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阳

渭阳

[先秦] 佚名
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赠之?琼瑰玉佩。
分类标签:诗经送别怀人

翻译

译文

我送舅舅归国去,转眼来到渭之阳。什么礼物送给他?一辆大车四马黄。

我送舅舅归国去,思绪悠悠想娘亲。什么礼物送给他?美玉饰品表我心。

注释

渭:渭水。阳:水之北曰阳。

曰:发语词。

路车:古代诸侯乘坐的车。朱熹《诗集传》:“路车,诸侯之车也。”

悠悠:思绪长久。我思:自己思念舅舅。一说送舅舅时,联想到自己的母亲。

琼瑰:玉一类美石。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63-264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59-260

赏析

  此诗第一章开头两句“我送舅氏,曰至渭阳”,在交待诗人和送别者的关系的同时,选择了一个极富美学意味和心理张力的场景:从秦都雍出发的诗人(秦康公)送舅氏重耳(晋文公)回国就国君之位,来到渭水之阳,即将分别。在这里有千言万语可说,但又无法尽说。单从送别路途之遥已可见舅甥情谊深厚,这深厚的情谊在临别的这一点上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表现:泪眼凄迷是不合适的,这不仅仅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的缘故,更因为重耳归国即位正是多年所望,是件大喜事儿,于是临别之时“何以赠之,路车乘黄”。这一辆大车四匹黄马大有深意,这里有送舅氏快快回国之意,也有无限祝福寄寓其间,更深一层的是,这表明了秦晋两国政治上的亲密关系。陈奂在《诗毛氏传疏》中说:“康公作诗时,穆公尚在。《坊记》:父母在,馈献不及车马。此赠车马,何也?……然则康公亦白穆公而行欤?”这段考证说明,车马之赠是康公之意也是穆公所许,它将赠送路车乘黄所隐含的政治外交意义揭示无遗。

  第二章由惜别之情转向念母之思。康公之母秦姬生前曾盼望着她的弟弟重耳能够及早返回晋国,但这愿望却未能实现;今天当希望成为现实的时候,秦姬已经离开人世,所以诗人在送舅氏归国之时,不能不由舅氏而念及其母,由希望实现时的高兴而转为怀念母亲的哀思。“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两句既完成了章法上和情绪上的前后转换,更为这一首短诗增加了丰厚的蕴含。甥舅之情本源于母,而念母之思更加深了甥舅情感,孔颖达《毛诗正义》言:“‘悠悠我思’,念母也。因送舅氏而念母,为念母而作诗。”既有此思,在考虑“何以赠之”的时候,便自然地想到“琼瑰玉佩”这些纯洁温润的玉器,这不仅是赞美舅氏的道德人品,也有愿舅舅不要忘记母亲曾有的深情厚意,当然也不要忘记秦国对他重返晋国即君位所作的诸多努力的更深一层非言语能尽的含义。

  全诗虽然只有两章八句,但章法变换、情绪转移都有可圈点处。在形式上,两章结构相同,用韵有别,诗歌的整体气氛由高昂至抑郁均可找到形式上的依据,可能是妙手偶得,也可能是刻意为之。

参考资料:

1、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59-260

随机看看

庐山看云一绝句

[明代] 张于垒
溪中一片云,分作千林雨。

惟闻溪流声,不见溪流处。

句 其八

[宋代] 韩驹

晓猿啼破千岩翠,古木阴成一径幽。

落梅曲

[元朝] 陈高

梅花开满枝,无奈晓风吹。风吹花落尽,争似未开时。

花开终有落,非关晓风恶。愁杀爱花人,城头复吹角。

九月初四日大风雨近重阳无酒夜成二首

[元朝] 方回
怕见秋深秋又深,青灯白发厌愁霖。

百年剩几重阳日,万事都无一称心。

自揣老怀饶感慨,可须佳节强登临。

在陈自郐哦韩句,敢望空罍有浊斟。

二十五日昌甫斋中徐倅送酒因次韵共答 其一

[宋代] 韩淲

山中正苦风雨夕,送酒白衣何处来。洗盏开尝醒复醉,翠微堂上若人哉。

云岩

[宋代] 马子严
林深路转山,岩虚云触石。

是中立数椽,仅足安一室。

断罅开碧落,当昼悬心白。

虬蘖挂乳窦,飞鼠传石脊。

山中古老人,对我诵记忆。

昔为鬼仙家,乃藉巨人力。

划地剖疆界,印泥遗指迹。

至今百年余,住世三度易。

吾非梅子真,身是江南客。

詹子武夷俟,邂逅愿已适。

扶携一登览,相与有俦匹。

林逋叶静能,俱来一同席。

二子善鼓琴,无弦徒挂壁。

日暮云已归,今夕竟何夕。

徘徊卧白云,华胥何处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