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有苦叶

匏有苦叶

[先秦] 佚名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分类标签:诗经爱情

注释

译文

葫芦瓜有苦味叶,济水边有深渡口。深就垂衣缓缓过,浅就提裙快快走。

济水茫茫涨得满,岸丛野雉叫得欢。水涨车轴浸不到,野雉求偶鸣声传。

又听嗈嗈大雁鸣,天刚黎明露晨曦。男子如果要娶妻,趁未结冰来迎娶。

船夫挥手频招呼,别人渡河我不争。别人渡河我不争,我将恋人静静等。

注释

匏(páo袍):葫芦之类。苦:一说苦味,一说枯。意指葫芦八月叶枯成熟,可以挖空作渡水工具。

济:水名。涉:一说涉水过河,一说渡口。

厉:带。一说解衣涉水,一说拴葫芦在腰泅渡。

揭(qì气):提起下衣渡水。

弥(mí弥):大水茫茫。盈:满。

鷕(yǎo咬):雌山鸡叫声。

不濡(音如):不,语词;濡,沾湿。轨:车轴头。

牡:雄雉。

雝雝(yōng拥):大雁叫声和谐。

旦:天大明。

归妻:娶妻。

迨(dài带):及,等到;乘时。泮(pàn盼):分,此处当反训为“合”。冰泮,指冰融化。

招招:招唤之貌,一说摇橹曲伸之貌。舟子:摆渡的船夫。

人涉:他人要渡河。卬:(áng昂),代词,表示“我”。否:不(渡河)。卬否:即我不渡河之意。

须:等待。友:指爱侣。

参考资料:

1、《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年12月版,第66-67页

赏析

  期盼的爱情充满了喜悦,而爱情的等待,却又令人焦躁。这首诗所歌咏的,正是一位年轻女子对情人的又喜悦、又焦躁的等候。

  这等候发生在济水渡口。从下文交代可知,女主人公大抵一清早就已来了。诗以“匏有苦叶”起兴,即暗示了这等候与婚姻有关。因为古代的婚嫁,正是用剖开的匏瓜,做“合卺”喝的酒器的。匏瓜的叶儿已枯,则正当秋令嫁娶之时。女主人公等候的渡口,却水深难涉了,因此她深情地叮咛着:“深则厉,浅则揭”。那无非是在心中催促着心上人:水浅则提衣过来,水深就垂衣来会,就不必犹豫了。催对方垂衣涉济,正透露出她这边等候已急。

  诗中说:现 在天已渐渐大亮,通红的旭日升起在济水之上,空中已有雁行掠过,那“雝雝”鸣叫显得有多欢快。但对于等候中的女主人公来说,心中的焦躁非但未被化解,似乎更还深了几分。要知道雁儿北飞,预告着冬日就要结束,春天就要到来。当济水冰融化的时候,按古代的规矩便得停办嫁娶之事了。所谓“霜降而妇功成,嫁娶者行焉;冰泮而农业起,昏(婚)礼杀(止)于此”(《孔子家语》),说的就是这一种古俗。明白乎此,就能懂得女主人公何以对“雝雝鸣雁”特别关注了:连那雁儿都似在催促着姑娘,她就不能不为之着急。于是“士如归妻,迨冰未泮(合)”二句,读来正如发自姑娘心底的呼唤,显得十分热切。

  诗之末章终于等来了摆渡船,那定是从对岸驶来载客的。船夫大约早就体察了女主人公的焦躁不安,所以关切地连声招唤:“快上船吧!”他不可能知道,这姑娘急的并不是过河,恰是在驶来的船上没见到心上人。“人涉昂否”二句之重复,重复得可谓妙极:那似乎是女主人公怀着羞涩,对船夫所作的窘急解释——“不是我要急着渡河,……不是的,我是在等我的……朋友哪……”以“昂须我友”的答语作结,结得情韵袅袅。船夫的会意微笑,姑娘那脸庞飞红的窘态,以及将情人换作“朋友”的掩饰之辞,所传达的似怨还爱的徽妙心理,均留在了诗外,任读者自己去体味。

  据毛诗旧序称,此诗为“刺”卫宣公与夫人“并为淫乱”之作;连颇不尊序的清人姚际恒《诗经通论》,亦以为“其说可从”。这真不知从何说起。拂去旧说之附会,此诗实在就是一首等候“未婚夫”“赶快过来迎娶”(余冠英《诗经选》)的绝妙情诗。

参考资料:

1、《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年12月版,第67-68页

其他诗文

摸鱼儿·又匆匆

[宋代] 周伯阳
又匆匆、月鞭露镫,梅花江上归路。海图破碎来时线,何似彩衣低舞。风雪暮。正望断青山,一发云横处。浩歌独举。便想见迎门,牵衣儿女,总是旧眉妩。阳关曲,挥洒紫薇花露。妙音清远高古。经寒杨柳休轻折,摇动一溪霜雾。邯郸步。笑布袜青鞋,去住知何许。汀鸥沙鹭。若问我重来,明年有约,今日是前度。

山中述怀柬详议梅磵四弟

[宋代] 王镃
春入青山伴白云,市朝新事不曾闻。

心无利欲愁都散,路有仙凡悟便分。

夜月蕉花秦世梦,寒烟草子宋时坟。

抽丁不到空林客,自采枫香礼斗君。

送子遹

[宋代] 陆游
隔一涛江路岂遥,踌躇不觉欲魂销。

寄书勿遣过三日,发渡何曾无两潮。

睡少不关茶作祟,愁多却赖酒时浇。

柯桥西畔斜阳岸,谁为离人惜柳条?

南乡子 再送容若

[清朝] 严绳孙

归语太匆匆。刚道看山落叶中。生把马蹄都衬著,猩红。

应到重来更几重。

满江红 其一

[宋代] 杨炎正

春入台门,又见染、柳丝新绿。对此景,一年为寿,一番添福。

莫怪凤池颁诏晚,要教淮水恩波足。听边民、千岁颂声中,重重祝。

回岭

[宋代] 杨公远

梯级层层步颇艰,岭头清吹逼人寒。四边绝壁诗怀壮,一片苍空眼界宽。

何处山坳吞落照,长年石罅喷鸣湍。支筇对景盘桓久,领略留将作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