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节​选)

秋​水​(节​选)

[先秦] 庄子及门徒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 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野语有之曰:‘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且夫我尝闻少仲尼之闻,而轻伯夷之义者,始吾弗信,今吾睹子之难穷也,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今尔出于崖涘,观于大海,乃知尔丑,尔将可与语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而不虚;春秋不变,水旱不知。此其过江河之流,不可为量数。而吾未尝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气于阴阳,吾在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方存乎见少,又奚以自多!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号物之数谓之万,人处一焉;人卒九州,谷食之所生,舟车之所通,人处一焉。此其比万物也,不似豪末之在于马体乎?五帝之所连,三王之所争,仁人之所忧,任士之所劳,尽此矣!伯夷辞之以为名,仲尼语之以为博。此其自多也,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

分类标签:高中文言文寓理神话故事

注释

译文

  秋季的霖雨如期而至,千百条小河注人黄河。水流宽阔,两岸和水中洲岛之间,连牛马都分辨不清。于是乎,河伯洋洋自得,认为天下的美景都集中在他自己这里。顺着流水向东方行走,一直到达北海,面向东看去,看不到水的尽头。这时,河伯改变他自得的神色,抬头仰视着海神若叹息说:“俗话所说的‘知道的道理很多了,便认为没有谁能比得上自己’,这正是说我呀。再说,我曾经听说(有人)认为仲尼的学识少,伯夷的义行不值得看重。开始我还不敢相信,现在我亲眼目睹了大海您大到难以穷尽,如果我没有来到您的身边,那就很危险了,我将要永远被明白大道理的人嘲笑。”

  北海若说:“不可与井底之蛙谈论大海,因为它的眼界受狭小居处的局限;不可与夏天的虫子谈论冰,因为它受到时令的局限;不可与见识浅陋的乡曲书生谈论大道理,因为他受到了礼教的束缚。现在你河伯从黄河两岸间走出,看到了大海,才知道你自己的鄙陋,可以跟你谈论一些大道理了。天下的水,没有比海更大的。千万条河流流归大海,没有停止的时候,而大海却并不因此而盈满;尾闾不停地排泄海水,不知到什么时候停止,但大海并没有减少。无论春天还是秋天大海水位不变,无论水灾还是旱灾大海没有感觉。大海的容量超过了长江、黄河的水流,简直不能用数字来计算。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自夸,我自认为自己列身于天地之间,接受了阴阳之气。我在天地之间,好比是小石块、小树木在高山一样,正感到自己的渺小,又怎么会自傲自夸?计算四海在天地这个大空间里,不正像小小的蚁穴存在于大湖之中吗?计算中原地区在四海之内,不正像米粒存放在粮仓之中吗?世间万物数量有万种,人不过是其中之一种;人类虽遍布九州,但其所居之地也只占谷食所生、舟车所通之地中的万分之一。拿人和万物相比,不正像一根毫毛在马身上工样吗?五帝所延续的(业绩),三王所争夺的(天下),仁人志士所忧虑的(事情),以天下为己任的贤能之士为之劳苦的(目标),都不过如此而已。伯夷以辞让周王授予的职位而取得名声,孔子以谈说‘仁’、‘礼’而显示渊博。他们这样自我夸耀,不正像你当初因河水上涨而自夸一样吗?”

注释

时:按季节。

灌:注人。河:黄河。

泾流:水流。

两涘(sì):河的两岸。涘:水边。渚(zhǔ)崖:水洲岸边。渚:水中洲岛。

辩:通“辨”。

焉:乎。河伯:黄河之神。伯,长者之称。

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以为天下的美景全集中在自己这里。

东面:脸朝东。端:边,尽头。

旋其面目:改变他(欣然自喜)的面容。旋:转,转变。

望洋:仰视的样子,也作“望羊”、“望阳”,然解作望见海洋亦通。若:即海若,海神。

野语:俗语,谚语。

莫己若:宾语前置,即莫若己,没有人比得上自己。我之谓也:即谓我也。

少仲尼之闻:认为孔子的学识少。闻:学识,学问。轻伯夷之义:认为伯夷的义行轻。伯夷:商代诸侯孤竹君的长子,历来被看做义士的典型。少、轻,作动词用。

子:您。本指海神,这里借指海。难穷:难以穷尽。穷:尽

殆:危险。

长:长久,永远。见:表被动。大方之家:明白大道理的人。大方:大道。

以:与。语(yù):谈论。

拘:拘束,局限。于:被。虚:同“墟”,居住的地方。

笃:固,局限。时:时令。

曲士:乡曲之士,指见识浅陋之人。束于教也:受所受教育的束缚。

尔:你。崖诶:河岸。

乃:才。丑:鄙陋。

大理:大道理。

盈:满。

尾闾:神话传说中排泄海水的地方。

已:停止。虚:虚空。

赏析

  本文节选自《庄子・秋水》。庄子(前389?―前286?),战国时宋国人,思想家,庄子和老子同属道家学派,合称“老庄”。

  庄子生活的战国时代是一个大动荡大变草的时代,应子对当时的兼并战争、剥削压迫乃至“人为物役”等现象极端不满,但又无可奈何。无可奈何中,他只希望在黑暗的社会中生活得愉快,能够顺其自然,得尽天年。于是,他以“道”为师,企图通过“心斋”、“坐忘”等方式与“道”融为一体,追求“无己、无功、无名”的无差别境界,而获得“逍遥游”,获得精神的绝对自由。庄子《秋水》本义是讨论价值判断的相对性,我们现在可以视之为相对独立的一篇选文,而给予积极的解释,获得新的启迪。《秋水》篇的主体部分是河伯与北海若的七番对话,本文只节选了其中的第一部分。

  本文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自然段),导论,写河伯观念的变化。初与百川比,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认为自己是天下最大的了。后与北海若比,河伯才知自己并非天下最大,引出与北海若的对话。

  第二部分(第二自然段),本论,写北海若的观点:一切都是相对的,没有什么可自多的。北海若的这段对话可分四层:第一层“曲士不可语道”,而河伯观于大海,已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因而“可与语大理矣”。第二层“天下之水,莫大于海”,“而吾未尝以此自多”,为什么呢?因为大小、多少都是相对的,海比河大,却比天小,所以没什么可自多的。第三层进一步阐述说明大小、多少都是相对的:四海和天地比,四海小;中国和海内比,中国小;人和万物与九州比,人都是小的。第四层所谓五帝、三王、仁人、任士所从事的事业都不过是“毫末”,伯夷辞让周王授予的职位,不食周粟,饿死首阳山;孔子谈论“仁”、“礼”,也都是“毫末”。伯夷为名,孔子为博,都是自多,都是错的。

  本文是一篇以对话方式展开说理的论说文。在整体构思上,本文通篇采用寓言形式说理。作者虚构了一个河伯与北海若对话的寓言故事,通过两个神话人物的对话来展开说理、阐明观点,极大地增强了文章的文学性。《庄子》散文在先秦散文中最富于浪漫色彩。

  论证上,多用形象比喻说明抽象道理,用比喻说理多是由个别到个别的比较论证法。运用比较论证法中,又包含性质相似的类比论证法,如“拘于虚”之井蛙、“笃于时”之夏虫与“束于教”之曲士之间的比较,便是类比论证;还包含性质相反的对比论证法,如“束于教”之“曲士”与“观于大海”,已知己丑、可与语大理的河伯之间的比较,便是对比论证。

更多

娄江哭王太常敬美先生

[明代] 徐熥

箕尾骑来历几秋,招魂恸哭过西州。云飞澹圃愁无色,水到娄江咽不流。

宝剑此时悬季子,明珠何地报隋侯。丘山零落空华屋,徒抱人琴痛未休。

省臣遣馆士秦约陆仁祭龙洲先生墓因作诗送之

[元朝] 郭翼

龙洲湖海士,瘗玉昆山阿。山川邈如昨,乔木拱烟萝。

伟哉二三子,览古发啸歌。披荆吊遗迹,窆石临嵯峨。

慨嗟岁月流,奈此湮没何。立阙表隧道,大刻盘蛟鼍。

维时春载阳,好鸟鸣声和。丽牲拜墓下,冠盖相骈罗。

山僧出遗墨,保护百年多。纵横廿八字,恍若龙腾梭。

缅怀携彘酒,风雨渡江沱。中原虽在望,泪落如悬河。

安得起九泉,执手予婆挲。归憩玄馆夕,凉风水微波。

诗成想丰采,寤寐倘来过。

贺新郎(六月十五日夜西湖月下)

[宋代] 史达祖
同住西山下。是天地中间,爱酒能诗之社。船向少陵佳处放,尘世必无知者。暑不到、雪宫风榭。楚竹忽然呼月上,被东西,几叶云萦惹。云散去,笑声罢。

清尊莫为婵娟泻。为狂吟醉舞,毋失晋人风雅。踏碎桥边杨柳影,不听渔樵闲话。更欲举、空杯相谢。北斗以南如此几,想吾曹、便是神仙也,问今夜,是何夜。

偈颂一百一十七首

[宋代] 释绍昙
簸弄乾坤,灵蛇在掌。

露刃含霜,阿谁近傍。

歼厥渠魁未得时,蛰龙护匣牢收抗。

还他道地,剑州与太阿无两样。

携来剪月亭前,共聚五湖禅流,

拭目纵观,连声称赏。

古意

[明代] 刘鸿渐

自居戍交河,两见霜风逼。妾住燕山南,君住燕山北。

欲寄征人衣,茫茫路何极。纤手理素书,涕泗时沾臆。

愿持千里心,托此孤鸿翼。

挽知府赵开国

[宋代] 刘宰
青衫试据忆当年,倾盖欣逢令尹贤。

一远朋从忘岁月,相思客路渺山川。

政成郡国君何憾,病卧闾阎我自怜。

误喜雁来犹寄字,伤心鹤驾已腾天。