青壁蹊径断。紫翠立磔卓,通透光三段。

昨晚进石门,深坞斜阳慢。望崖不能前,颈脰屡顾盼。

今晨扶筇来,露草珠璀璨。古洞翠毛零,葛藤恣延蔓。

鼯鼬上树窥,猿狖隔林唤。忽见道士来,笑口指山畔。

云此通隐屏,绝顶有道院。箫管云中闻,环佩月下见。

梯级八十一,彳亍跨两骭。梯穷面峭壁,窸窣凌巧栈。

踸踔一足行,铁索双手换。鸡胸行蚁伏,龙脊妖鼠颤。

頫临万丈潭,铿訇走匹练。虽有贲育俦,下觑杂花眩。

师徒住此峰,往来百千遍。雨过蹑屐登,不翅平地便。

君身长吴乡,丘壑类平衍。亮无凌风翼,对此空眷眷。

余闻道士言,惊汗湿衣襻。羊肠九折坂,王阳尚兴叹。

韩子最奸黠,遗书华阴县。发肤敢毁伤,渊冰早兢战。

兹游虽好奇,何自取惊惋。举手谢道士,我行亦已倦。

寄语峰头人,白云好娱玩。乞我辟谷方,金丹炼九转。

服食待身轻,还来振羽翰。

王嘉甫许借清赏堂读书

[宋代] 周孚

卜居厌近市,临老心亦烦。目眩车马尘,耳聩歌吹喧。

朝旗与莫柝,况复戎旅屯。养疴定何所,城南有名园。

槐柳森欲合,桃李粲以繁。芳塘艳积雨,疏牖明朝暾。

岂惟苏病眼,亦可清吟魂。主人卫霍家,列戟藩朱门。

马埒编金钱,豪习今尚存。乃能容此老,厚意可得言。

十年客此邦,要以桑梓论。隔墙竟骂仝,奉卮孰留髡。

今日复何日,愧此地主恩。他年赞易室,凭君记虞翻。

答谢友人 其二

[元朝] 胡奎

盘餐粗粝笑贫家,赖有东园茧栗花。野水白鸥情自狎,海天黄鹄志应赊。

直须放浪超形外,更复留连到日斜。向晚期看洛神赋,十三行畔坐分茶。

桂枝香(四明鄞江楼九日)

[宋代] 赵以夫
水天一色。正四野秋高,千古愁极。多少黄花密意,付他欢伯。楼前马戏星球过,又依稀、东徐陈迹。一时豪俊,风流济济,酒朋诗敌。

画不就、江东暮碧。想阅尽千帆,来往潮汐。烟草萋迷,此际为谁心恻。引杯抚剑凭高处,黯消魂、目断天北。至今人笑,新亭坐间,泪珠空滴。

禹碑

[宋代] 刘贽
坛峙麻姑石,溪忘夏禹碑。

物神人所贵,世事远谁知。

和元革叔无闷斋

[宋代] 周麟之
家在涛江欲尽头,结茅宁为乐休休。

达人自得一经趣,游子空怀千岁忧。

坐对圣贤唯酒适,身凭形影以诗酬。

公今非遁元无闷,要把韦编续圣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