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淮安

发淮安

[明代] 杨士奇
岸蓼疏红水荇青,茨菰花白小如萍。

双鬟短袖惭人见,背立船头自采菱。
分类标签:古诗三百首写景

注释

译文

岸边的蓼草淡红水中的荇草青青,慈姑开着白花小小如萍。

她梳着双鬟穿着短袖羞于见人,背着身子立在船头自顾采菱。

注释

淮安:县名,在今江苏省,东濒运河。

蓼(liǎo)、荇(xìng):皆生长在水边的植物。

茨菰(gū):即慈姑,秋季开小白花。

双鬟(huán):梳着两个环形发髻的少女。

采菱(líng):采菱角。一年生水生草本植物,果实有硬壳,有角,称“菱”或“菱角”,可食。

参考资料:

1、羊春秋.明诗三百首:岳麓书社,1994.12:第108页 2、李梦生.元明诗一百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07月第1版:第85页

赏析

  杨士奇的这首诗,是一幅湖上风俗画。

  诗歌的前两句选择水乡特有的蓼荇这些植物,白描而绘其色“疏红” “青” “花白”、状其形“小如萍”,寥寥几笔,生动、形象,而又简炼,朴素、自然。水乡的景色美不胜数,但作者却只抓住几种色彩对比鲜明的水乡植物点染水乡的气氛,虽然没有精工描绘景物和浑然的风土人情,但以强烈的视觉对比效果铺展出一幅生机勃勃而又宁静悠远的淮安水乡的景色。景幽心亦静,转而由景过渡到了对人物的素描上。

  底下两句由景及人,自静而动,为水乡图增添了生气。水上驶来采菱船,船上的采菱女头上梳着两个环形的发髻,身穿短袖的衣衫,背对着诗人在船头采菱。这是诗人见到的实情,但一经摄入了艺术的镜头,便具有了诗情画意。诗人看到船上女子倩倩的背影,突发联想,说姑娘害羞,不好意思让人见到自己的脸,故背转身子,借以掩饰羞涩之态。“惭”字、“自”字,皆从“背”字生发,既刻画出水乡女子惹人羡爱的神态,又很富有情味,把观景的诗人与采菱女这两个不相干之人写成一个欲见而招呼,一个因羞而自避,从而使人物立于纸上。一个“背”字节省了多少笔墨,却留下充分想象的余地,再多的正面描写也无法达到这一效果。诗人选取这一角度来写,实具匠心。

  全诗表现水乡的宁静和平,风格也一如水乡之水,闲雅清淡,物我交融,又因选择得当,写来颇见情韵。

参考资料:

1、王昊.试论“台阁体” 诗人杨士奇的诗歌[J].厦门教育学院学报,2010年8月,第12卷第3期 2、上海辞书出版社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元明清诗三百首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01:第111-112页

杨士奇

[明代]

杨士奇(1366~1444),明代大臣、学者,名寓,字士奇,以字行,号东里,谥文贞,汉族,江西泰和(今江西泰和县澄江镇)人。官至礼部侍郎兼华盖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历五朝,在内阁为辅臣四十余年,首辅二十一年。与杨荣、杨溥同辅政,并称“三杨”,因其居地所处,时人称之为“西杨”。“三杨”中,杨士奇以“学行”见长,先后担任《明太宗实录》、《明仁宗实录》、《明宣宗实录》总裁。
► 杨士奇的诗文(700篇)

其他诗文

陪枢密富公游霅川即事呈三首 其二

[宋代] 葛胜仲

龙庭一纪袖携香,磊落功名竹帛光。敢请东周重复古,肯同歌凤接舆狂。

阖闾城

[清朝] 敖巘

废址荒堙客再过,东吴霸业竟如何。人烟夜白鱼虾市,碧草春深麋鹿坡。

天外帆樯湖水阔,岸边砂碛戌楼多。谁怜静夜遥闻柝,明月芦花起棹歌。

游罗正仲磬沼深得一字

[宋代] 邓深
磬沼去郭近,得朋忻一出。

曲水媚秋花,轻云翳寒日。

幽野惬心期,平远快目力。

率尔进所携,杂陈初匪一。

初无恶客来,不妨歌妓密。

浮白行觞政,追韵严诗律。

晚醉语纷纷,夕寒风淅淅。

策杖归去来,书床鸣蟋蟀。

题王艺畇江南词后并示香谷

[清朝] 翁心存

谱就江南绝妙词,王郎愁绪正如丝。尊前莫唱家山好,肠断青枫月落时。

清明前一日与客自光孝登般若庵观铁塔旧基因

[宋代] 韩元吉
青鞵藜杖破层云,胜日犹能眼界新。

窣堵已摧豪士手,狻猊犹现法王身。

寺藏松竹疑无地,路接烟霄不到尘。

车马憧憧城市客,举头相望几由旬。

程顺子升斋

[宋代] 吴泳
雨养焦谷牙,清晨勃然兴,

风入春笋节,一夕长数层。

地道元敏树,生意实可徵。

一息不滋长,枯荄莽丘陵。

所以务学者,进德长如登。

礼义所封植,忠和所薰蒸。

湛然清明气,於此中夜存。

德盛仁既熟,始如日之升。

今人废下学,乃以高自矜。

譬之凌霄花,霄竟不可凌。

子归且近思,从下观下腾。

谦谦以自牧,洞洞如不胜。

舜颜亦人耳,毋谓人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