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舆

权舆

[先秦] 佚名

於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余。于嗟乎,不承权舆!
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于嗟乎,不承权舆!

分类标签:诗经生活

注释

译文

唉我呀!曾客居华馆大屋,如今每顿饭供应都不丰富。可叹啊!待遇远不如当初!

呜呼哉!曾经餐餐多美好,如今每天挨饿顿顿吃不饱。可怜啊!远远不如从前好!

注释

权舆:本指草木初发,引申为起始,见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

於(wū):叹词。

夏屋:大的食器。夏,大;屋,通“握”,《尔雅》:“握,具也。”渠渠:丰盛。《广雅》:“渠渠,盛也。”

于嗟乎:悲叹声。

承:继承。

簋(guǐ):古代青铜或陶制圆形食器。毛传:“四簋,黍稷稻粱。”朱熹《诗集传》:“四簋,礼食之盛也。”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64-26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61-262

赏析

  这是一首贤士发牢骚的小诗,讽刺秦君养士待贤有始无终;也有研究者认为这是秦国没落贵族在叹息生活今不如昔的诗。

  此诗两章结构相同,在反复咏叹中见“低徊无限”(吴闿生《诗义会通》引旧评)之情,感慨秦康公不能礼待贤者。诗首句即以慨叹发语,仿佛是一个酸不溜丢的人才两手一摊,仰天长叹,让听者有“不提倒也罢了,提起两眼泪汪汪”的心理预设,作者以下提及的今昔强烈对比就显得自然而不突兀。过去的日子里大碗吃饭、大碗吃肉,而如今是每顿供应的饭菜都非常简约,几乎到了吃不饱的程度,前后待遇悬殊,让人难以承受。其实,饮食上的一点变化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由此反映出的贤者在国君心目中的位置。

  诗的前后两章虽然相近,但些微变化间显示出歌唱者前后待遇的落差之大,第一章里提及的变化还只是从大碗饭食到每食无余,到第二章里已经从“每食四簋”到“每食不饱”了,于是作者一唱三叹,“于嗟乎!不承权舆”,这嗟叹声中充满了失望和希望:对遭受冷遇的现实的失望和对康公恢复先王礼贤下士之风的希望。从诗中无法看到诗作者慨叹之后待遇能否得到改变,但从歌“长铗归来乎,食无鱼”(《战国策·齐策》)的战国齐孟尝君食客冯谖身上或可看到他的影子。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64-265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61-262

随机看看

甄庄三藏真身

[金朝] 孙九鼎

生自龟兹国,来从大业年。缘甄驻飞锡,梦白出重泉。

铁石亦有毁,筋骸何尚全。应知待弥勒,万劫庇山川。

昭君怨(春日寓意)

[宋代] 赵长卿
隔叶乳鸦声软。啼断日斜影转。杨柳小腰肢。画楼西。

役损风流心眼。眉上新愁无限。极目送云竹。此时情。

湖上有作

[宋代] 陈辅
平湖共天远,浸月坐寒光。

乘流溯荃璧,掉舟寻药房。

佳人折轻荷,随风来珍香。

顾盼但微笑,眉宇何清扬。

日暮共携手,遥指烟中湘。

用大名诸公唱和韵送别少逸 其一

[宋代] 王安中

宵济汹涛波,晨征犯霜露。倏来忽语别,何所见而去。

疑君略奉高,或我愧叔度。慨然陪节传,邂逅莫忘故。

奉和代徐诗二首 其一

[南北朝] 王融

自君之出矣,芳藇绝瑶卮。思君如形影,寝兴未曾离。

观音赞

[宋代] 释了惠
字字不真,句句不实。

真实色身,何处寻觅。

无寻见处,正观现前。

菡萏花香水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