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罭

九罭

[先秦] 佚名

九罭之鱼,鳟鲂。我觏之子,衮衣绣裳。
鸿飞遵渚,公归无所,於女信处。
鸿飞遵陆,公归不复,於女信宿。
是以有衮衣兮,无以我公归兮,无使我心悲兮。

分类标签:诗经

注释

译文

细眼渔网去捕捞,鳟鱼鲂鱼都打到。路上遇见官老爷,锦绣礼服真美妙。

大雁高飞沿洲渚,老爷归去没处住,留您两夜在此宿。

大雁高飞沿河岸,老爷去了不回还,留您在此住两晚。

把您礼服保留啊,我的老爷别走啊,不要让我悲愁啊!

注释

九罭(yù):网眼较小的渔网。九,虚数,表示网眼很多。

鳟鲂:鱼的两个种类。

觏(gòu):碰见。

衮(gǔn)衣:古时礼服,一般为君主或高级官员所穿。

遵渚:沿着沙洲。

女(rǔ):汝。你。信处:再住一夜称信;处,住宿。

信处:住两夜。处:住宿

陆:水边的陆地。

信宿:同“信处”,住两夜。

是以:因此。

有:持有、留下。

无以:不要让。

参考资料:

1、杨伯峻等.白话四书五经:岳麓书社,1994:70

赏析

  全诗三章,运用象征指代的手法,以“九罭”指代周密的安排布置,以“鳟鲂”来指代客人的身份地位。相衬之下,主人地位卑微,客人身份尊贵。后面以“衮衣绣裳”指代客人,地位比“黻衣绣裳”更高。正因为其尊贵无比,所以仅用服饰指代,宛如用“三百赤芾”来比喻新提拔的大夫一般。正是采用了这种层层推进的结构,这首诗才取得了较强的抒情效果。

  第一章是先果后因。“九罭之鱼,鳟鲂。”急急忙忙拿了细网眼的渔网去捕鳟鱼、鲂鱼,是因为“我觏之子,衮衣绣裳”,那位穿着礼服的高级官员来了。用细眼网捕鱼,志在必得,大小鱼不漏网。只点明“鳟鲂”,专取美味,不顾其余。一开始就把主人殷勤、诚恳待客的心情诉说出来了。

  第二章和第三章,基本上是语义反覆。鸿雁留宿沙洲水边,第二天就飞走了,不会在原地住两夜的。诗人用这个自然现象,比喻那位因公出差到此的高级官员:在此地住一晚,明天就要走了。但是,人不能与鸿雁相同。难得一聚,不必匆匆而别。“於女信处”、“於女信宿”,意思是:请您再住一晚吧!挽留的诚意与巧妙的比喻结合,情见乎辞。

  最后一章直抒胸臆。“是以有衮衣兮,无以我公归兮”两句,用当时下层官员、百姓挽留高级官员的方式:把高级官员的礼服留下来,表达诚恳的挽留。这种风习,到后代演变成“留靴”:硬把离任官员的靴子留下,表示实在不愿让他离去。当然,一旦成习俗,真情实意便减弱,甚至只成为一种形式了。最后一句“无使我心悲兮!”正面点出全诗感情核心:因高级官员离去而悲伤。至此,感情的积累到了坦率暴露的结局,这是前面捕鱼、以雁喻人、多住一晚等活动中流贯感情的积聚,到最后总爆发。由于这个感情总爆发,使读者回顾上文的言行,更感挽留客人的心情诚恳真实,并非虚饰之词。结构安排的层层推进,按时序的叙述,使这首诗取得较强烈的抒情效果。

参考资料:

1、周啸天.诗经楚辞鉴赏辞典: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2012:378-380 2、姜亮夫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311-313

其他诗文

冬夜客馆怀王达善

[明代] 王汝玉

幽斋人寂寂,独坐抱相思。正是离居夕,况当迟暮时。

阶空寒叶响,窗暝宿烟滋。安得瑶华发,山中践素期。

满江红(四之三·仙吕调)

[宋代] 柳永
万恨千愁,将年少、衷肠牵系。残梦断、酒醒孤馆,夜长无味。可惜许枕前多少意,到如今两总无终始。独自个、赢得不成眠,成憔悴。

添伤感,将何计。空只恁,厌厌地。无人处思量,几度垂泪。不会得都来些子事,甚恁底死难拚弃。待到头、终久问伊看,如何是。

同夏赤城游国清寺

[明代] 郑善夫

侵晓布袍沿涧入,黄蒿古殿雨濛濛。顿能自拄苍玉杖,便拟分眠紫极宫。

二子空筌霾草色,五峰芳树散云容。春来病骨一杯足,未植莲花烟火中。

水调歌头(和尹存吾)

[宋代] 刘辰翁
造物反乎覆,白首困耆英。吟风赏月石上,一笑再河清。一百八盘道路,二十四桥歌舞,身世梦堪惊。独酌未能醉,已醉蓦然醒。

别与老,惊相见,几回新。来时燕栖未稳,满耳又蝉声。闲忆钱塘江上,两点青山欲白,血石起鞭霆。此事复安在,相对说平生。

禅人写师真请赞 其二十六

[宋代] 释慧远

普證作此像,是相故非真。虚空无背面,露柱倒生根。

傍提正按低叉手,独掇单提高打躬。佛魔削迹,凡圣泯踪。

雨过云山空漠漠,日高花影乱重重。

庚戌正月一日游都峤山留五绝句栖真观中 其一

[宋代] 李纲

元日寻真到洞天,溪边春色已嫣然。落花流水人间去,谁道桃源不是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