缁衣

缁衣

[先秦] 佚名
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缁衣之好兮,敝予又改造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缁衣之席兮,敝予又改作兮。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
分类标签:诗经

翻译

译文

看我夫君穿上那黑色礼服多么得体,破了我又为他新作一件像样的衣衫。我颠着一双小脚送到他执教的书馆,等他回家来我捧上精美丰盛的晚餐。

看我夫君穿上那黑色礼服多么美好,破了我又为他新作一件像样的罩袍。我颠着一双小脚送到他执教的书馆,等他回家来我捧上精美丰盛的菜肴。

看我夫君穿上那黑色礼服多么舒展,破了我又为他新作一件像样的罩衫。我颠着一双小脚送到他执教的书馆,等他回家来我端上一桌丰盛的好饭。

注释

缁(zī)衣:黑色的衣服,当时卿大夫到官署所穿的衣服。宜:合适。指衣服合身。

敝:坏。改为、改造、改作:这是随着衣服的破烂程度而说的,以见其关心。

适:往。馆:官舍。

粲(càn):形容新衣鲜明的样子。一说餐的假借。

好:指缁衣美好。

席(xí):宽大舒适。古以宽大为美。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52-154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49-150

赏析

  这首诗中洋溢着一种温馨的亲情,因此,与其说这是一首描写国君与臣下关系的诗,还不如说这是一首写家庭亲情的诗更为确切。当代不少学者认为,这是一首赠衣诗。诗中“予”的身份,看来像是穿缁衣的人之妻妾。孔颖达《毛诗正义》说:“卿士旦朝于王,服皮弁,不服缁衣。退适治事之馆,释皮弁而服(缁衣),以听其所朝之政也。”说明古代卿大夫到官署理事(古称私朝),要穿上黑色朝服。诗中所咏的黑色朝服看来是抒情主人公亲手缝制的,所以她极口称赞丈夫穿上朝服是如何合体,如何称身,称颂之词无以复加。她又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如果这件朝服破旧了,我将再为你做新的。还再三叮嘱:你去官署办完公事回来,我就给你试穿刚做好的新衣,真是一往而情深。表面上看来,诗中写的只是普普通通的赠衣,而骨子里却唱出了一位妻子深深挚爱自己丈夫的心声。

  全诗共三章,直叙其事,属赋体,采用的是《诗经》中常见的复沓联章形式。诗中形容缁衣之合身,虽用了三个形容词:“宜”、“好”、“席”,实际上都是一个意思,无非是说,好得不能再好;准备为丈夫改制新的朝衣,也用了三个动词:“改为”、“改造”、“改作”,实际上也都是一个意思,只是变换语气而已。每章的最后两句都是相同的。全诗用的是夫妻之间日常所说的话语,一唱而三叹,把抒情主人公对丈夫无微不至的体贴之情刻画得淋漓尽致。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49-150

更多

寄赠三门漕运卞寺丞二首

[宋代] 魏野
威权自与转输同,仆从衙庭事事雄。

十郡山河关职务,一门忠孝是家风。

图书半在仙舟里,碑板多留禹庙中。

闲想春堤游赏处,桃花浪照舞筵红。

十绝句寄赵帅 其一

[宋代] 陈造

柳堤阴里放船开,识面人家首屡回。莫讶春阳浮大宅,新陪诗伯唱酬来。

太师杜公挽词五首

[宋代] 梅尧臣
国佐三公进,师臣一品归。

接宾妄素贵,还绶远危机。

忆奉追尊册,当观副辂旗。

生荣人莫及,无恨掩泉扉。

闻鄞兵入仙居二首

[宋代] 舒岳祥
独岭斜阳笠,深溪夜雨灯。

多忧未归客,万事不言僧。

兵甲今如此,台明昔未曾。

欲言徵敛数,天远有谁能。

戏呈赵明府

[宋代] 戴复古
堂堂附郭县,深远半如村。

能共斯民乐,浑忘太守尊。

梅花高可折,横浦挠无浑。

欠与诗狂者,清谈共一樽。

寄题寿师塔南轩

[宋代] 何昌弼
焚修七十载,内外已圆成。

教相论因果,冥心契死生。

纸窗应自白,花砌本无情。

燕坐观浮世,谁非走利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